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Love New Yoka— 夫妻同心 新生和央

Primary tabs

拖了一段時間 沒寫蝦米比較正經點 關於concert的報導心得
總覺得需要一些時間 把激動又複雜的心情沉澱一番
激動之處是 小央小花真的做到了 cool
畢竟 是 夫妻倆頭一遭的大表演 成功的打響第一炮 絕對是夫妻事業的關鍵時刻
更是向外挑戰 於公於私 TAKAHANA不能分離的重要宣示 cool

夫妻共同打造的第一場concert
我真確的接收到夫妻要打造 New Yoka 的意念
不論是飯或是專業評論 都強烈接收到這個訊息
在媒體或話題引爆上都相當成功 ﹝當然夫妻荷包也賺滿滿 fist
面子裡子都成功 Takahana 真的有兩把刷子 不是蓋的

這次concert 中 明顯感受到 和央掌握舞台的技巧 更趨成熟
不但保留了過去 小央的招牌賣點:
痞子耍寶央 可愛央 帥氣親切央 王子男前央
當然還超級有愛的招牌的電力TAKAHANA
(小央延續過去讓飯流口水花痴的各項招牌絕活 在此不談
請大家參考其他現場被電暈的海外飯 concert 實況花痴文)

更重要的是 夫妻要給觀眾新的刺激
全新的感覺
“完全耳目一新Rock央” “驚為天人的Chicago央” “小央親自操刀寫新曲VIVA” 三位一體(缺一不可) 的結合出 新生和央的形象
每一個新嘗試的佈局
都可以看到夫妻倆 精心策劃 聰明過人之處

首先 留了長髮亂草的Rock央
完全一改上次在青山劇場 唱流行歌曲的青澀、放不開的感覺
讓現場氣氛 high到極點 小央進步的速度的確令人佩服
沒看現場的人 也許對亂草長髮有疑慮
偶反而覺得 那鍋長髮亂草真是必要 而且幫rock氣氛加了50分
別忘了 “Rockin Broadway” Rock 可是主題
Rock 氣氛不就是要狂野亂草長髮 參酌汗水淋漓 又搖又甩的才夠ROCKKKKK
那郭 摩托車背景 小央唱 Billy Joel 的 moving out 偶真是愛到不行 kiss kiss

另一個New Yoka 的一個勁爆點: 芝加哥央
這一段是整個 concert 我最激賞的一個部分 cool cool
芝加哥的橋段 從排場到佈局上 除了小花外 12個伴舞 全部同時動用上了
另加上一個現場爵士鋼琴手的開場
可以看出夫妻倆完全清楚
芝加哥央橋段 絕對是 concert 一決勝負 評價優劣的大重點
我所看到的和央在芝加哥橋段
展現出來的是自在 自信 敢於表現自我 而且絕對sexy
該說 如果腦袋裡面只有 男的或女的 這兩個性別範疇的話
將無法想像 這是怎樣的sexy法
要我形容的話 我感到一種 神奇的驚豔之感
和央抓到了 一種非男非女 sexy androgyny 淋漓盡致
跨越傳統性別框架下的category
舞台上展現的和央並非模仿凱薩琳利塔瓊斯 或是其他任何人
不是別人 就是和央
即使穿上跟以往不同衣服及假髮 卻還是能看到“和央” --那個 和央之所以為和央 最本質最原初的東西
換言之
和央之所以與眾不同的本質特色—已經強烈到不管是蝦米衣著服裝
我都還是能看到和央
這個部分我竟然是在芝加哥橋段中 才領悟到和央散發的本質特色是如此強烈
更直接地說 我感到非常驚喜 而且 it makes my heart feel released
強烈的小央本質 自信地展現出 和央不會被任何角色模仿吞沒 變的沒有自己

我還是要強調的是 和央在這段表演中 是很好看的喔
完全是 drag queen 的極致好看 可不是那種故意出女役搞笑的意圖喔

跟J廚比較認識的人 都知道J廚有著想當成功 drag queen 被人稱讚的無聊心願
但是咧 最後就總是只能搞笑收場 (嗚嗚 這部分偶會繼續檢討 )

