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嘴贊助] Dracula (3) Being in love

Primary tabs

法蘭克叔叔的音樂基本上都沒啥好挑剔,但是,作曲是一回事,
音樂劇者,是用歌詞在說故事。這張原聲帶中,照作詞者的說法,
We went back to Bram Stoker's novel and stuck very close to it.

世界上最難的創作,不是寫一個故事,是去改編一個故事。
尤其那個小說,不但有它自己的文化脈絡,還有時代問題。
那是「前一個世界」的思維,是法國大革命前的基督教世界。
今天,連送去梵諦岡「疑似被魔鬼附體」的患者,教會都會先送去精神科醫院檢查,
這個還在用大蒜驅魔的哥德式小說,現代人到底要怎麼詮釋?
要怎麼進入那個 context?而且,你還得讓現代的觀眾能夠接受(難道要賠錢嗎?)。

故事要怎麼講,是戲劇的事,
但是,到底什麼樣的思維在支配這個愛情以及導致這個結局,是文化研究的領域。

法蘭克叔叔的音樂中的最後那首,其歌詞討論的,正是基督教對於「愛」的定義。
(Finale :there is always a tomorrow)

愛,到底是什麼?這其實是一個哲學問題。

奧修說,愛有三種,他在 Being in love 中分析了「三種愛」,以他的論點,
第三種,等於是耶穌所謂的上帝。不是上帝的愛,是上帝(God is Love)。
第一種則是尋常人所謂的「love」,照他的定義,那是 lust,
因為你想佔有,你會嫉妒,你把對方當成「物」。
所以,你不願意他擁有世界上最珍貴的東西,自由。

他說的第一種的 love,照我看,等於是視對方為「奴」,當然也「自願為奴」。
所以婚姻變牢籠監獄,完全正確。
兩個「奴」,加上沒有人權的孩子,他們屬於父母財產。還真是一家都是奴。

基督教的「愛」,是一個非常人工的概念,跟本不是 nature。
「愛」是 communion in the body of Jesus Christ,所以,在天主教裡,marriage 是 sacrament。
那天我跟我一個教授數了一下,只剩下天主教有七個 sacrament,其他的基督教一般都剩兩三個。

但是,宗教,作為一種文化系統,問題不在於你有沒有上教堂去 worship 或聽佈道,
其形塑你的「價值觀」「世界觀」(宇宙觀在科學革命後,被科學搶走了。)
而這歌詞的講述的「愛」的概念,當然是非常基督教的。
所以,吸血鬼說:

I can't poison your life, I can't drive you insane, I can't drag you into my world of bloodlust and pain.

基本上,連他自己都覺得自己的生活,是一種絕望,
在此狀況下,他還想把米娜一起拉近黑暗裡,照定義,那就絕對不是愛。

你希望兩人在一起嗎?當然是。可是,你要她跟你一起受苦嗎?
當然,吸血鬼可以選擇要跟不要。而米娜亦然。
人都是獨立的個體,得有獨立思考判斷決定並執行自己的意志並為後果負責的能力。
當然,反言之,沒的話,就跟本不算是個獨立的成人,
並不是你經濟自立,年紀過了法定年齡,就算獨立的成人。

米娜做了一個「了不起」的決定,她願意拋棄陽光,一起進入黑暗世界。
她「覺醒」到她愛吸血鬼,所以願意拋棄上帝,跟他一起活在罪惡之中。

我個人啊,對這樣的角色安排,非常反感。
當然,這是天主教傳統上對女性的成見,
這論述假設了女人意志比較不堅定,特別容易受到誘惑(魔鬼)。
總之,史上只有一個女人是意志堅定又禁得起考驗的,那就是瑪麗亞。

這個米娜,是「夏娃」之變形。
夏娃作為一個「女性原型」,在歐洲文學裡隨處可見。
在「罪」與「上帝」之掙扎的關鍵時刻,女人,按照假設,「果然」又選了「罪」。
羅蜜歐與朱麗葉,可能還有機會討價還價一下,因為是無辜的「代」罪(兩家族的愚蠢世仇),
米娜的行為(而且,可沒有蛇!),明知道不可,還意志堅定的「決心下地獄」,比夏娃還糟。

總之,這種「愛相隨」法,一起變成罪人,這種「愛」在基督教文化裡,絕對不是「愛」。
當然,那就會一起墮落永遠痛苦的地獄。
照傳統天主教邏輯,一起「墮落」的下場(意思就是不聽上帝的規定),
開宗明義就講很清楚了,被踢出伊甸園,從此受苦受難。

當然,在現代,到底這算是「一起墮落」?還是「從此過幸福快樂的生活」??
基本上是各自表述的。

不過,我很確定,結局是「快樂」還「痛苦」的真正關鍵是,這兩人是否有「同一條線」。

那這基本上是個傳統天主教八股的故事,所以,「不可越過的線」,當然是「上帝的命令」。

當然,引伸言之,這討論的,其實也還是一個「浮士德」考驗。
是兩個人都上天堂?還是兩個人一起進地獄?

