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劇心得與聯想

Never Say Goodbye 原型!

萬分感謝狐狸喵挖出下面這鍋報導來 crazymm crazymm

 

『失而复得』Robert Capa 遗失胶片重现天日

这应该是2008年摄影届最重大的事件之一——历史上最伟大的战地摄影师,Robert Capa(罗伯特卡帕)1939年丢失的胶片终于失而复还,重现天日

这个被称为“墨西哥手提箱(the Mexican suitcase)”的小盒子,对于现代文化史的意义甚至不亚于海明威1922年丢失的早期手稿。打开这个只有三层易碎纸板的盒子,里面安安静静躺着Roberta Capa在西班牙内战期间拍摄的数十卷珍贵胶片——1939年,Capa匆忙从欧洲逃往美国的,不慎将这些胶片遗落在巴黎的暗房,从此再未找到,人们层普遍认为,这些胶片早已被纳粹所销毁。

然而,1995年开始有消息传出,这些胶片奇迹般地幸存下来,从巴黎到马赛,辗转易手,最终被一名墨西哥外交官所获得。遗失半个世纪后,这组胶片终于被送回家——Robert Capa的弟弟,Cornell Capa建立的纽约国际摄影中心。

“这就如同Capa作品的圣杯”,纽约国际摄影中心馆长Brian Wallis说道。这个纸片剥碎,落满尘埃的盒子里,不仅有Robert Capa在西班牙内战拍摄的照片,还有Capa当时的恋人——女摄影师Gerda Taro以及另一名玛格南创始人David Seymour(Chim)同时期拍摄的胶片。

这盒胶片的重现对整个摄影届产生了巨大冲击,不仅仅因为失而复得,更重要的是,这组胶片中包含Robert Capa最著名的战地照片——“倒下的士兵(The Falling Soldier)”的原始底片之一,再一次证实了这张最具争议的照片的真实性。

这不仅仅是一张照片的证据,这几乎是新闻摄影精神的捍卫,让摄影师们更加坚信Capa最著名的那句格言:你拍得不够好,是因为你靠得不够近。(If your pictures aren’t good enough, you’re not close enough)”Capa是一个改写战地摄影历史的人,让摄影师不再远远的旁观,而敢于冲入战地,让人们看到置身战场的真实的照片。

“Capa 叼着香烟,挂着相机冲上战场,他的无畏几乎吓坏被他拍摄的士兵。除此之外的时间,他和欧内斯特·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约翰·斯坦贝克(John Steinbeck)混在一起,喝得酩酊大醉。在William Saroyan看来,Capa更像是一个偶尔会兼职拍照的纸牌爱好者。”

下面回顾一下这个“墨西哥手提箱”的神奇历险:前往纽约 前,Capa为了安全起见,请求他的暗房经理、匈牙利摄影师Imre Weisz保持这些胶片,然而,Weisz在前往马赛(Marseille)后被捕,胶片到了Aguilar Gonzalez将军手中,并被带到墨西哥,Gonzalez 1967年逝世,他的女儿的侄子——一名制片人发现了这些胶片,并认出是Capa的遗物,虽然这名制片人最初拒绝了归还这些珍贵的胶片,在经过漫长的协商与沟通后,2007年12月,Robert Capa 最重要的作品记录终于被专人护送,搭上了飞往纽约的航班。

一共有3500张胶片失而复得。

除了Robert Capa的胶片外,人们还惊喜地发现了David Seymour与Taro在早期极为宝贵的胶片,其中包括David Seymour最著名的西班牙内战照片,有趣的是,档案人员发现,部分原本归为Capa的照片也许要重新更名为Taro的作品。

 

延伸閱讀
狐狸喵滴心得:「NEVER SAY GOODBYE 原型」與「那班飛不到巴塞隆納的飛機

OSA版Phantom之心得 (1)

喵的,
我看完狐狸(OSA)飯桶(PHANTOM)完整版,真想死。 bloody bloody bloody
只有慘不忍睹一句話可以說。
還有,狐狸穿那種宮廷袖的襯衫,真是娘到我都看不下去。 down down down down down


且整個花組,除狐狸外,沒有半個可以看的,真的賣狐狸就夠了。
狐狸雖唱得好,感情也有進去,(後來決定用聽的就好,一看就會產生無法協調的錯亂感)但是就是少一種可憐的感覺。
不知道為蝦米,就是無法在心裡嘆一口氣:唉,可憐的孩子!