不知道大家對於如何欣賞 drag queen (或是drag king)的了解有多少
基本上咧 drag queen 不是蝦米人都可以做的
首先 強烈不一樣的本質是必備的(例如:很gay或是T本質)
不然很容易會演成 無聊的一般普通女生 或是弄成變裝癖搞笑
角色扮演的同時 還需要夠強烈且非常自信的自我認同(self Identity)
否則將會被詮釋的角色特質吞噬
另外擔心觀眾的誤認和評價 導致自我認同的混亂
也是決定是否扮演 “drag queen (著女裝 穿裙子 出女役 whatever 你怎麼稱呼)” 的重要心路歷程和煎熬

基本上 芝加哥央 偶怎麼看都不會比過去
和央在寶塚時期出女役 跳大腿舞來的too much
甚至連 姿月大哥TOP時 澄香之風的秀 和央扮演花草役跳現代舞 那個偶都感覺比較女人
啊 再講白一點啦 對於T來說 如果連穿高岔 頭上頂著紅磨坊的舞女帽 踢大腿 這些都幹過 偶不知道還有蝦米比那些更誇張的 evil

然而 有一個point 飯在解讀時常常忽略
和央其實一直常常透露一件事情
和央說 “其實穿裙子 高岔緊身衣跳舞 對和央我來說並沒有蝦米問題啊”
重點是 “你們不可以笑我喔!!!” (在夏威夷茶會 或是上次青山concert 各個雜誌不同版本 其實都一直重複說這事)

沒錯 “笑” 這事情 是個關鍵 而且小央很在意
說真的沒有人 希望自己是失敗的難看的 而且成為別人的笑柄
所以 是怎麼個笑法 背後是蝦米意思 就變的很重要
(J廚自己想扮演 drag queen 時 想要得到絕對不是 嘲笑的“笑” 也非常在意這一點)

有飯說 看到小央的芝加哥照片時忍不住大笑…
是因為drag queen 反差效果的驚爆 所以有笑點 question
(偶不否認反差笑果 的確也是欣賞drag queen 的其中一個重要觀察點)
還是 角色扮演失敗 真的醜爆了的嘲笑 question
還是 不論如何 都該“笑”一下 才是欣賞扮裝 drag queen 該有的proper attitude question
還是 用 “一笑置之” 來消減飯的自我焦慮 question
用笑來說明這是個例外、意外、非常態的和央 question
(飯自我焦慮症狀 例如: 和央這樣成功地扮女人 引起一連串飯自我焦慮症狀: “和央其實跟自己的想像不同 不再是心目中的王子? 要跟男人去了? 甚至不需要小花?然後還歸結到小花好可憐 要被拋棄? ” )

飯 笑的背後 到底是什麼意思 question 我想和央在意 我也覺得在意

Anyway, 我個人感覺 小央挑戰芝加哥央 我很滿意
不論是排場佈局設計 我都很喜歡
(基本上那郭給記者的miniskirt宣傳照 跟小央現場穿的是不同件 現場穿的 真的有比較好看 就說要現場來看咩)

小央的個人特色 有表現出來 而且另創了一個風格
高明到 以致於 不論是要用凱薩琳利塔瓊斯 或是正統百老匯的評斷標準
來跟和央比較 根本就是無用
(就像 牛肉麵跟法式春雞 怎麼個好吃法 基本上完全是兩回事 亂比較就會完全是一個笑話)

此外必須承認一點 偶們的小央不是蝦米天生資質好的演員 或是 美聲天籟歌喉
甚至連在唱日文還是唱英文還是講stitch外星人話 沒人知道
也有人笑說 小央怎麼換來換去 不到五種不同表情

那我要說的是 就算小央就真只有這五種表情
但怎麼夫妻就是知道 要怎麼把這個五種表情搭配的絕妙 加上唱歌總是含滷蛋
還可以弄到 超乎想像的好
夫妻兩人抓的角度之精準 經營的佈局策略 絕對冰雪聰明
坦白說 我佩服就是這一點 也是我願意買單的原因 cool
小倆口完全清清楚楚 知道自己的優勢劣勢在哪裡
因為頭腦清楚 所以更確定這一定要夫妻一起自己親手操刀 量身自我打造

