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 & A

TOP 退團時的相關問題 (1) 相送人數

Q: TOP 退團時等待的飯人數有多少?


A: 以前偶有看某鍋專作各項寶塚相關統計的日文網站,根據歷年來報紙上的數字,很清楚的列出來過每個TOP退團時,大劇場與東寶各是多少人。不幸那網站現在好像不見去了 cry cry 只能就偶的印象來說,偶記得東寶「一般行情」都是寫八千人相送。寶塚本部的大劇場相送人數則多的也是八千,但六千的不少,四千的也有一些。

相送人數算是一位TOP的人氣指標,不過關於確切人數有多少這鍋問題,偶其實覺得斤斤計較之前,應該要曉得像這款自由參加、沒有事前報名的集會人數係非常難估計滴。像平常蝦米示威遊行集會的人數,常常各家報導出來數字會上下差距很大,這固然是有報導者主觀上故意做了增減,但確實技術上是有估計精準度的困難

寶大劇場偶還沒去過,所以情況不曉得。但東寶劇場我去過幾次了,OSA退團當天我也剛好在。不過東寶劇場外面空間很有限,就我幾次現場數人頭計算,我覺得根本容不下八千個人,其實連六千個都不太可能。所以我覺得報紙上寫的人數不用太認真看,它們只有相對比較上有意義而已。例如說: TOP A 退團有八千人送,TOP B 有六千個,那只表示 B 的時候人比A的少,但是否真的有六千或八千人則恐怕大有問題。

東寶退團時因為一般記者都會寫說有八千人,所以偶認為看東寶退團數字實是要注意誰沒被寫說有八千,如果沒有,就要考慮是不是當天碰巧氣候太差狂風暴雨那樣。ㄟ,這真滴有差啦,因為偶等OSA時就被兩個路人問到大家是在等啥,然後他們就好奇的跟著站在路邊一起等 exclaim 要是當天下大雨這款好奇閒路人一定都衝回家去了嘛,相送人數不立少一千企!還有,好像1000天劇場那段期間劇場外面的場地也比較小,能擠進去等的人數更有限?

這樣也許大劇場退團的人數反而更有「指標性」。不過也並不一定,因為有的TOP東京人氣特旺,但大阪關西那邊則普普。ㄚ這也跟「出身地」有關,像小央這鍋大阪人就很有大阪飯緣滴樣子。

數字部份偶先就印象亂報一下,要不看倌們看醬子多蝦米都沒看到,可能會想砍人 bloody bloody
為了避免亂上加亂,後續麻煩請同學們查過新聞舊聞,有鍋根據後再來補充(也就係請講一下係蝦米新聞上來滴數字)。
* 小央係東寶、寶大都八千,不過好像有報紙寫東寶一萬?Anyway, 小央官網上寫說有一萬 evil
* 其他有被寫說有一萬滴好像是天海跟姿月?還有真琴?但這部份偶印象超級模糊了溜~
* 其他偶其實比較有印象的是,一作退的那幾位人數好像都有比較少,不過匠應該是因為生病休演最後又勉力出來的緣故,東寶有拉上八千
* 檀退團時東寶是四千,月影瞳好像也是。(這大概係記者幫TOP娘役定的行情吧 evil
* 新專科退團的樹里跟初風綠好像是六千?還是四千??
(天哪~偶記性真滴粉爛咧,這款硬記滴鼕鼕,看過就都忘掉去了咧~有空又得重查一次了溜 cry

TOP 退團時的相關問題 (2) 夫婦一起退?

Q: 有規定或者慣例,TOP 男役與娘役要一起退團,或是要分開不同時間退團的嗎?

A: 大地真央跟黑木瞳是第一對一起退團的TOP男役跟娘役,據說那之前為了經驗傳承跟退團秀安排,TOP男娘都會把退團時間錯開。所以大地跟黑目瞳一起退時, 當時有不少這樣恰不恰當的討論,而且是集中在擔心接位的「夫婦」兩個都是「新人」,會不會兩個都太「沒經驗」那樣。

不過接下來「新人夫婦」們接位好像也都沒啥因為沒經驗而出問題,而且越來越多TOP夫婦選擇一起退團,大家討論的方向也跟著轉變成把兩人一起退團當作是有 愛的表現,甚至還有出現用「殉(情)」之類的用詞去形容(稱讚?)跟著男役一起退團的娘役.......看來是觀眾口味也是越來越重,越來越看到滿滿的愛 啦~

另,天海在自己的書裡提到過,劇團通知天海接下來要TOP時,也有告訴他,麻乃是有打算跟著「前夫」涼風一起退團的。所以天海就去「慰留」了麻乃,最後變 成麻乃與天海兩年後同時退團。偶想從這一小段幕後消息可以看得出,顯然TOP們的退團公佈之前是會有一段生徒與劇團之間的緩衝期滴,否則也沒啥「慰留」之 類滴狀況好發生。

還有就是,可以看得出來,不論是TOP男役或者娘役,在自己的進退上都有某程度的自主權,偶想這也大致跟一般大型團體裡面的重要成員的情況一樣,越重要、 公司自然就會越捨不得讓他走(所以退團記者會時理事長講的「現在就退好可惜」並不全然是客套話),也會越願意配合他的各種意見甚至怪癖 twisted。所謂牽一髮動全身,尤其又是舞台生演出這款工作環境,為了避免開天窗的恐怖事件,主演甚至主要配角們都會擁有相當程度與劇團交涉各項條件的本錢吧。

夫妻情 or 工作同事

 

Q: 我有個疑問,以前版上也有講到一點點,就是小花的前幾任丈夫到底都怎麼看待荷花啊?看看雞骨場裡面,姿月大哥眼睜睜地看自己的top娘役這樣,雖然對花妹妹待之以禮,但這難道都不會替自己的top地位擔心嗎?