宙組真是好多了~不愧是代表作。

一直到秀的部份,看到小狐兒短髮穿燕尾,才覺得比較正常。
已經很妖了,絕對不能再穿很娘的衣服,真可怕,粉可怕~



又,狐狸演源氏不知會不會粉可怕,
想想她跟一個娘役都已經演到這樣沒愛了,
那麼多娘役,她會演成蝦米樣子啊~ frown

OSA版Phantom之心得 (2)

這幾隻都跑去朝聖,偶只能在家裡啃飯桶~
嘆氣嘆到結成霜(因為早上下雪) fist cry down

狐狸喵說的很客氣了,只挑剔一下服裝和演員假肖
偶看完花飯桶,再把宙飯桶看一次
只能說花飯桶drama的部分完全失敗
罪魁禍首就是小狐狸
(不要懷疑,偶真的是狐狸飯
口素當飯的也不能昧著良心說話)

越看花飯桶,越覺得狐狸為了騙觀眾的同情喜愛
把phantom這個角色演得十分扁平
狐狸自己說phantom是個「性格純真的青年」
這樣的角色設定並沒有什麼問題
可是在舞台上表現出來的
卻是臉上動不動出現和台詞、歌詞完全不搭調的「純真微笑」
發現歌劇院人事改組,竟然可以那樣無所謂的笑
說著「有時會忘記除了這陰暗地下室,沒別的地方可去」的台詞
最起碼也笑的心酸一點吧,還是那一副「來愛我來愛我」的笑容
唱著「前方無路可去」、「連音樂也被奪走了」、
「我的軀體如此悲哀與不堪」,也給偶笑個沒完
看完Christine和那花花公子真飛伯爵打情罵俏,
一臉平靜唱完「我的內心情愫被孤寂包圍」
就笑著跟著一堆伴舞的東跑西跑玩起來
(喂,先生,you’re on the verge of falling out of love….)
挖勒真是看得不支倒地,徹底被這演戲白癡打敗

這可是個二三十年來被迫生活在陰暗的地下,見不到光亮的人
是懷抱著無法實現的[歌手]夢想,只好尋找surrogate的人
是個帶著無法撫平的傷痕,尋找unconditional love的人
是個驕傲又自卑到寧可死,也不讓不相干的人看到他臉的人
是個會為了愛做瘋狂的事情,但又害怕想要放手的人
這樣的角色,越是刻意表現純真,越讓人感覺作假

對比起來,和小央就演出這角色裡的不同層次
從一出場的「犯我者死」的陰鬱偏執
唱「世界のどこに」時的決心與絕望
「私の夢が?う場所」時,發現夢中歌聲的興奮喜悅
看完打情罵俏場後,和小央也輕輕笑一下
但整個感覺是失落和悲傷
克莉斯汀花唱「私の真の愛」時
和小央臉上的vulnerability也令人動容

宙飯桶裡和小央可是卯起來殺了好幾個人的惡役喔
可是戲越往後走,越瞭解這角色的歷史與性格
觀眾的心越往這個角色偏過去
花飯桶裡小狐狸一開始還想裝好人救那個服裝管理
整部戲拳來腳去也就殺了卡洛塔那一隻
可從頭看到尾,就覺得你你你到底在演什麼啊
surprised

花飯桶對我而言只在賣狐狸的聲音
(voice of seduction with such hypnotizing effects….)
已經自行加工把花飯桶放進ipod,開車時聽聽就算了,唉

