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年頭 中國很現代

古蹟搬家

照片裡紅色建築就是下面2002年那篇新聞裡提到的法興寺,在金寶街,偶這次在北京住的小旅社的對面。

左側大門(?)旁紅牆上的說明寫說它叫法興寺,據說是明朝大太監劉瑾的家廟。2002年都市開發道路拓寬時被平行移動了三百米到這邊。

偶在北京隨便走了幾天,頗覺得北京的觀光宣傳重明輕清。講起來古蹟是越古越有價值所以重明是應該,不過似乎不全然因為這樣,漢人中心導致把清朝遺物當作被 異族統治的羞憤紀錄所以逃避或扭曲解釋的痕跡還是挺明顯的。這個法興寺雖然屬於明朝,但或許是因為類似的那種把道德價值判斷加到古蹟上的心態,所以偶幾乎 沒找到什麼觀光資訊有提到它的。

不過話說回來,北京的古蹟真是太多了,這鼕鼕雖然隔著街望去紅色金框的門窗頗為氣派搶眼,但要跟其他一堆王爺府、大寺大廟的一比,那就遜色太多了 razz 。真要拿它當觀光賣點,還得整頓整頓,找幾個劉瑾、明朝太監政治史專家來貢獻些故事,否則恐怕也很難賣。

法興寺外牆看來是像下文講的,搬家時拆掉了,所以現在變成寺本身赤裸裸的直接站在路旁。害偶一開始還有些懷疑是不是仿古裝氣派的餐廳說 razz 。繞道右側,另有個大門,不過不像是開放給人參觀的。偶膽小,連問都沒問就跑回旅社去了。 evil

北京長安街要"順直" 沿線部分古建築挪建

東方網10月17日消息:長安街沿線的古建,隻在位置上稍有移動,建築本體將進行挪建。昨天,市城市開發集團總經理趙康在接受記者采訪時強調,根據市文物局的鋻定結果,長安街沿線在實施規劃的過程中,對於市、區級文物、古建,都將予以保護。

據介紹,該集團自今年4月開始對長安街沿線進行危舊房、環境整治的拆遷,截至目前,拆遷已經基本完成,長安街上30米寬的綠化帶也已經亮相。隨著舊房的拆除,被遮擋了多年的法興寺、智化寺、馬連良故居、克勒郡王府等文物古建,終於露出了整體“模樣”。據悉,建內的法興寺、智化寺將外磚全部拆除後,弔裝整體框架,在附近新建的小區內復建。

長安街復內危改區共有市、區級文物近10處,市級文物包括:李大釗故居、魯迅中學、克勒郡王府、中華聖公會教堂;區級文物包括:中華工程師協會遺址、滿洲 衙門、克勒郡王府東路、馬連良故居。由於這些文物部分屬於現狀路的“門臉”,而此次規劃就是要將長安街“順直”,因此,實現規劃後,必須挪建。根據相關規 劃,上述古建有可能集中到南側復建。

編輯:黃河 來源:新華網 作者:梁琦 閻淑敏
2002年10月17日 09:41

常凱申同志您好

這書真是太神奇了,好想弄一本來收藏哦~~~

打從看到這個新聞報導起,偶都是一想到就笑、一想到就笑
下次再吵中正廟要改蝦米名字時,偶們來建議較常凱申紀念堂吧
基於歡樂的理由,也許比較容易達到共識說 evil 

詳細點的錯誤清單請看這篇“门修斯”之后又见“常凯申”

北京清大副教授誤譯 蔣介石變常凱申

【中央社專電】北京清華大學歷史系副主任王奇所著《中俄國界東段學術史研究》一書,被大陸網友發現錯誤百出,最離譜的是蔣介石(Chiang Kai-shek)被改為「常凱申」。

上海《文匯報》報導,王奇的著作《中俄國界東段學術史研究:中國、俄國、西方學者視野中的中俄國界東段問題》,2008年10月由中央編譯出版社出版。

中央編譯出版社責任編輯陳瓊表示,這本書原本只有前兩章,即第1章「中國(包括台灣、香港)學者視野中的中俄國界東段問題」,第2章「俄國(包括蘇聯)學者視野中的中俄國界東段問題」。

陳瓊說,後來王奇的同事建議加1章「西方學者視野中的中俄國界東段問題」,全書會因為有第三方觀點而更完整。

結果就在第3章共15頁裡出錯,由於時間很趕,誤譯引用資料中用韋氏拼音標注的中國人名。

她說,「當時我覺得清華的牌子那麼硬,王奇的學養也很好,倉促之間沒有深究……」陳瓊承認自己不懂俄語,「但這本書引用自俄語的部分,是由我社的專業俄語校對檢校過的」。

作者王奇則婉拒記者的採訪。

據清大歷史系師資隊伍網頁顯示,45歲的王奇1990年代初在俄羅斯聖彼得堡國立技術大學留學,1995年取得博士學位,同年回到清華大學歷史系任教。任教期間,她曾獲北京市高教系統教書育人先進個人和2000年「清華大學青年教師教學優秀獎」等榮譽。

2000年王奇晉升為副教授,現任清大歷史系副主任、清大中俄文化研究與交流中心副主任、中國中俄關係史研究會常務理事會副秘書長等。著有20萬字的《二戰後中蘇(俄)關係的演變和發展》,主編過《多極化世界格局中的中俄科技、教育、文化交流》等學術著作。

據知情人士透露,王奇正在「緊急回爐」,將網友指出的人名和史料謬誤搜集起來,細細核對,將給讀者準確的訂正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