J廚報告 (5) 1/23 A LOOOOONG DAY 入待與婦人公論

Primary tabs

1/22晚上的出待 小花對於J廚卡片的興致勃勃
而且從對話的內容和表情動作
我們確定小花都有每天檢查我們獻給陛下的卡片內容
因此 激起了紐約飯組更高昂的鬥志


J廚心想 慘了
真的再也無法從Hostel 的垃圾堆變出新的東西取悅小花陛下
因此1/22晚上出待後 趕快衝進百元商店
找靈感和買好最基本的製作卡片工具 (見圖)
如果沒記錯 當晚是爆肝爆腦又到清晨3點半



今天總共有兩場演出 一場在下午兩點 另一場是 晚上七點
和央會入待通知的集合時間約是早上10:45 小花飯這邊是通知11 點
為了趕上早上10:30的入待排隊
其他兩位紐約飯組一早9點就梳洗好
趕緊把昏睡中的J廚弄醒
J廚在日本的期間 身心疲憊但卻嚴重失眠 幾乎每天都是 早上五點才真的入睡
其他兩位紐約飯組 有點過於清純加上缺少美工大隊支援
J廚 天天是感到無比沉重的壓力

經過幾天的在冷風中的等待 連續睡眠不足 爆肝爆腦
J廚被挖醒時
完了 感覺不妙!! J廚心想 挖! 我快要中標 感冒啦 ~~
狐狸貓 趕緊 拿出感冒藥 叫J廚 快吞 快吞 以防更嚴重

J廚吞下後 竟然看到藥包上 寫 added sleep……
媽呀!!! 這感冒藥是 晚上專用的
總之 要命 又快要遲到了
不管三七二一 先灌兩罐咖啡 應該就會沒事了吧
總之 灌上兩罐咖啡後 就出發到青山劇場

到了青山劇場 照舊跟其他小花飯 打招呼
痞子跟狐狸貓依舊堪查場地 找尋最好的位置當魔人
小花飯們似乎都已經熟悉我的面孔
那天被小花疾言厲色的男人 拿了一張單子給我
他說 他幫我找了 現在銀座的店頭有在賣的wao concert票的清單


小跑步中的和央飯們
有點像怪獸來了快逃快逃的難民吧

他說 當然很貴囉 你自己決定吧… (S席約原價10,000 賣 38,000~40,000 日幣 )
我沒多說什麼 不過 無論如何還是感謝日飯的熱心
(而且重點是 有另一個日飯幫我弄到一張立見票了)

今早和央先到
和央約11點開始收信
各位貴夫人依舊 快步送信給和央
實際上 應該算是貴夫人的清晨運動
大家的小跑步快的咧
根本跟車子的速度沒差多少
也許在學習和央 要多運動
看看可不可以永保青春

不久後
小花出現了….. 挖… 超可愛 ..
今日的小花帶著眼鏡出現
 
(算起來 幾乎跟和小央同時出現 怎麼可能不是 坐同一部車來的!!!
相差的時間比較像是 其中一個人喊著 快點出門今天我來鎖門 之類的時間差
還故意兩個人從不同方向走來 這樣會不會太累太費事了呢~)

J廚今日給小花的卡片 仍是 "有笑臉"圖樣
(J廚 雖然不知道笑臉有什麼特殊意思 反正有效就繼續重點攻擊)
主要的內容 就是延續上一封與小花的秘密以及鼓勵小花之類的話

收信 到J 廚時
J廚很有精神的跟小花大聲說: Good Morning!!!!
小花 邊笑邊大聲回我: Good Morning!!!
然後 又指 隔壁隔壁的兩個日飯 手上拿著氣臉氣球
接著 說 Thank you so much
(我依然不知道 什麼意思 也沒有日飯跟我說明這件事情!!!
也許都是飯們跟小花之間的秘密
沒人主動說 我也不好多問囉 )
不幸的是 感冒安眠藥早就開始發作….
J廚昏昏沉沉 因此今天的入待
J廚沒變出什麼新花樣多跟小花說什麼
而且 感覺入待是比較匆忙 大家都不會耽誤待太多時間

今天是第一次看到 早晨的小花
真是幸福滿點 把小花看得一清二楚
(果真 當飯不可以偷懶 果真入待才是王道 )
今早 終於拿到日飯 弄到晚上七點的立見票 痞子大人等著被電電電吧…. twisted

入待完畢後 也差不多 是 中午時間了
狐貍貓閃去瞎拼 痞子與J廚往著?谷方向走去
想說買點禮物送給家裡的夫人
結果 走到?谷 迎面而來是一個大大的 天海佑希的演歌女王

看到這個引領我進塚坑的yuri 醬
竟然是讓J廚想到和央封面的婦人公論 還沒敗說

(天啊 這是蝦米款的 聯想 我真的變心了>< )

因此 涉谷的行程 變成專去找婦人公論
也完全忘了去涉谷是要去買"夫人禮物 "這回事 ( bloody 自砍 bloody bloody bloody <===這三刀係痞子幫J廚滴夫人砍滴)

我們走進 一兩家涉谷的便利商店 發現 天啊 婦人公論竟然都sold out 了
怎麼可能!!!!!!! 婦人公論不是跟 姊妹雜誌 一樣發行量超大
天啊 和小央真的是印鈔機嗎 太離譜了吧!!!!
至少考察了五家上的便利商店和書店 結果都是 賣光
最後 在一個五層樓高的CD 書刊和cafe 的專賣店 買到了
完全 嚇出一身冷汗 ~
但是 心理仍是暗自幫和小央高興 人氣如此高
這個傻小子真是風光 也欣慰花總沒嫁錯人

就這樣逛逛逛 到了四點多
J廚仍是不死心的想提早去現場
看看可不可以很幸運的又遇某個歐巴桑 可以幫J廚弄張票
可惜 沒遇到任何一個熟面孔
J廚死皮賴臉的 又去問staff 可不可能有票
Staff 一看我講英文 嚇的臉色發青
挖拉挖拉 我半句都聽沒有
結果 call 了一個會講英文的人(代號H) 幫我翻譯
H說要要加入和央會的才有可能排到waiting 票
她現在人其實 人不在日本 staff call了越洋電話給她
問我何時離開日本 她1/25會來concert 再幫我想想辦法
J廚眼看大家都進去了
不過算了
因為小花晚上出待的信還等著我完成
J廚窩在麥當勞裡 繼續做給小花的獻禮 並且為隔一天的卡片做準備
每天都有做不玩的功課 真的是日操夜也操 好恐怖 f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