[轉] 寶塚精神:不要輸在終點

寶塚有兩大催人熱淚,讓台上台下都哭成一團的時刻。

一是,男役多年終於熬成Top的那一刻,一是舞台多年下場的那一刻。

寶塚,不愧日本精神之代表(人家都出國表演去發揚大和精神的!)。

人生的道理,就這麼簡單的濃縮在那十分中鐘左右的「回顧」。

當上 Top 時,大抵都會剪一齣「十年(一般都更久)回顧展」,每一個人看到都會流淚不止。幾乎沒有人沒有掉下眼淚。

當然,飯也多半都會哭成稀飯,台上台下喜悅的哭成一團。

是什麼樣的剪輯,有這樣的魔力??這些明星絕對不是矯情,事實上,大家都知道,要忍住不哭才是,可是,再堅強也會眼眶泛紅雙眼含淚。

沒有什麼啊,就是你的寶塚人生回顧而已。

從十幾歲考進音樂學校起,到三十歲當上Top,就這樣。一句話。

小時候得提水跪地擦地板,每天無止盡的練唱練跳,到終於學習告一段落,全組初舞台跳大腿舞的矬樣。

小生徒到上舞台唱一句,到演兩段的小配角(間或有去人少少的地方小劇場公演),到可以一個人出來謝幕的三番,到可以背小羽根或者衣服有些亮片的二番,到背上數十磅重的大羽根,全身亮片的出場,所有鎂光燈都在你身上的榮耀。

為什麼會哭???只有付出過極致的努力去超越自己的人,才能明白這種心情。寶塚男役,是你得花十年把「小女生」變成「男人」,那個難度之高,比你直接去變性還難。直接去變性,是靠醫生靠藥物靠手術,要當男役,完全只能靠你自己努力。

那要當男役本身已經很難了,還得努力的在眾多同級生中脫穎而出,那已經又夠競爭激烈了,那還不夠,寶塚的後台是三井住友,人家是大商社,資本主義大財團,不像本國,不賣就靠政府。

所以,每個要當 Top 的人,都得經過嚴格的市場考驗,要得到足夠廣大且堅定的市場的支持。

而 且,不是本國公務員,年資到了就給升,要知道,可不是每一級都會有Top的,四大天王那時期,一級就給出了四個,當然也有些時候,整級都沒人出頭天的。寶 塚是營業劇場,你撐不起票房的話,不是說整級都沒人,你就有機會。日本大財團可不是本國政府,沒用公務員還是照樣升等。

這可是真正的市場競爭啊。完全靠自己的啊。儘管老有亂七八糟的鄉民會講(當然這種謠言以沒水準華人為多,愛說誰誰誰都是靠家庭背景,不然就說是跟上層睡,才能當到 Top。我每次看人家講這種,就很幹。

你老爸就算是小泉,人民也不會因此就花一百塊美金來捧你的場啦,你就算跟高層睡,人家捧你當上 Top,你以為你的票就會賣光光啊?

你的舞台,你的市場,靠的還是你自己去奮鬥去經營的啦!

華 人就是這一點惹人厭惡。自己不努力還看不得別人好!真是低等民族。會講這種話,基本上,正是暴露出,說者向來都不認為(也不想)努力才是最根本,講這些 話,很清楚的呈現,自己骨子裡,其實正是「群帶關係」的信仰者。正是自己總是覺得努力不如找偏門,所以也覺得別人一定都是靠關係。

這種看到自己的十年血淚奮鬥史超激動的心情嗄,本國能體會的人,我看是不大多啦。

因為本國人素來要不是賭投機碰運氣,要不就是想靠關係走偏門,再不然就是乾脆當 Loser 去。所以不能明白「幹嘛那麼辛苦啊!」的心情。

基本上,本國信奉「人要努力到極致」的人極少,尤其是,努力還不一定會成功。所以,很難瞭解,為啥這些Top男役,每個一看到自己的十年艱苦奮鬥史的時候,都會一時之間,內心五味雜陳,激動不已。

只有那些不是天才,可是卻一直都拼了命全心全意不懈的努力的超越自己的極限的人,才能夠感同身受。

那下舞台時也一樣,只是這一辛苦的前傳,會再加上當Top時,光芒四射的燦爛。每個男役的退團片,是一個又一個努力到極致的樣本,自己對自己的交代。

當然,這樣的一個又一個的「努力才會出頭天喔~」的樣板,也激勵著所有的後輩。

許多男役都是在寶塚一呆十五二十年。進來時,是人生最青春的時候,走出寶塚大門時,是中年阿桑。

退團時,總是會安排一場盛大的退團儀式。飯跟本命大概都會一起哭。

因為飯跟本命之間有一種「我們一起奮鬥過來的」的感受。作為飯,尤其是長期的飯,你看著他從小喀爬到Top,你親見也參與他的奮鬥跟成長。

而每個 Top,想想你剛走上這條路時的淒涼再對比你現在的風光,正是因為這一切都是努力到極致得來的,甘苦點滴自己最清楚,要離開了,劇團給你來個「投胎」前的前生回顧,讓你自己再看一遍,是不是「人生了無遺憾」。

