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猴總結 (1) 內幕?

Primary tabs

小小痞十多歲時跟著痞媽痞姨痞婆等去過日本觀光。去過哪些地點痞子忘得一乾二淨,但旅途中 shopping 時有鍋小插曲倒是到現在還記憶猶新 。那次係痞媽看上了一件外套,不過付賬前發現外套下擺衣角有點髒。痞媽日文相當溜,所以痞媽就抓了鍋店員,問說還有沒有別件新滴。那日本店員很客氣,抱了那件衣服當樣本就速速衝進後頭倉庫找找找。可係過了一會店員出來滿臉抱歉滴說:對不起、沒有了。痞媽想了一下,覺得那鍋衣角滴髒其實自己洗一下就可囉,所以就又跟店員說:「那沒關係,偶們還是買那一件好囉。」ㄟ,怪事發生了,店員千道歉萬道歉,就是不肯把剛才那件再拿出來賣給偶們耶 ,理由是:「那件髒了,賣給顧客有商店譽,這樣不行。」偶們又沒有要店家算便宜一點哦,而且有告訴店員:沒關係沒關係,衣角髒不是他們滴錯,偶們自己洗洗就好了。但是店員不肯就是不肯,一付寧可道歉到把腰折斷就是不肯把那件有一丁點髒滴外套拿出來

上頭這鍋經驗雖然偶說它係「怪事」,但其實因為痞爸一輩子滴工作都係跟日本商社打交道,他們這款對商譽名譽注重到賠錢都可以滴事情,痞子可說係從小聽到大,這鍋小插曲不過係因為親身經歷所以印象特別深而已。而這次超猴小央小花作出退演的決定,對偶來說一點都沒有理解上滴困難,偶想也係因為對這部分滴日本文化有些體認。也許對其他人會負面地把小央的超猴退演理解成「任性」、「不合群」、「不懂事」,但偶認為相當多滴日本人--尤其業界內--很可以理解小央的退演不過就是種對自己聲譽注重的體現。當然,偶也不是說只要係日本人就通通會贊成小央這鍋決定,畢竟事情大到一種程度就很難人人都贊成,而且文化到底係蝦米、包含哪些等等滴本來也就很難刻板滴一概而論。但偶狠強烈滴認為,身為海外飯更要經常提醒自己理解事情時會有文化差異,而且這不係蝦米掛個"飯"、" 原飯"、"N年陳飯"、"日本通"等等招牌就可以豁免滴。平常去出入待這款歡樂滴事情,大家都還曉得要互相提醒到了別人家地盤就要尊重人家文化,怎麼到了批評事情時反而不用先想想自己對日本人行事風格、演藝圈規矩到底係真有了解,還是只會虛幻滴來兩句「很團結」「注重表面和諧」咧?ㄚ這樣居然就好意思開始破口大罵小央滴退演?!這才真正係令人難堪滴「怪事」咧! down

這次超猴事件,偶與J廚因為有非常熟識信賴滴朋友在工作上恰巧參與了超猴滴製作,所以小央退演新聞出現幾天內,偶們就已經對事情滴來龍去脈有相當清楚滴了解。於是,這的確給了偶們一次非常特別所謂觀察「眾生相」滴機會,不只觀察飯、演員、相關公司,各家各方如何處理這次事件。當然,偶們最在意的,還是觀察小央小花倆人在這次事件裡所表現出來的人格特質、處世態度與能力,因為我們不想愛錯人!而且重點是:偶們的消息來源既不係松竹也不係央企,而係小花在生日茶會裡提到最直接與央企交涉、真正負責製作滴那家公司﹝ㄟ,茶會裡小花沒具體指名此公司係哪間,報章雜誌也都沒提到它滴名號,不過為了以下行文方便,容偶幫這家公司取鍋外號叫做「無聲公司」吧﹞,其實也就係這次事件裡面真正賠錢賠到快破產滴一方,所以偶們還頗不需要擔心得到滴消息會故意偏袒央企咧。長話短說,先給大家一鍋結論:如果看倌係好奇事件經過,生日茶會裡小央小花滴報告就是,沒啥別滴內幕了,所有市面上滴瞎掰瞎猜通通不用看。公演中止滴決定與損失等等滴全然係松竹與無聲公司之間滴糾葛,別說松竹,連慘賠滴無聲公司都對央企沒有一句怨言。ㄚ如果看倌係關心夫婦倆滴人格與能力,偶真係只能「讚不絕口」啦。尤其,受了這麼多氣卻還能講話守分寸、這麼幫對方留顏面,一句謾罵的話也沒有,真是寶塚多年生活才訓練出來滴氣度跟見識,讚啦! cool