一直有人傳說 小花是最大的金主 不論事實與否
就算是真的 我也必須佩服 怎麼會這麼清楚
清楚知道就是要自己做 才會成功 而且不要白白給別人賺去
光憑著 只有Takahana 最了解自己的特色 這樣“敢”
敢這樣 撩下去 我就由衷佩服 crazymm
我想世上沒有多少人 可以這樣了解自己 及有這種自信和勇氣

另一個值得一提的“新”東西 就是小央 新寫的情歌VIVA
這個VIVA 也很玩味

首先 要提到的是WING
大家都知道 WING 似乎是concert 的必備曲
因為 WING 配合Penlight 動作 飯可以與小央的互動 達到最HIGH的程度
但 無論如何 WING 都還是寶塚時期遺留的產物
(當然唱到快爛的 Never Say Goodbye 也是 不過自小央跟法蘭克叔叔關係越來越好 Never Say Goodbye 真是越來越和央親近 跟寶塚越來越沒關)

和央國建立後 小央寫VIVA的意圖更是明確
小央親手寫VIVA詞跟法蘭克合作的全新歌曲
不但讓夫妻倆的事業更朝向independent
搭配VIVA的新創penlight動作 小央還特地親自教學
小央用行動直接表示 可以脫去寶塚燕尾服 拋下各項寶塚移留下的產物
直接來打破anti說 小央總是繼續男役身分 甚至被說成退團後的偽專科吃老本
小央的宣示和意圖非常明確

而VIVA 就是那和央國王親手 獻給子民的國歌
也就是 以後偶們有WING也好 沒也罷 都無所謂
反正和央國有自己的歌了 fist fist fist ....ㄚpenlight當然要繼續買喔
沒有penlightg是要怎麼唱VIVA國歌

這種絕妙的穩紮穩打的策略 我感覺超級安心
看似兩個長不大的兒童 其實腦袋清楚到不行
經過 這次concert震撼教育 偶好像變得完全都不憂鬱 完全想的好開

小央不管穿蝦米衣服 偶好像都不太會擔心
(即使是比基尼 好像也沒問題 反正 小央也會擺明 給你看一個假奶 而且位置還會裝不對 twisted )
反正 不就是表演 就是衣服
只要小央敢穿的下去 偶就看的下去
偶想 偶不會再用婆婆媽媽心態 擔心東擔心西 (不過反正 穿醜了 偶還是會歲歲唸的 biggrin biggrin )

現在 偶真的覺得 衣服好像不是蝦米 挑戰了... ( 偶真的覺得 最恐怖的以前寶塚的時候 也都穿過了啊 fist fist fist )

突然想到一點 從小到大一天到晚 跟女人混在一起...很少跟男人接觸
如果跟男人演戲或是對手 可以很輕鬆自然
我反倒 覺得這有點利害…… 因為 身體自然的僵硬 不知該如何是好 這個好像有點難克服…
小央已經多次 都不經意出現這種身體的自然反應…

以一個T觀點和經驗來說 如果小央真的選擇去跟男人對手戲
偶覺得 偶絕對不會想到 蝦米小花很可憐 小花要被拋棄
(偶看小花應該會覺得去跟男的演 比較安全 不要去跟女的 因為鐵婆都是這樣想滴!!!)
偶反倒覺得 如果 小央真的能克服
與男人對手時的身體自然生澀感 不知道ㄟ 偶身為一個T 偶倒是頂佩服的 因為 這真的需要訓練… evil


有concert 的現場震撼教育 偶覺得 心情真的很不一樣咧
concert 真的很成功 真的狠恭喜夫妻倆

偶 現在非常期待 小倆口 還可以變出其他蝦米新花樣 smile

要擔心 偶看 大家還是 繼續擔心自己的 錢包和小羊就好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