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早事

我的頭呢?

照片裡的是一群可憐蟲,大約在三千年前身首異處,從此陪著某位商朝帝王,躺在安陽的某個大墓之中。這些身體雖然很整齊地排成一排,但似乎又很個別地試圖透 過肢體語言,傳達些什麼。好像一排等了二十分鐘公車的守法好公民,忍不住終於開始懷疑公車是到哪去了,怎麼老半天了還不見蹤影,於是問起旁邊的人:「你等 多久了?我們的頭什麼時候會回來呢?」

課本上說,他們的頭躺在大墓裡的另一邊。不曉得是否各個健在,也不曉得有沒有哪個好心人把頭還給他們。

這張無頭屍照片會不會太恐怖?

但是,死亡本來就不討人喜歡嘛,我覺得恐怖的是現代人對它躲得如此的遠。現在似乎只有當照片裡的屍體因為種種裡由看不出來是屍體時,才會被允許拿來傳達別的意思。照片的神奇本來在於它的寫真魔力,但現在竟然淪落為懶人插圖工具,好可憐哪。


*照片出處:商代陪葬無頭屍,安陽1001號墓出土, The Cambridge Illustrated History of China, p.24

 

沒頭沒腦─「我的頭咧?」續集

挖咧,我為什麼真的幫他們找起頭來了?!

事情的開端是這樣的:我在 The Cambridge Illustrated History of China 看到一張商代無頭陪葬屍的照片。照片下的小說明如下:1

安陽 1001 號墳裡的人類犧牲的無頭骷顱骨架。如同這堆整齊排列的無頭骷顱等的發現,證實了文字證據裡描述的人類犧牲行為。在同一個墳的別處有找到這些頭。

這本書的作者是否有刻意強調古代中國有人類殉葬的行為並不怎麼困擾我,但說明裡的最後一行字:「在同一個墳的別處有找到這些頭。」卻一直在我腦袋裡陰魂不散。

「我的頭咧?我的頭咧?」我似乎聽到他們的問話,卻一點都沒有恐怖的感覺。但我老想著那些被找到的頭是什麼樣子?像身體一樣好好排成一排嗎?還是像撿菜時 不要的菜根爛葉,隨便堆到一個垃圾桶?我覺得自己的要求完全沒有道理,但就是不停地暗暗埋怨作者只給了身體的照片卻沒有頭的照片不夠義氣。不過,那是指對 不起讀者的我,還是照片裡的人?嗯,搞不清楚。難道是因為照片裡面也有我所以我如此這般沒頭沒腦地囉囉唆唆,哈!

兩三個星期後我恰巧在另一本書 The Cambridge History of Ancient China: From the Origins of Civilization to 221 B.C. 看到一模一樣的照片。這次書裡的有更詳盡的解釋:

.... 仰臥與俯臥的犧牲者有明顯的不同。所有的犧牲者頭都被砍下來了,但大部分仰臥的犧牲者只有頭的上半部被砍掉;也就是說下巴或者頭顱的下半還連在脖子上。相對的,俯臥的犧牲者一般來說整顆頭都沒了。

嗚, 醬子說來我們的犧牲者顯然地位比較低,所以整顆頭都不見了。但是,這這這,只砍半顆頭又是哪門子的砍法呢?如果要埋進去的是如同我們現在挖到的骷顱,那把 上半個頭蓋骨移除應該不難。可是活著時怎麼砍?叫大家乖乖躺好不要動?先藥昏了也不容易吧。滿地白腦紅血,畫面忽然間就噁心恐怖了起來。但也不能要畫面好 看就說:「那活埋吧。」真是難。我腦袋裡的聲音變成:「怎麼砍咧?怎麼砍咧?」一邊想像自己的臉色轉成蒼白再掛著三條黑線,手同時無意識地在學術報告上寫 下:「可見得當時他們的武器製作就非常精良.....」

沒頭沒腦地震撼了三四天,我決定可以來現學現賣,把這段新知識也貼到部落格上。但貼以前好歹該加點工吧,所以我爬上蕃薯藤:「M1001」「西北岡」「侯家莊」,隨便亂組合亂搜尋找。