十年前,每天到劇場上班時,是個沒有人鳥的小喀,總是快步穿過眾多耐心等待的粉絲,可是當然他們都不是等你的。

後來,你有幾個支持者了,慢慢的,你的支持者成群了,到最後,你要下舞台了,你的市場來告別了,一般都是近萬人歡送。

人生的道理,也不過就是這樣而已。

為啥要你在看一遍:因為除少數人去嫁人當貴婦外(當然也有去當政客的啦,如小池議長),很多人會繼續事業第二春。出去之後,又要重新開始一場不一樣的人生的戰鬥了啊。

所以,再看一遍,「回首來時路」,免得當Top久了,光環照慣了,已經忘記了初始時,奮鬥的心情。

我每次看寶塚的小孩初舞台時講的話,都覺得,人家只有高中畢業的小孩,比本國的碩博士都還有水準。

人家都說啥,「一定會努力不懈,一定不會讓劇團丟臉,一定不會讓支持我們的各位失望。」

這不是打嘴泡喔,因為,觀眾真的會驗收的喔。站上舞台那刻起,就開始面對市場的考驗了,也面對「超越自己」的挑戰。一般來說,這個時候,他們大概也都還不到二十歲。

人家二十歲時,講的是甚麼話???我們的三十歲國民,講的又是甚麼話?
當然啦,我是更不想拿扁馬當對照組啦,人家日本人是從沒市場努力搞到大暢銷,扁馬倒是從高人氣搞成大滯銷。

安蘭要退團了,我感慨好深。

她真的不是最優秀的,她一點都不特別,她同期的人早都已經當完Top又退團去事業第二春了,她才當上Top。

命運公平嗎??人家有人天生就是金嗓子,人家有人天生就是長得好看,人家有人天生就是跳舞細胞讚,她什麼都不特別,每一樣都是靠苦練。她好努力,而且,努力好久,也沒啥特色。

可是,我也看她多年了,她最後的姿勢,真的是很帥啊,真的發光了。即便一路走來都不如人,上台也比人家慢,可是,只要下台時,跟所有人一樣閃亮,就可以了。

本國人有個豬腦迷思(且還很多高知識份子奉行,可見本國知青被我罵豬腦一點也不冤枉),叫做「不要輸在起跑點上」,這真是豬腦想出來的蠢話。
人生,不要輸在終點啦,贏在起跑點,卻輸在終點(馬扁為例),不是更丟人嘛!!!!!!!!!

所有的人都只會記得你下台的身影啦。本國人一開始,思考方向就壞了,怪不得全國充滿「小時了了,長大很遜」的憤喀。

寶塚飯桶的傷疤之謎

寶塚飯桶的傷疤之謎
20130526 by lowkey

記憶是一種不可靠的東西,所以影像證據是重要的
雖然看宙飯桶或花飯桶時
我個人對於Christine看到傷疤的過激反應百思不得其解
(因為宙飯桶和花飯桶的傷疤根本不可怕
到底有什麼好尖叫一聲然後跑走的)

但真正最讓我感到困惑的,是小飯桶和大飯桶的傷疤差異
小飯桶的傷疤在宙、花兩組的版本裡都差不多
左臉臉頰和額頭長了大顆大顆突起的瘤塊
但一等飯桶長大,臉上的傷疤也跟著進化,長得跟小時候完全不一樣
    
首先看宙組版的(抱歉照片有點糊,因為不是藍光版的):
宙小飯桶的傷疤,立體到怵目驚心

   
可是宙飯桶長大以後,凹凸不平的瘤塊首先變得平整
然後像是燒焦了一般,伏貼在額頭和臉頰



然後看花組版的:
花小飯桶的傷疤也是立體的(但好像沒有宙小飯桶的那麼凹凸有致)

可是一待花飯桶長大,不但瘤塊不見了
還變成額頭兩條、臉頰三條的美型傷疤
(請對比在後面呼天搶地的花小飯桶面具下立體的瘤塊
和站在面花大飯桶的美型刀疤臉)


