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嘴贊助] Dracula (1) 大和精神的 queer

Primary tabs

基本上,我從不認為,事物啊,有所謂的深度膚淺之別。
有深度或沒深度,並不在客體,而在看的人。

Wao 版的 Dracula 超好看的,老話一句,一流者,就是啥都要一流。
燈光舞台布景服裝(雖然只是小鬼穿破爛的衣服,那鍋破爛,是設計過的破爛),
都要以第一流標準去講究。連演配角的演員,都不能隨便。

我想,整個製作費應該不到一億台幣,頂多兩億(可是在日本喔~)。

怎麼辦????又開始讓人陷入難堪的抉擇了。
到底是要相信沒有污錢?
還是要相信台灣跟本沒有藝文人才?
還是說,導演老了,江郎才盡了?(我善良的選這個)

如果,理想家真的沒污錢,
如果,賴導的名氣並不是 branding 出來的,
那麼,文化部還是關門吧。

~~~~~~~~~~

之前去了法蘭克叔叔(Frank Wildhorn)的 Dracula 的音樂劇原聲帶之發表會。
百老匯演出時,好幾首都被 cut 了,沒演出,但是都有收在CD裡。所以是最完整版。

回家認真的聽了一下,倒是突然了解,
為什麼盧梭會說,亞洲文化裡,值得特別注意的,是日本文化。

吸血鬼是歐洲的「民間怪力亂神」,如同僵屍似乎算是中國的特殊產物。

這個劇,原作實在是很無聊,連寫法,我都會看到打瞌睡。
但幾個改編的演出版本倒是各有千秋。

歐洲的舞台劇,百老匯的音樂劇,好萊塢電影版,
最酷的是日本 Wao 事務所的,算是 queer 版。

藝術要感動人說難很難,說容易也很容易,
重點當然是能夠牽動到人的情緒。

這可以靠說故事的技術去營造張力。
就這點來說,我覺得,不管是電影還舞台的 Dracula,都比小說好上百倍。

(可能我跟哥德體小說八字很不合,我十五歲時讀完咆哮山莊,
    也是覺得「這種敘述法好無聊,你不能把故事講的有趣些嗎?真想睡!」)

不過,要牽動人的情緒,當然就是內容要讓人產生共鳴。
亦即,「說到你心裡」「說出你表達不出的意思」。

舞台跟小說的差別,牽動人情緒的重任,就不落在於「文字」上,而在於表演者。
我因為方便的緣故,看大都會歌劇跟音樂劇宛如看廟口歌仔戲。還有一堆五四三不知是啥的。
雖然我看過無以數計的戲劇(古典到現代,傳統到實驗),
但是,很少有讓我看完會覺得「深受感動」的,
倒是有很多「理論上我應該會起共鳴」的劇本,看完「竟一點 fu都沒」的經驗。
我累積許多「完全沒有 connection」的經驗後,
我推測結論應該是,表演者自己跟本就沒有入戲。

歌劇或音樂劇的大問題就是,能唱比會演重要,所以多數唱者都演得很不怎麼樣。
問題是,歌劇或音樂劇,都是「劇」,演得很假,卻唱得很好,
就會 create 出一個超大的 gap 橫在演出者跟觀者之間。

歌劇或音樂劇的娛樂效果很高,說來應該也拜此之賜。
因為觀眾無法進入「劇中」,所以也不會有看「犀利人妻」的入戲法。

那 Wao 版的 Dracula,我只看DVD,就已經可以接受到演出者的訊息,
我想,若看現場演出,感受應該會相當強烈,因為「演出者透過角色在說話」。

當然,我覺得我朋友們都是去被演員電的,
應該都沒有認真在跟演出者「對話」(都被電到呆去了),
雖然我對 queer真的很不熟,不過,這是一個 statement,很清楚的「宣言」。

尤其是,Dracula 讓來驅魔的牧師手中的聖經(或瞎米驅魔寶典之類的東),起火燃燒的那一幕。

那近乎是類似於,『上帝已死!』「Faire la Revolution!」的決絕了。

不過,雖說是 queer 版,這也是大和精神的 queer。

因為,日本米娜跟 dracula 的那種宛如頭上綁著「必死」布條的「貫徹決心」法,
我總覺得有一種「最後的武士」的悲壯跟神聖(又想到了寶塚版的版本龍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