當然看倌不用相信偶上面說滴話,不過偶想各位看倌自己多注意多想想也可以曉得小央小花並沒有亂處理這次的事情。否則,難道松竹跟無聲公司是不會發新聞、還是沒錢雇律師嗎?就算之前肯由著小央退演導致公演中止,難道現在不會逮著小央生日茶會上講話不真不實處狠狠告死他們,讓他們大賠一場嗎?許多飯(?)批評起這次超猴中止事件時滴態度實在太讓偶驚訝了,好吧要說小央小花沒經驗亂亂搞,但難道松竹這鍋大公司還需要偶等小老百姓在旁敲鑼打鼓才敢去跟央企討債哦。之前不曉得有無聲公司的存在也就算了,但茶會過後兩三日內不見無聲公司轉有聲,出面「澄清」事情經過或乾脆控告央企,不就已經事態明朗到顯然連他們也默認 小央小花茶會裡對事情經過的說明並沒有錯誤。對anti跟一向以打罵為樂滴變種飯來說,小央小花如何拿誠意跟事實去收服全場一千八百名飯,大概也係視而不見,反正他們愛滴就係碎嘴。但如果又要披著分析事件滴外衣裝公正,又要無視松竹與無聲公司這一向以來滴「無聲反應」,那偶就懷疑到底係假盲目還是真瞎眼了咧。

另一類讓偶訝異滴係到現在還在「體調不良」這幾鍋字上打轉滴anti與飯(?)。偶絕對相信一收到WFC與小央email通知那三兩天內大家都非常擔心, 因為偶自己也一鍋晚上睡不好,三次爬起來萬里追蹤日本新聞ㄚ,那就更不要講說偶們還有認識到當年坐在W-wing小央跌下來那一場的客席上親眼看到小央跌到不能動滴日飯咧。後來當這位日飯說小央小花用蝦米理由都好,為啥要用「體調不良」時,偶真滴係只能打心底希望能幫小央傳達他在茶會上時深深鞠躬的歉意 。但偶看到其他數落小央「體調不良」滴責罵,則全然不是像這位日飯基於情義,而不過係因為看到有其他演員爆料就認定小央係拿這鍋理由去欺騙製作方。這些人滴思考模式實在很讓偶覺得還停留在小學中學那種以為打通電話、變出鍋家長證明,就騙得過老師可以在家自由兩三天滴階段咧。然後還以為爆料就表示小央欺騙不成所以這下該慘了。天哪,這太把成人世界運作想得 CHILDISH 了吧 down 就跟前一段偶所講滴一樣,就算小央小花敢亂搞,難道松竹跟無聲公司等製作方係傻瓜那麼好騙哦。尤其小央退演之前,連到12/30都還正正常常滴參加稽古咧,這係要騙他們騙個鬼啦。小學生上課不來,那係你自己滴損失自然老師懶得管,但商場利益相干滴事情,如果不係各方你情偶願都覺得合算,沒有這麼簡簡單單 安安靜靜就讓你走人滴啦。

那為啥還要用「體調不良」這說法咧 question 偶認為不難理解。生日茶會前偶們跟一大群日飯朋友連誼時講到這部分,偶很直接滴問他們:「那,不用體調不良當藉口,難道你們覺得小央去對外說這鍋超猴製作xxx﹝或yyy、zzz﹞會比較好?」每鍋媽媽婆婆飯都迅速搖頭說那不成、就算這戲爛到多該退演也不可那樣。「身體不適」本來就係鍋不想出席社交場合卻不方便明說時最常用滴藉口,開會、旅遊等也是,簡直只要有組織聚散離合就會聽到這鍋藉口嘛。別說小央小花在那種禮節嚴格滴寶塚劇團裡長大,就是偶們這等平常人,也曉得對不知情滴善意主人還有其他客人大聲嚷嚷:「這地方偶不舒服所以偶不來!」頗不禮貌,而是該加減用點「那天很忙」「今天工作做不完」「身體不舒服」等話,讓賓主都有鍋免去尷尬滴退場藉口嘛。職場進退同樣也是要有分寸,不是蝦米時候都可以出來罵街滴ㄚ。偶在百老匯這邊看戲,有遇到過一鍋戲排演開始後卻第二第一男主角接連退演換人滴情況,而且一個只交代了類似「雙方友善分手、互相同意」, 一個連交代都沒有給。[1] 在美國文化裡,大概沒打官司就已經可以算和平退場了吧 twisted 但可能在所謂重表面和諧的日本社會就沒這麼簡單。不過,偶也不認為這就是說在日本社會裡小央會被認為不能退演,只不過是退演換人總得對外給鍋說法而已。所以囉,就「身體不適」這款藉口咩,要不還能講蝦米。

 

註:

1. 指去年秋冬間上演的To Be or Not to Be。而且此劇雖然因為陣前換將晚開演了幾天,卻沒有停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