找到的網頁幾乎都是中研院史語所的,乍看之下頗失望,因為網頁裡的都多是各種大大小小的「文物」,而且那是隔壁家,1004號墳的。但我是來找人的,又不 是要喝酒吃飯,也不能因為史語所幫隔壁的復原了一輛漂亮馬車就忘了我原來要找的無頭人家ㄚ。接著搜到的網頁看來更不相關,也是史語所的,但標題不是某某研 究員,就是某某計劃簡介。不過反正是亂找嘛,就隨便亂逛囉。ㄟ,有趣的結果都是這樣找來的。史語所專題研究室網頁上有如是記載:

十二、骨骼實驗室       

民國二十四年本所在河南安陽殷墟西北岡發現大批殉葬人骨,這批人骨多葬在大墓墓旁的祭祀坑中,小部分在大墓內,分成兩種,一種只有人頭,另一種是無頭的骨 骸。本所現藏頭骨約四百具,比較完整的有一百餘具。這是一批討論中國上古民族體質成分的重要資料,對於蒙古人種自新石器時代起在東亞地區擴散的研究,也是 重要的比較材料。

另一個震撼於是降臨,我就這樣沒頭沒腦地「找到他們的頭了!」原來他們現在都躺在台灣中研院史語所的地下室裡。

我又查看了一些史語所別的網頁,的確,1001號墳是當年他們去挖的,而書上的照片也是從兩位中研院研究員梁思永、高去尋所著的《侯家莊 1001 號大墓》裡翻拍出來的。

一群三千多年前死於安陽的小人物流浪到了台灣,一個企圖成為漢學家的人啃著英語寫的中國史。一場沒頭沒腦的相逢。 biggrin



1這張沒頭沒腦的照片看來是用來 "illustrate" 課本裡的這段話的:

到了商朝晚期之前,更多的人陪統治者一起進墳。安陽第1001號墳的主人大概是為了一個西元1200年前的商王所建,裡面一共找 到九十個陪葬者,七十四個人類陪葬者,十二隻馬,十一隻狗。這些犧牲者被放在豎坑、架子、坡道。有些放在棺木裡而且有銅制儀器或者他們自己的武器,有些﹝ 大致上是女性﹞沒有棺木但有個人飾品;剩下的則什麼都沒拿而且頭被砍了,身體被砍成兩半,或者死於別種切斷法。

看圖說話─部落族徽

商朝銅器上常常刻有的族徽,比起同一個時期的甲骨文實在可愛生動多了。

不曉得這些部落是怎麼決定他們的族徽。左上角那一族很像高級餐廳的服務生,他的隔壁族則是負責買菜的。右上角的大概負責哨鹿打獵,所以頭上戴著兩著假鹿 角,他下面的鄰居拿著個小杷子,可能是搞農耕的。再左斜下方那一族八成覺得打獵能更都不如養豬好賺。接下來有幾族似乎不愁營生,只管著悠哉喝茶,真快樂 ㄚ。還有一族大概是覺得小孩要從小鍛鍊,要不把嬰兒丟的半天高幹嘛咧。最下面那一排雞鴨昆蟲大象,或許是各酋長最喜歡的菜單吧?

圖片出處: The Cambridge History of Ancient China, p114.

甲骨文與火星文大猜謎

 第一題粉簡單,看圖說話,請猜猜看是那些字:

公佈答案前順便節錄一段我在別人的部落格看到「火星文」

「 對面d女孩跨過乃,跨過乃,跨過乃,嘰裡d表演粉精采,請b要+裝b理b睬, 對面d女孩跨過乃,跨過乃,跨過乃,b要b挖d樣子↓壞,其4挖粉口i。」

火星文粉厲害吧,偶很喜歡溜。甲骨文的答案在這邊:

大部分都答對了吧?別高興得太早,以為降子就算認得老祖宗的文字了,來,看了第二題以後包你呼爹叫娘痛不欲生:


razz down mad surprised

答案是降子滴,從右到左、上到下,那幾個字是:
癸丑 王卜貞 旬亡禍 王[占]曰 吉

上面有個怪字 [占] ,應該是個小小的 "占" ,擺到大方格 "囗" 裡面。

換成現代字還是粉難懂吧,偶猜也許以前火星人就住在地球上溜。如我解課本義,這幾個字的意思大概是:

癸丑日那天,王[用獸骨]占卜:「接下來十天將不會有禍事發生?」
王看了獸骨裂痕的預視後說:「吉」。

bloody bloody bloody bloody bloody

中國五行理論圖解

十七世紀的耶穌會士把中國哲學介紹到西方時,他們把五行翻譯成五大元素,這顯然是受了他們傳統四大元素思想的影響。現在西方人很少降子翻了,勉強些的用 "Five Phases" ,但大多數乾脆不翻,用 "wuxing" 。反正現在講 "ying" "yang" 大家也都懂是「陰」「陽」,所以講 wuxing 也照通。

我不清楚這個五行解說圖是中國傳統就有,還是西方人為了逃避背口訣想出來的,總之它對我這種記憶力差的人很方便。例如說:

順著實線的箭頭走,從水到木,這表示「水生木」﹝因為澆水樹木就會長大嘛﹞。
虛線有從金到木,這表示「金剋木」﹝因為樹木怕斧頭砍ㄚ﹞。

相生與相剋以外還有別的解法。例如虛線箭頭顯示木剋土,這簡單部分,但木不只是木剋土這條虛線的起點,也是金剋木這條虛線的終點。所以合起來可以編出個複 雜點的故事:樹木會抓牢土地,所以說木把土剋得死死的,但這個過程是可以控制的,因為你拿出斧頭來砍掉一些樹不就好啦。這就叫做「相制」。

還有另外一招,土被木剋,那如果我們趕緊製造多生一些土出來,那木就來不及剋土啦。但土從哪來呢?往連在土身上的實線看去,馬上可以找到「火生土」。這叫做「相化」。

把五行往天地萬物身上套,就會衍生出一堆天干、地支、十二生肖、各個行星、數字,味道、顏色,各屬於哪一行的對照表來。

這都是些有趣的自然現象觀察與理論化。不過問題是在量化的精準度上面。就說前面砍樹的例子好了,如果是一大片森林,而你只有一個人和一把爛斧頭,當然是制 不住的。這種程度的觀察,不光是現代人,古人同樣也是有的,例如王充 (27-97AD) 就不信陰陽、五行這些,他說:

午,馬也。子,鼠也。酉,雞也 。卯,兔也。
水勝火,鼠何不逐馬?金勝木,雞何不啄兔?
亥,豕也。未,羊也。丑,牛也。
土勝水,牛羊何不殺豕?
巳,蛇也。申,猴也。
火勝金,蛇何不食獼猴?

讀東西方的各種過時自然科學理論,對我來說樂趣並不在於從現在的眼光去說哪些對哪些不對,而是隔山觀虎鬥似的,看他們這種精采的辯論。

亞里斯多德派的四大元素理論圖解

宇宙由土,火,空氣,水,四大元素組成的理論並不是亞里斯多德最早提出的,他的老師柏拉圖也講過,更早的 Empedocles (c. 490-c. 435 BC) 大概才是真正最早的祖師爺。不過亞里斯多德不接受 Empedocles 與柏拉圖宇宙觀裡數學的成分,後來西方傳統自然哲學思想是根據亞里斯多德版的四大元素理論,一直要到文藝復興時期,柏拉圖、畢達哥拉斯的數學觀才又被成為 新潮流。

這圖顯示除了四大元素以外,亞里斯多德學派還認為天下萬物有四種性質:冷、熱、濕、乾。例如說土有冷與乾兩者性質,水則是冷與濕。水與火相反,但水與土、 空氣有關聯。所以,古時候西方醫生的診斷書大概是降子寫的:「你昨天吃了太多XXX與YYY,導致體內不平衡,太濕了。改進的方法是今天晚上只吃 ZZZ,ZZZ性質特乾,可以幫你平衡過來。」也不只是食物,醫生也可能建議你去跑步以便製造出一些熱來,或者多吹吹風、冷一會。總之我們講陰陽五行調 和,他們則是講冷熱濕乾四種性質相調和。