然後這個飯桶傷疤之謎,在前兩天和阿痞痞觀賞花飯桶藍光版時得到解答。

低:小時候的疤明明就是一顆一顆的,怎麼大了變這種刀疤?
痞:可能是覺得一顆一顆太噁心了,所以自己拿刀在臉上劃了幾下吧…
低:(恍然大悟)所以裡面的膿都流光了…
痞:…所以才只剩刀疤這樣…
低:(同理可推)那宙飯桶呢?所以是拿火在臉上燒,所以長大才會這樣一張燒焦臉嗎?
痞:…………

末代皇帝 法蘭斯‧約瑟夫

唯一勉強還能把這苟延殘喘中的龐大帝國維繫在一塊、
不讓它毀滅的力量是年老的皇帝法蘭斯‧約瑟夫 (Franz Joseph)
每天清早他坐到辦公桌前,像是帶著一種沒有希望的信仰,
處理由缺乏效率並且腐敗的官僚們所製造出來無窮無盡的行政公事。
世上再也沒有比圍繞在法蘭斯皇帝身邊那群更無能的大臣與將領了...



fist 夠誇張了吧,上面那段話出自於我正在念,叫做 DNA Pioneer and Their Legacy的課本,這章係 "The Dawn of Molecular Genetics",念這種書時誰還會有心理準備會跟寶塚劇扯上關係啦 down ,要趕走瞌睡蟲也不用降子刺激說 沒辦法,看來係命中注定得要幫央國王寫篇文章。


驕傲滴國王

法蘭斯‧約瑟夫係歐州數一數二古老的王室家族 Habsburg ,神聖羅馬帝國的最後一位皇帝。因為東西方政治體系不同,所以這鍋神聖羅馬帝國到底係蝦米咚咚,一下子也很難講清楚。不過簡單講就是,歐洲歷史上有一大堆國王,但係除了拿破崙那款自己封自己為皇帝卻又撐不了幾年的皇帝以外,真正有皇帝稱號的並沒有幾個。要說實權皇帝不一定有,但 Habsburg 皇帝家族的地位尊貴可不是一般國王等級的王室能比的。有位歷史學家就說過,號稱太陽王的路易十四當然要處處擺排場ㄚ,因為波旁家族跟 Habsburg 家族一比,簡直像剛崛起滴暴發戶一樣,不擺闊誰曉得你誰ㄚ。哪像 Habsburg 的人,就算穿個普通的軍裝,只要名號一報就夠嚇死人了。 Habsburg 家族在歐洲歷史地位之重、名氣之大,看奧地利版Elisabeth裡相親那一段就曉得。寶塚版靠的是演員多,每個主角身邊都可以配上三五個僕人擺排場,以製造出侍從多到川流不息的貴族氣氛。但奧地利版不用這麼麻煩,僕人配角反而全省了,只在舞台上擺個大型螢光燈的 Habsburg 雙頭鷹家徽(見右圖)就夠了,因為雙頭鷹家徽對歐洲觀眾來說,就像我們看到龍一樣熟悉,獨一無二的皇家尊貴,完全不用多費別的工夫。

寶塚的捻幸國王、高嶺國王,基本上表現出了這一面的法蘭斯‧約瑟夫,這可能也係一般人一聽到「國王」兩鍋字時,會想像到滴樣子:尊貴、有權有勢,甚至有點驕傲有點跩。我並不是那種覺得歷史劇都都要符合史實的人,不過我認為歷史上的法蘭斯國王可能有一些與一般想像不同的特質,這個部份,不曉得係湊巧還係和小央(和央ようか)功課做得夠多,偶認為央國王比其他人滴詮釋更好。

缺席的父親
Elisabeth 裡面有鍋徹底被忽略、連提都沒有被提到滴人:法蘭斯的老爸。這人缺席到害我以為他一定是早死了吧,還誤以為Elisabeth不過是個典型的孤兒寡母故事,老爸早死所以懦弱年輕不懂事的法蘭斯國王事事聽媽媽的主意。但做了點歷史功課以後才發現,事情不是這樣。法蘭斯不只有老爸,而且這老爸還比母后蘇菲多活了六年 exclaim 。天哪,他怎麼這麼沒沒無聞ㄚ,到底是怎麼搞的,怎麼會老爸還在卻是兒子當皇帝咧 question

