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江北鷓鴣啼,送子忙忙出虎溪。
行到水窮山盡處,自然得個轉身時。
--裴休丞相送子出家警策箴


白蛇傳裡有個法海和尚,法海和尚就是上頭這首詩裡面被送去出家的孩子。裴休是唐宣宗時候的人,佛教在唐朝時大興,但裴休為什麼把獨子送去出家?我不曉得。

法海出家的地方是虎溪東林寺。虎溪另有個佛教上的典故。據說東晉時有個住在東林寺的高僧叫做慧遠法師,寺附近山上的老虎管得嚴,每次只要慧遠法師送客越過虎溪,山上的老虎馬上嘯鳴。獅吼換虎嘯,看來出家並沒有比在家自由。 

但顯然老虎只管慧遠師父不管法海徒弟。法海四處雲遊,遊到鎮江,見江中金山一派靈秀,就在山上找了間破爛無人居住的小廟待了下來。好山好水怎麼小廟會荒蕪沒人住呢?唔,當然是因為被隻白色大蟒蛇霸佔了嘛。那法海為什麼會留名千古咧?當然是因為他不只讓蛇「不知所蹤」還把破廟修成間規模宏偉的「金山寺」嘛。

上頭的故事不是我編的,是到素菜館大吃大喝時等得無聊,從「慈航月刊」上看來的。我覺得「行到水窮山盡處,自然得個轉身時」頗有意思,所以順道來說說故事。月刊上把裴休送子出家的故事講得好仔細ㄚ,講了好幾集都還沒講完。但我道行有限,實在沒看懂何以前頭兩句詩顯示了裴休丞相的治理國家多麼在行。說鷓鴣的啼聲:「行不得也哥哥」是在警惕小法海要隨時精進修行,我也不怎麼懂。為什麼不說是叫裴休留著孩子呢?或者,也可以是叫小和尚別修了回家吧?還有,讓「江南江北」接春光明媚當然好,但「忙忙」兩個字也可以配個黯淡點的背景ㄚ。何況月刊作者還推想過裴休必然是因為自身經歷政途險惡,所以領悟到送子學佛才 是正途,這跟黯淡背景不也挺合的嘛?

附贈兩張鷓鴣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