唐代墓誌銘兩則:酒鬼與土地婆

一、傅奕

傅奕是唐初的太史令﹝就是天文台台長啦﹞,蠻長壽的,活了八十五歲,貞觀十三年才死。這人出了名的直性子,講話不留情面。當時佛教開始在中國興盛,但傅奕極度討厭佛教,一口氣上了十一首疏給唐高祖,接著又跟其他大臣當朝辯論,凶悍到把其中一位大臣氣得只能破口大罵:「地獄所設,正為是人!」

後來唐太宗有次勸傅奕說:別人都信,你怎麼就死腦袋不聽聽呢?傅奕照舊又毫不留情地把蠻夷之道不足為取等等的大道理通通搬出來講了一遍。不過傅奕的死性子大概連皇帝都曉得,所以也沒因為大不敬之類的理由被逞罰,太宗點點頭假裝「有道理有道理」,就讓傅奕的話像耳邊風一樣飄過去啦。

這傅奕臨死前還告誡了他兒子一遍:老莊之類的玄學可以學,但「妖胡亂華」那些鼕鼕就千萬不可學。ㄟ,有趣的是他接著又吩咐了一句:「古人裸葬,汝宜行之。」看來這鍋傅奕也是個瘋子。他跟其他出了名的太史令一樣,都有算命測事很準的名聲,但他比別人多了一句評語:「自己卻不信」。

幫傅奕寫傳的人可能也是覺得傅奕發瘋法有趣,所以又記載了一小段傅奕酒鬼的故事。故事說他有次喝到爛醉,隔天醒了以後感嘆說:「哇,我這可不是喝到醉死了。」就幫自己寫了個墓誌銘:「傅奕,青山白雲人也.因酒醉死,嗚呼哀哉!」

還自己幫自己嗚呼哀哉咧!不曉得他兒子裸葬跟墓誌銘這兩回事有沒有都幫他照辦了。

*資料來源:新唐書

二、司馬遷侍妾隨清娛

上頭那則是還沒死就先幫自己寫墓誌銘,這則是死了幾百年,顯靈求人幫他寫墓誌銘。

故太史司馬公侍妾隨清娛墓志銘
褚遂良

永徽二年九月,余判同州,夜靜坐於西廳。若有若無,猶夢猶醒,見一女子,高髻盛粧,泣謂余曰︰「妾太史司之侍妾也。趙之平原人,姓隨名清娛。年十七事,因周遊名山,攜妾於此。會有事去京,妾僑居於同。後故,妾亦憂傷尋故,於長樂亭之西。天帝閔妾未盡天年,遂司此土。代異時移,誰我知血食何所?君亦將主其地,不揣人神之隔,乞一言銘墓,以垂不朽。」餘感寤銘之。

銘曰︰
嗟爾淑女,不世之姿。事彼君子,弗終厥志。百千億年,血食於斯。

聽說這鍋司馬遷年輕的時候有周遊天下作田野調查,但中年以後當了太史令,應該就沒有機會降子出來亂亂跑了。後來還很倒楣的被閹了,恐怕更不會帶個年輕小妾出遊吧。偶覺得天帝是可憐隨清娛被拋棄在異鄉,所以封她當土地婆的。

*資料來源:全唐文

張逢變虎記

昨天到圖書館找唐朝科技史的資料,看到一篇講唐朝傳奇的文章,與我要作的題目毫不相關,但裡面提到的老虎故事頗有趣。這篇傳奇的出處是《太平廣記》卷第四百二十九,虎四、張逢篇。

南陽張逢,元末,薄游嶺表。行次福州福唐縣橫山店。時初霽,日將暮,山色鮮媚,煙嵐然。策杖尋勝,不覺極遠。

忽有一段細草,縱廣百餘步,碧藹可愛。其旁有一小樹,遂脫衣掛樹,以杖倚之,投身草上,左右翻轉。既而酣睡,若獸然,意足而起,其身已成虎也。文彩爛然,自視其爪牙之利,胸膊之力,天下無敵。遂騰躍而起,越山超壑,其疾如電。