原來,這鍋神聖羅馬帝國皇帝是法蘭斯的伯父在當滴,但這伯父是個徹底無救的智障,根本無法管事,所以法蘭斯的老爸跟一堆大臣已經代管國事多年。終於有天大家實在受不了智障皇帝,打算把他換掉。這種情況下,雖然法蘭斯的老爸一向對政治沒興趣、沒蝦米野心,但明擺著該是他接位ㄚ,可係他的老婆蘇菲,也就是法蘭斯滴老媽,竟然就有法子說服他放棄,直接把大位傳給才十八歲的兒子法蘭斯,而且好像也沒啥大臣反對。這鍋蘇菲看來真不是普通厲害。也許要是沒有蘇菲大力操弄,法蘭斯能不能這麼早當上皇帝,甚至最後當不當得了皇帝,都還是個問題吧。所以不單純係童稚般的戀母,法蘭斯對母后的感情應該還參雜著些政治現實上滴「戰友」,信賴、依賴,從學習、尊敬到害怕都有。很現實的講,蘇菲既然可以扶持法蘭斯,照樣也可以扶持法蘭斯的弟弟,甚至把那位沒野心的老公抓回來當皇帝,豈不操弄起來更簡單 exclaim 這樣的事情想起來就夠法蘭斯像央國王一樣,在媽媽旁邊批公文時眉頭深鎖吧

沉重滴名字
「約瑟夫」是個沉重的名字。表面上當然係期許法蘭斯像曾祖輩滴皇帝約瑟夫二世一樣,帶領神聖羅馬帝國改革進步走上光明大道,但法蘭斯從小研讀家族史時一定會感嘆,當皇帝真不好玩。約瑟夫二世也有個很強勢而且英明的母親,所以約瑟夫經常為了國家大事跟老媽鬧到不愉快,老媽一死他馬上大刀闊斧開始變法革新,但是除了後世推崇以外,當時成效並不明顯。法蘭斯這曾叔祖忙了一輩子,早也忙晚也忙沒有一天休息哦,但係死前還是失望到幫自己擬了個墓誌銘:「這裡躺的是約瑟夫二世,他一輩子所嘗試的事情都失敗了。」 神聖羅馬帝國事務之繁雜、前途之無可救藥,大概最清楚的就係它的皇帝吧,但偏偏法蘭斯就是天生注定要當那個皇帝的人,他對這個天責似乎除了接受以外也無處可逃。不只無處可逃,連可以訴苦滴對象都沒有吧。如果法蘭斯在愛情方面也有拿自己跟約瑟夫相比,那大概也頂多勉強覺得自己命好一點,因為約瑟夫二世挺倒楣的,結了兩次婚都不快樂,失望到早早決定下半輩子單身。而法蘭斯至少還娶到了他愛的西西,雖然幸福度也有限。

寶塚國王裡面,最有表達出這款表面風光內在無奈、並且把一切無奈轉到追求西西身上的是和央演的國王,尤其銀橋求婚那段。而且因為寶塚版劇情裡的西西比歐洲版更天真無邪、沒有那麼強烈追求自我的意味,所以央國王的表演挺有趣,有未來艱難醜話不得不先講的部份,也有明知妳沒很了解但我顧不得了趕快讓你答應就好,也有或許未來真的會變很好的期望。這裡和央係沒有朝小光魯豆腐x死神銀橋段那麼厲害,但跟其他國王比較,小央保有了國王的貴氣,卻多帶入了內心詮釋,這是我覺得他演得非常成功的部分。

一生操勞

1911年某日,81歲法蘭斯老皇帝照常坐到書桌前批公文,這一天非得由他核准不可的「重要」公文之ㄧ是布拉格的German Charles-Ferdinand 大學要聘請一位新教授,這位候選人恰巧我們都認識,因為他就是六年前發表了狹義相對論滴阿爾伯特·愛因斯坦。此時魯豆腐王子已經莫名奇妙的死了22年,離心愛滴Elisabeth被刺身亡也已經13年,但係老皇帝還要繼續操勞五年才終於可以躺到墳墓裡安息。

 

中間是法蘭斯,左邊是西西,右邊是魯豆腐

法蘭斯皇帝 + 伊莉莎白皇后 一家人

原來和國王裝那一大堆鬍子是有道理滴

 