還有啊~那個香港公演,和小央殺人眼神那一段,姿月看來好無奈啊。而且原本演的是情敵吧,在舞台上看起來,姿月這個正主看來還比較像第三者~~~

 

A:ㄟ, 香港公演TANGO那段本來姿月演滴就是第三者,所以和小央眼神怎樣凶其實都可以掰成係「劇情需要」。 biggrin 至於一般寶塚滴TOP夫妻嘛,就偶滴「研究」心得,絕大多數都係工作關係而已。畢竟,劇團是在分配工作,不是給TOP「配婚」。荷花他們這款太天時地利人和,一堆條件都剛巧讓他們給合上了,所以才出了這對「黃金控比」。

針對小花與眾「前夫」 一鍋鍋來檢驗。 小花滴第一任老公一路比她大了可能有十歲吧?一路之前有個年齡差距沒這麼大滴老婆,那人退團以後小花補上。一路看來是鍋好脾氣滴大姐姐, 聽說很照顧小花。偶想一路很清楚是在幫劇團培養未來滴重要娘役,所以雖然一路退團時小花也有考慮過要不要跟著退,但係一路特別慰留了小花。

小花滴第二任老公高嶺應該也大小花七八期吧?據說也很照顧小花。高嶺一共才TOP一年半就退團了,偶對他不是很熟說,這段期間滴詳情待查 biggrin

接下來第三任係轟悠,轟悠跟小花係有不合滴傳言,但偶覺得轟帝雖然人好像嚴肅了些,但不像係「歹人」。而且小花跟轟帝滴第一齣戲都還沒演完,劇團就已經正式宣佈要成立新組,小花跟小央都會被調走,所以小花跟轟悠感情好不好應該不成問題。

第四任姿月嘛,姿月、小央、小花三人看來很親ㄚ。雪組傳統上下級生分別比較清楚,宙組打從開山祖師姿月以來,一直就比較沒這麼拘謹﹝不過看得出來和小央多年「教養」下來,雖然挺會逗姿月大哥開心,但還係很注意要對大哥保持禮貌﹞。他們三個給偶感覺就像家裡沒大人管著了,所以經常看他們鬧成一團。感情好到姿月退團時,和小央哭得好慘好慘﹝這人當家以前一直是個愛哭鬼 down ﹞。小花嘛肢體語言很明顯,她跟姿月一起表演時沒有不到位滴狀況發生,像是全然放心飆戲﹝除了眼睛沒有像跟和小央時無限愛意﹞。姿月古意人,遇上像「激情」裡的床戲時是有些不好意思給她真正摸下企,不過除此以外貌似沒有別滴問題。

當身邊熊熊多了男人.....

Q:像和小央這款長年待在幾乎只有女生的世界的女生,退團後突然要進入一般男男女女現實世界,和過往不常接觸或說跟比以往更多數的男性共事,甚至要反過來扮演襯托男性的女性,還有要在多數男性底下接受指導,以你的推測,她會有什麼樣的心境?需要做些心理調適?

A:寶塚雖號稱是「女之園」,但其實裡面的導演、老師、舞台工作人員大多是男性。這稍微注意一下平常的稽古影片就可得到證實。拿2004年宙組Phantom稽古當例子:

拍海報的攝影師們是男滴

看倌們請自行連想到宙組特輯III拍攝過程,那鍋攝影師也係男滴。不過偶粉懷疑這對夫婦倆一進入 MODE,就對周圍一兩百公尺內人類滴存在失去感應力,更不要說到底那些人類係男女老少哪一款,通通都嘛視而不見 razz

 

教唱的老師也是男滴


左前方兩鍋男滴其中之一就是飯桶滴導演

 

武術指導老師也是男滴

來張近照驗明正身

武術指導和導演

 

另外一鍋舞蹈老師也是男滴

不只教男役、娘役也教,大腿舞也是他在教

 

而且我有印象在某生徒在《歌劇》還是 GRAPH 上講過,連衣裝部也有男老師,但演出時後台忙亂成一團,根本沒工夫管到在旁邊幫忙的人到底是男的女的,脫就脫換就換,蝦米男女授受不親滴都嘛丟到腦後。所以如果要說工作場合接受男性指導或者是一般的共事,偶想並沒有蝦米適應上的問題。1 雜誌MUSICAL上常常報導還在團的生徒參加外部出演或者OG舞臺劇演出,他們很常常被問到的問題是:「這是你頭一次與男生同台演出,有蝦米不適應 嗎?」每次偶看到滴回答都是:「在團時就有男性工作人員,而且平常也會見到男人,沒蝦米不適應ㄚ。」這鍋回答也許係寶塚演員滴「制式標準答案」,不過偶覺得相當程度也反映了真實情況。