夜久頗飢,因傍村落徐行,犬犢之輩,悉無可取。意中恍惚,自謂當得福州鄭錄事,乃旁道潛伏。未幾,有人自南行,乃候吏迎鄭者。

見人問曰︰「福州鄭錄事名,計程當宿前店,見說何時發?」

來人曰︰「吾之主人也。聞其飾裝,到亦非久。」

候吏曰:「只一人來,且復有同行,吾當迎拜時,慮其誤也。」

曰︰「三人之中,慘綠者是。」

其時逢方伺之,而彼詳問,若為逢而問者。逢既知之,替身以俟之。

俄而鄭到,導從甚眾,衣慘綠,甚肥,昂昂而來。適到,逢啣之,走而上山。時天未曙,人雖多,莫敢逐。得恣食之,唯餘腸髮。

既而行於山林,孑然無侶。乃忽思曰︰「我本人也,何樂為虎?自囚於深山,盍求初化之地而復焉?」乃步步尋求,日暮方到其所。衣服猶掛,杖亦在,細草依然。翻復轉身於其上,意足而起,即復人形矣。於是衣衣策杖而歸。昨往今來,一復時矣。

初其僕夫驚失乎逢也,訪之於鄰,或雲策杖登山。多岐尋之,杳無形蹟。及其來,驚喜問其故。

逢紿之曰︰「偶尋山泉,到一山院,共談釋教。不覺移時。」

僕夫曰︰「今旦側近有虎,食福州鄭錄事,求餘不得。山林故多猛獸,不易獨行,郎之未回,憂負實極,且喜平安無他。」

逢遂行。

元和六年,旅次淮陽,舍於公館。館吏宴客,坐有為令者曰︰「巡若到,各言己之奇事,事不奇者罰。」

巡到逢,逢言橫山之事。末坐有進士鄭遐者,乃鄭之子也,怒目而起,持刀將殺逢,言復父仇。眾共隔之,遐怒不已,遂入白郡。將於是送遐南行,敕津吏勿復渡,使逢西邁,且勸改名以避之。

或曰︰「聞父之仇,不可以不報。然此仇非故殺,若必死殺逢,遐亦當坐,遂遁去而不復其仇焉。」籲!亦可謂異矣。

(出《續玄怪錄》)


難怪寫評論的人說這還真就個傳奇,一點都不像後來明朝人寫小說,就算沒那個心,也要假裝是為了道德之類的鼕鼕。讀來真的很無厘頭咧,也沒有什麼前世恩怨, 中魔中邪,或什麼誤殺以後懺悔不已,全篇大意就是:「老虎全部吃光光,好高興哦」。剛讀完時楞了一下,過了一會就覺得最後那句無名氏評論簡直是在說:「哈 哈,我們唐朝人都醬子賴皮,怎樣~~~」

我還喜歡這個故事的文字描寫,好生動ㄚ。「衣慘綠,甚肥,昂昂而來」,看得連我這不敢吃肥肉的人都覺得肚子餓的老虎當然想吃他嘛。寫張逢喜歡大自然,不只說他喜歡到要「投身草上」,還要「左右翻轉」。這是說光躺著睡覺不夠囉?所以要變回人時還得再來一次「翻復轉身於其上」,而且顯然不是意思意思轉兩下就可以,而是一定要在那塊神奇草皮上翻轉到心滿意足了才起來,才會有效。以後大夥爬山就算了,別隨便躺到細草地上,躺躺就算了,別隨便亂翻轉,翻轉就算了,別非要翻轉到心滿意足才肯起來。不過如果變成老虎了,那吃吃人倒是無妨的,別告訴別人有過這麼回奇事就好囉。 :)

第一名? 談數位化「女書」

「2002年12月,中國誕生了全球第一部「女書」文字和電子詞典。」

這句話很難斷句哦。

我的第一直覺是:「第一部『「女書」文字』和『電子詞典』。」但女書不是活化石嗎?怎麼2002年的又變成第一部,所以我本來要怪罪人家的句子多了個「和」字,並且前半句根本不成立。