這是星組版的稔國王

 

這是奧地利皇冠

 

這是匈牙利皇冠

 

魯豆腐長這樣,請大家不要太失望 :P

 

Elisabeth

臉可能不認得,但衣服頭飾一定認得

 

帝劇版 Elisabeth 一路真輝

 

ㄟ,那鍋叫做Sophie滴小公主兩歲就死了,沒圖片~~~


Elisabeth 滴第二個女兒叫做Gisela

 

17 歲就被嫁掉,隔年就生了個女兒,所以Elisabeth 36歲就升格當了祖母

魯豆腐出生10年以後,Elisabeth又生了一個女兒Marie Valerie

Franz+Elisabeth後來感情不好,在一起的時候少,這女兒又來得晚,所以剛出生時大家本來竊竊私語到底係不係「龍種」,不過女兒長得實在太像Franz啦,證明就寫在臉上 ,她從媽媽得到滴遺傳係那鍋超級細腰。因為這鍋小孩終於是Elisabeth自己帶大的,所以Elisabeth最疼她。

聖女貞德與傭兵皮耶

話說好幾個星期前,偶自己念書不專心,狐狸喵還幫偶找藉口嫌棄人家聖女貞德一介村姑當然沒有寶塚明星好看,結果上星期就報應啦,寶塚有演《聖女貞德》耶,而且還是偶們超愛的荷花夫婦演的說,這下未來免不了要敗家奉獻了。一般歷史學家好像都討厭改編的歷史劇,但像前兩年的《康熙大帝》、《雍正王朝》我都非常喜歡咧。ㄚ這個寶塚《聖女貞德》哦,光聽可以改編到連名字都成了《傭兵皮耶》,不就已經覺得很有創意了嗎?

其實因為還沒有敗下去,所以目前《傭兵皮耶》還只看到了一小段三十分鐘不到的網路流傳版。不過一開始貞德跟傭兵出場的十分鐘就已經非常滿足偶這鍋變態歷史學家的胃口,好好玩哦~~唔,就說幕一拉開,主教們審問跪著的貞德時,所問的那幾個問題就好了。主教們可沒亂掰哦:

「貞德,你說聽到天使的聲音,那是什麼樣的聲音呢?」
「天使﹝上帝﹞長哪樣?穿啥衣服、有沒有穿?有沒有翅膀?羽毛咧?一團光?有角嗎?有腳嗎?」
「天使怎麼出現的?從地上冒出來的還是憑空出現?穿過門還是打開門?」
….

這些問題不只真的是當年審判貞德時的問題,一般審核「顯靈」是否真確的調查也都會問,而且是很認真的問。乍看之下好像是主教一邊嘲弄貞德一邊故意要入貞德 於罪,但不全然是這樣的。這種調查背後的一大關鍵在於:上帝與天使不會假裝自己是惡魔,但是惡魔會假裝自己是上帝或者天使。[1] 你以為你是上帝的使者,但誰曉得呢?怎麼證明呢?村姑貞德當然只能憑直覺說那就是天使或上帝,但歷年來身為審判者的人可不能這麼打混,他們得要根據所問出來的答案,比對自己的神學知識,認真判斷那到底是天使還是魔鬼還是村姑村夫瞎掰。[2] 這過程不認真不行ㄚ,隨便亂判,自己就先要下地獄吧,誰敢拿這種事情開玩笑。

接下來貞德被綁上火刑台,臨刑前喊的那句:「皮耶,救我!」 biggrin biggrin biggrin 喊得真是好ㄚ,整齣戲改編的原則完全在這一句上面。 cool 殉道者這時候都嘛是喊上帝喊耶穌喊瑪利亞,但是寶塚貞德這時候喊皮耶,編劇之心昭然若揭。果然根據寶塚劇前十分鐘是 TOPIC SENTENCE 的劇情安排法,本劇結束前貞德不只有從火刑架上溜下來,還又放棄修道院的誓言去跟皮耶幸福快樂過下半輩子。

貞德出場之後換主角皮耶上場,ㄟ,皮耶發春思念貞德時的那句「你已經嫁給耶穌了嗎?」也不是亂講的哦。進修道院當修女除了是一輩子服伺主,但其實因為進修院跟嫁人一樣要給「嫁妝」﹝真的就叫做嫁妝啦﹞,所以去當修女也叫做「嫁給耶穌」。


