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電話

清晨醒來前做了個夢。

夢的前段冗長雜碎,我一個人,在房間裡玩弄著
古早時代的人物模型,心情說不上煩悶說不上快樂。

不分神地,我接起響起的電話。
是媽媽打來的,我聽著她說話,
但注意力依舊在把玩模型上,便隨便答了一兩句,
用我從小到大身為女兒特有的半撒嬌半敷衍語氣。
媽媽繼續嘮叨她的家常話,我繼續我的敷衍。

過了五秒,我忽然想起,不是已經鬧翻斷絕關係永不見面了嗎?

「妳永遠不要再給我回來!就算我死了也不要妳回來拜!」
「好,我這次走,絕對不再回來!」
「妳儘管走!」
當時的情緒與堅決迅速地在我眼前重播了一遍。

我的敷衍凍結了幾秒,然後僵硬地繼續。
幾秒後,電話那一頭似乎也回想起了我們的決裂,
停了一秒,語聲繼續,但略略減慢速度。
我遲疑著不知如何處理,
不想回到過去。
我從耳邊拿開聽筒,
那頭的話語聲依舊,如同打定了要流傳千古的主意。
我忽然害怕了起來
這聲音會不會如同那天只是個假裝和氣的開場白。
會不會所有的尖酸刻薄、所有的虛委無情
忽然就撲天蓋地的壓過來。
我害怕,於是我迅速地決定,
逃開吧,我不想再回去了。我經不起。
兩眼定住在聽筒上,
我不出一聲地切斷了電話,
彷彿要確定般地,手指在按鍵上停留了一會。
心中只有一片麻木。

醒來,卻想找個獨處的地方找段時間寫個長長的離家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