後來想到,好像應該是「第一部「女書」『文字和電子詞典』。」也就是有個詞典,它同時有文字與電子兩版。唔,這樣似乎就可以看懂第一名是誰了。女書是是古人發明的,文字版的詞典似乎台灣的女書店更早就出過,所以這篇文章裡的第一名是頒給電子詞典啦。

但這種講法不是無聊嗎?拖到2002年才把資料數位化,該打屁股而不是頒獎吧。也沒有人因為比贏了刺繡的古人而高興的嘛。

roll 我真是太機車了。

歷史月刊 2005/02/18

2002年12月,中國誕生了全球第一部「女書」文字和電子詞典。

「女書」,是一種只有婦女瞭解,專供婦女使用的神秘文字。它產生於中國湖南江永縣。

女書從歷史的塵埃裡被發掘出來以後,引起了世界各國的高度重視。法國女學者芭芭拉說:「女書是女人的聖經,真想不到在地球上某個角落還有一種供婦女使用的 文字。」美國著名學者哈里‧諾曼說:「這是世界最令人驚奇的發現之一。」美國一位女學者為此到中國湖南江永女書流行的農村住了半年多,專門學習女書文字; 日本由女知識分子為主成立了女書學習小組;加拿大、美國、法國、一些博士生紛紛選擇「女書」做研究論文。

女傳女 代代傳

女書,這種神奇的文字,到底是怎樣一種文字呢?原來,在中國湖南江永一帶,深受歧視和壓迫的婦女,為了互通心跡,訴說衷腸,便產生了這種只有婦女才能讀懂的女書。

一塊用女書在手帕上繡著的歌謠,傾訴了女書產生的哀怨起因:「中華女子讀女書,不為當官不為名,只為女人受盡苦,要憑女書訴苦情。」

女書文字的學習和傳授,一般是在家庭和婦女之間代代相傳,傳女不傳男。姑娘懂事時,對母親和祖母繡在手帕上,寫在紙扇上的女書開始產生興趣,母親和祖母便 開始教她認女書文字。學了一些女書以後,姑娘便跟自己的小夥伴們一起認,一起唱。為了結交更多的姐妹,就動手用女書寫結交書和通信,這樣,她們的女書水平 就逐漸提高了,也因此,女書由上輩傳下輩,女人傳女人,一代一代傳下來,並豐富起來。

女書為什麼產生在中國湖南江永一帶呢?這和當地獨特的社會環境有關。這裡十分盛行出嫁姑娘不落夫家的習俗,男女也不能自由交往。這樣,一個姑娘婚前被嚴鎖 在閨房裡,不讓與男性交往;婚後,仍不能與丈夫真正組織家庭只能在娘家與女性夥伴一起紡紗織布,以致她們對娘家女性夥伴的感情,遠遠超過對丈夫的感情。 「姐妹面前不講假話,丈夫面前不講真話。」這樣一個與男性社會隔絕的女性社會,便是女書產生的社會背景。

女人用女書表達感情,訴說身世,一般都迴避著男人,這種只傳女不傳男的女書「密碼」,與婦女的年齡沒有關係。女孩子們常常聚在自己的閨房中書寫女書,中年 婦女一邊紡紗織布,一邊閱讀紙上、扇上的女書,年老的寡婦和未出嫁的姑娘,她們對女書有著特別深厚的感情,年老的寡婦,需要女書寄託對故去丈夫的苦思,未 出嫁的姑娘,需要通過女書結交更多的姐妹。