我每次在課本上看到這詞的時候都覺得好笑,看寶塚時看到就覺得更加好玩了。

貞德最早遇到搶匪傭兵隊長皮耶,皮耶本來打算「那就不只衣服要搶,連衣服下面的也要~~」貞德哀求皮耶等到她完成天使交代的任務以後再獻身給他,唔,這也 是有道理的。貞德一開始公開宣稱她是神派來的使者時,馬上就被抓去檢查是不是處女,一檢查過關以後馬上信用度增加了好多分。處女、純潔、聖女,在聖人認定 上有理論關聯性,而且如果不是處女,還很可能被說是跟惡魔交易過的巫婆,那可就不是鬧著玩的啦。所以ㄚ,也是這種聖女/巫女一線之隔的差別,使得寶塚編劇故意在最後一幕的婚禮上,讓皮耶稱讚穿了新娘禮服的貞德美麗到如同施了巫術一樣,在寶塚的哲學裡面,投奔愛情當然才是聖人該做的事情,而且,救世主當然就 是偶們滴男役而不是耶穌囉,嘻嘻。smile

 


 

  1. ㄟ,我可能就是這種東西看多了,所以看天海祐希的《女王的教室》時一直有心理障礙:從來都只有假裝是好老師的壞老師,沒有假裝壞老師的好老師的啦~~
  2. 如果被認定是個瘋子亂說話,沒有實質傳播異端的意圖,倒不會被抓去燒。

 

路易十四@薔薇封印

淳哥的退團作「薔薇封印」有一段故事背景係1666年左右,路易十四的法國宮廷,所以偶來作鍋寶塚版速食簡介吧。

首先咧,路易十四這鍋角色由大夢來演實在粉恰當 fist
因為路易十四的個子並不高,只有五呎三吋
﹝大夢飯別砍偶,偶對大夢係有愛滴,只係事實擺在眼前,偶們也不能賴賬說 razz

上圖可算是當年官定版的路易十四畫像,從這張代表作就可以觀察到路易十四滴穿著打扮跟寶塚男役有異曲同工之妙。最明顯滴是高跟鞋,高度不輸寶塚男役吧。
還有假髮,像路易十四這款矮個兒滴倫,假髮就要特別做得高聳些,降子大概又可以爭取到一吋身高吧 ,這跟有些男役要把前面滴頭髮吹出鍋半屏山係類似滴道理。
當這兩鍋招數都用上了還係比別人矮 ......怎麼辦咧?
這款時候就只有用大台階原理了

大台階是讓高的人往下站一格
路易十四滴宮廷畫家則是經常是在路易十四跟高個子大臣之間安插幾個矮個子公女侍從

還有像下面這張路易十四全家福

既然路易十四站起來沒有他兒子高,那就坐著別站起來囉﹝不過高跟鞋還是要穿滴﹞
把他的兒子藏到不容易直接比較身高滴地方
這款視覺效果寶塚也常常用,例如凡爾賽玫瑰裡面跪在瑪莉皇后身邊死不肯起來滴「孩童役」 razz

總之,雖然路易十四時期的畫風已經走上寫實風,不像中世紀﹝或者寶塚海報﹞那樣
只要你係TOP就把你畫成最大仙,二番就畫成第二大,三番就第三大
但係畫面構成還係有可以「妥善安排」以造成視覺錯亂滴效果說。

剩下滴嘛偶隨便寫點筆記:

  1. 路易十四有「太陽王」之稱,所以薔薇封印這段一開始時拿太陽做比喻讓女官們唱了一大段係有典故滴。
  2. 大空演滴角色,路易十四滴弟弟,的確當年就以同性戀出名。不過他跟路易十四關係一直都不錯,好像沒有蝦米謀反滴風聲說。
  3. 當時宮廷很流行跳芭蕾舞。不過路易十四到了三十歲(1668)以後就因為覺得自己太胖不肯親自下場跳了 razz
  4. 路易十四那幾鍋情婦都係真滴,尤其大空滴老婆還有老婆滴侍女
  5. 路易十四在各類文藝科學活動都招攬了不少外國人,所以淳哥這款外國人來應徵係合理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