古諾版的歌劇「浮士德」的馬格麗特也是某種「夏娃」。
女人意志薄弱,特別容易被引誘(魔鬼是虛榮),
給馬格麗特一大盒珠寶,這「意志堅定、天使守護」的女人,就可以忘記上帝了。
浮士德是「理性」算計過,只是因為「算計能力差」,沒把價值弄清(靈魂與ABCDE),
可是馬格麗特,當然是連算計都沒有,一整個沒腦子。(夏娃也)

我個人不喜歡用傳統的天主教八股來解讀歌劇浮士德。
但我也非常不願意用女性主義來解讀(因為多數的方法,都只是走天平另一端)
我傾向於將馬革麗特的掙扎及最後受的「苦」,
視為舊世界崩毀新世界未立的那個「交界時間」,兩種文化思維的磨合衝突。

但是,回到這小說的 context,
(人絕對不可用「現代思想」去評論「古代思想」,多數人以及十流歷史學家常犯這毛病)。

當「米娜」靈魂裡的「夏娃」元素發作時(意即,遊說亞當「一起犯罪吧!」),
Dracula,在那個「關鍵時刻」(要不要吞下蘋果?),他選擇什麼?

吸血鬼在受很多苦之後(他之變成吸血鬼,就是惹火了上帝),
在那個「關鍵時刻」,
總算腦袋清醒的拒絕了「米娜的遊說」(以聖經式語言來說,就是,拒絕了「那顆蘋果」。)
他知道必得「跳出人類之原罪」(鐘聲響了!),意即,「不可當亞當第二」。

這一次,他清楚的知道,他必須選什麼(亞當好歹是不知者,Dracula 是知者,那可不一樣!)。
所以,他說了,If you love me set me free and let me touch the light.

聖經的語言,因為是希臘思維,所以,意思都不是表面上的意思。
加上現代語言相對於古典希臘文,都非常簡陋,結果就會是「一字多義」。
當然,懂訓詁學是什麼的人都知道這是啥現象。

他的渴望,當然不只是「想離開永夜,想見見陽光」。

在基督教文化裡,「光」,是基督教文明的基石。
「光」並不是象徵,光是救贖、光是上帝、光是智慧、光是一切。

總之,沒「光」,這文明就整個垮掉了。

「光」一直出現在這一首歌的歌詞裡。
雖然表面上看來好像是吸血鬼在說他厭倦活在「永夜」。當然,他指的是別的。

Give me back my soul and step into the sun.

所以啊,最後結局當然是,「噹噹噹噹!」,鐘聲大響,兩人都得救了。
米娜再回到有光(真的太陽光)的地方,吸血鬼也回到有光(上帝或者說永恆)的地方。

基督教講的「愛」,定義很清楚。當然,照這個 formula,「愛」能讓靈魂自由。
這基本上,其實是一種「化學」。是很精密的化學變化。

但是,前提是,你得先好好的被洗腦(設定你的系統)。完全接受這套系統。
這樣,你腦中便有了一套定義,遇到事情時,
你「本能的」會照著你腦中的設定」去反應。

以電腦語言來說,便是「完全 format 掉舊系統,然後重裝系統,再灌新程式。」

那若用宗教語言,東正教天主教(make a new man)或佛教(去修成「佛」,「佛」是另一種 entity))的方法,
其實就類似這樣。得先「破除幻象(佛教)」,或者說偶像(基督教),
因為一切都由心而生,所以破幻象才能讓佛心浮現,照一套修性方法,才能往「佛」之路前進。
基督教則是說,不要信偶像(這字是啥意思?有多少人懂?),要「接受主耶穌」。
反正,意思都一樣,就是「換系統」。

因為,宗教就是一種文化系統。

以上三者,都跟邏輯有關(我比較過,羅馬天主教是三者中最弱的),
但,最要緊的,次序!
你得先裝系統,再灌程式。次序絕對絕對不能弄錯一步!

不過,真正的關鍵問題啊,其實是「人到底願不願意」(整個重灌很麻煩,是現代人的口頭禪)。
最後,一切依然是回到「人之意志(願)」的問題來。

『愛,不是彼此凝視著對方的眼睛,而是望著同一個地方。』

這句話是小王子的作者的名言,是在基督教文化思維的產物。
當然,照天主教的基本教義,那地方只有一處,那便是有光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