女書的載記工具

傳遞、記載女書的物品有四種,書、紙、扇、巾,稱為女書、女紙、女扇和女巾。女扇是婦女們使用的美麗扇子,扇子上一面工整地繡著女書,另一面畫著優美的山 水。女巾是婦女們使用的精巧的手巾,手巾上清晰地繡著女書。女巾有綢緞的、布料的,顏色五彩繽紛,十分秀麗。女紙是用來寫女書文字的紙,紙的顏色有紅、有 白、有黃,形狀有方塊、長條,一般為草紙、毛邊紙,較大的女紙可摺疊起來收藏、閱讀時再鋪開。女書是用女書文字寫成的書本,從幾頁到幾十頁都有。所有女書 都是手抄本,沒有標點符號,不分段落,不寫書名,也沒有作者、抄寫者和年月日,沒有封面和封底。

年老婦女臨終前,要燒掉自己的女書。這是因為結拜姐妹之間的通信,包含著許多個人隱情、隱私,不願讓人知道。

女書,這一女性文字的唯一「活化石」,對婦女學、女性文化、民族文化、民俗學、古文字學、語言學、考古學,人類文化學、社會學、文字和哲學的研究都具有不可估量的價值。「女書」有力地昭示:對於人類歷史,女人不僅是參與者,而且是極其富有創造力的參與者。

時至今日,國際間對這種現存的獨一無二的女性文字,這種不可思議的獨特文化現象,已發表過一百五十多篇論文,出版著作二十種,女書字典一部。

2002年11月19日,女書國際學術研討會在中國湖南省江永縣隆重舉行。專家一致認為:中國女書不僅是一種極其奇特的女性符號體系,而且是一種活著的產生於母系氏族社會的世界性最古老文種之一。

為了搶救世界上唯一女性文字──女書,江永縣上江圩鎮普美村「女書」園,日前正式動工。搶救「女書」的「希望工程」已進入具體實施階段。整個女書搶救的 「希望工程」,將耗資近一千萬元。有關部門已正式通過文化部門向美國福特基金會提出申請,以保護和扶持這一瀕臨滅絕的文化珍寶。一批國內外著名「女書」專 家將應邀參與這一工程建設。祝願在專家和人們的共同保護下,這一人類的極其珍貴的文化遺產──女書能得到發展和光大。

【本文摘自歷史月刊205期】

新教宗的商標出爐囉

ㄟ,Coat of Arms 怎麼翻咧?說成家徽、族徽都怪怪的。





圖裡面的帽子、鑰匙還有下面領帶狀的鼕鼕大概是「家傳」的,每個教宗都有。教廷官方說明有講小熊是怎麼來的:

The bear, which is saddled with heavy packs, symbolizes the weight of the papal office, the diocese said in a statement.

It has its origins in a Bavarian legend concerning the diocese's patron, Korbinian, who encountered the animal while on a trip to Rome. The bear ate Korbinian's mule, and God saddled it with the mule's packs.

The mussel dates back to a parable by St. Augustine -- about whose works the former Cardinal Joseph Ratzinger wrote his final thesis -- and symbolizes "diving into the groundless sea of God," the diocese said.


但最令人好奇的人頭卻沒有說明,更特別的是據說新教宗還在當主教時候就已經有用這顆人頭了。 The Pope Blog 裡面有一堆網友在七嘴八舌猜測中,就我觀察這個blog上的網友比只會抄新聞稿的記者厲害多了。不過我也不曉得他們講的到底對不對,比報紙有趣就是了。

補充:
寫完才注意到,有人說新圖裡面的帽子跟教宗家傳的帽子不一樣。跟若望保祿二世的商標比,果然不同!

埃及最美的女人 Nefertiti

真的是蠻美的啦。

記得前兩年有挖出另一尊,一看就知道跟這鍋是同一個人,但是略老一點,皮鬆一點,嘴邊眼下有幾條細細的皺紋。

擦哪種保養品偶就不知道了。

 

圖左邊比較大仙的兩位就是Nefertiti跟她的法老丈夫。那鍋Nefertiti明明沒有厚斗,但圖裡面已經有配合她老公畫成有一些些厚斗了。在他們倆個身上的三個小人是他們的女兒,Nefertiti一共生了六個。畫裡面常常全家一起出現,或至少有幾鍋女兒一起上場,蠻闔家歡地咧。不過歡歸歡,這鍋法老其實老婆好幾個。

P.S. 圖右邊下面那兩排跳舞的人畫得好好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