針對和花滴狀況,以演唱會那種工作場合來說,偶覺得現在最關鍵滴不是性別,而是和花的身分已經不止是一般演出者,他們是老闆了咧。出錢滴狼係老大,就算和花怎麼「親民」,怎樣肯跟工作人員們打成一片,偶也不覺得其它男工作人員和男舞者敢對他們「裝肖」 。就偶滴了解,這些演唱會工作人員都係短期契約工,又不是有蝦米絕對不可取代性。這樣萬一有鍋「對老闆不敬」滴名聲流傳出去,不就摔了自己未來的飯碗,以後沒人肯雇,太不合算了吧。

小央去拍《茶茶》嘛,一般非親密滴情節演出偶覺得沒蝦米問題,因為偶覺得那跟日常生活經驗比較相關﹝見下面一段﹞,至於親密點或甚至辣浮辣浮情結嘛,偶覺 得很難說,因為第一、舞台跟電視電影的表演很不一樣,偶對這些沒有蝦米了解,所以很難具體點推測小央有或沒有哪些需要適應滴地方。第二、如果先把技術細節 丟一邊,光就直覺推想,偶覺得小花跟小央都有同樣滴徵狀:就算「相手役」還是女滴,只要換成別人,演技就打折了ㄚ down2 好吧,遇上男人可能打五折,但遇上別滴女人係打六折,這樣係有很大差別嗎?不能全把原因通通推給性別嘛。也許到最後,就算讓小央去演 THE L WORD 那款拉拉片,他也還是只有跟小花才演得好 evil 。「出錢滴狼係老大」,這係去拍別人家滴電影,又不係自己投資開演唱會,也就係說央茶茶不過係鍋領薪水滴雇員而已,只有演夠好到老闆願意照契約付錢就沒事了,有沒有傑出到票房大賣特賣那係東映社長跟茶茶導演要傷腦筋滴事情,偶們作飯滴狼不用勞碌命現在操煩就到那邊去。 twisted

日常生活方面,偶覺得小央從小到大跟哥哥感情好,連這次演唱會上都會公然開哥哥玩笑,所以平常要跟男性「稱兄道弟」對小央應該沒太大適應問題。再者,小央哥哥塊頭超級大

這應該從小就帶給小央與一般女生不同的人生經驗吧。一方面和小央從小在學校就開始受到男役STAR般滴愛慕,天天收到女生情書,但回到家一跟大塊頭哥哥比,他又照樣還是可以當「可愛小女生」ㄚ。也就是說,小央從小成長過程就頗不侷限於男或女一鍋性別範疇內,所以我覺得對他並不太會有哪種性別就理所當然應 該這樣或那樣的想法。

偶想比較會需要適應﹝但不一定得要適應﹞的是,現在荷花比較有時間過「日常生活」,但一般日常生活裡面很容易遇到明明比他們還不行但還係要來「指導」或 「幫忙」他們的豬頭男。偶說「他們」,係因為偶覺得小花小央兩人都會遇到這款情況。例如說,不光小央有超人體力,連小花都比一般男女好吧,那假設今天熊熊遇到那種一看到他們係女生,就覺得絕不能讓他們拿重物,死都要上前「表現」的男生,他們怎麼會不覺得荒謬。這部份是要「適應」,從此就來讓男生幫忙服務, 或者是照舊自己動手做,大概每個人本性都不相同,會覺得哪樣舒服也不盡相同,真的很個人。只是根據偶們滴經驗,偶得說,如果因為小花外型比較「女人」,就假設小花會比較適應讓男生來「幫忙」「服務」,那實在跟拿自己滴人頭開玩笑一樣恐怖,戒之戒之


  1. 其實寶塚一向被批評滴是為啥管理階層、老師、工作人員幾乎通通都係男滴。不過這鍋問題近年開始有改善,尤其一些生徒退團後繼續留在劇團擔任老師,也出現了樂團女指揮。不過女性工作人員人數還是不多,離真正「女之園」滴境界還挺遠滴。
  2. 其實偶覺得這點小花比小央還嚴重粉多倍。根據Hotel Stella Maria 稽古裡面小央抱彩乃滴動作表情看來,小央要跟別滴女人演一般親密戲還係有點希望,不過有沒有天地變色滴磁場偶就不曉得了。小央跟男人有多少可能偶目前看不 出來。以他跟法蘭克跟華生「禮貌性」擁抱滴紀錄看來,好像希望不大,不過這也很有可能係對這款西方禮儀不習慣,說不得準。小花嘛,只有跟親如大哥滴姿月演起親密戲還算可以,其他時候幾乎連輕微滴身體接觸都會讓她身體表情僵硬。而且,當姿月相手役已經係七八年前滴事情了,偶真滴非常懷疑小花還有沒有法子適應 跟小央以外滴人演親密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