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理事長說

音樂學校畢業成績

考古癖滴狼,這邊有66~88期滴名冊,68期以後是照成績順序排滴。

姿月畢業係第二名耶。可能係當時歌聲就明顯比別人好吧?

忘了哪裏看到某鍋理事長有說,一般來講音樂學校畢業滴成績娘役成績都比較好,
因為男役得要練滴東西太多,標準變高導致成績變爛。
不過對男役來說畢業成績跟後來成就不太有絕對關係,
像那鍋劍幸就不曉得係最後一名考進去還係最後一名畢業滴,結果還不係照樣TOP。

娘役就好像明顯些,麻乃跟白城名次都在和小央滴前面說。
那鍋會唱會演滴出雲綾,果然係第一名畢業滴﹝他跟若央、高嶺、麻路、久世大叔同期﹞,偶覺得他好適合留在專科教導後輩並時時出來嘎一角哦。
不過例外也係有滴,
真琴滴第二鍋老婆,後來轉去專科陪轟帝,然後又嫁給傻湖滴檀美女,
就是最後一名畢業滴說。

 

新人公演 (1) 同輩競爭

除了內部考試,劇團還有另外一個設計來專門讓下級生們忙的制度,就是新人公演。以前講過,「新人」或「下級生」是指音樂學校畢業以後、正式入團還沒滿七年 的人。新人公演除了少數例外,凡是研七以下的生徒全部都得參加。這樣好像是劇團見不得小孩閒,所以想出這款花招來強迫他們忙,不過事實上對在本公演連台詞 都不曉得有沒有五句的新人們來說,能有這種把前輩請到一旁去涼快,輪自己上場的練習機會,應該是求之不得,又緊張又興奮吧。否則,說是說新人演技不夠成熟 演不了大角,但經年累月只能上台跑龍套當背景,下了台還得打雜伺候前輩,誰肯瞎熬ㄚ。

不過新公除了給後生小輩們練一練、樂一樂以外,應該也算是另一種形式的考試。新公跟本公演內容大致相同,可是角色分配名單公佈卻比本公演晚(好像是本公演 開始了才公佈?)。雖說「正事要緊」,這樣「本役」不用在忙著塑造自己角色時,還得擔當指導責任、分心照顧新公的小孩,但這也減少了新人們可以練習的時 間。尤其研五六七、新人裡的高年級生,本公演的正常上班時間得顧好自己被分配到的正式小配角(有出息的新人有時還會擔當頗有分量的大配角),還得利用每天 正式演出前後的零碎時間排演新公裡的大角色,所以對有幸輪到主演級的新人來說,新公期間不只從早忙到晚,練到三更半夜更係粉平常的事情,一天待在劇團裡的 時間恐怕比TOP 都還多。

這款安排,可說是劇團有意無意地在考核這些小孩的將來性。先不論有無詮釋角色並且創造出個人風格的進階演員才華,光就有沒有辦法在短時間內記下大量台詞跟 表演情節,還有具備可以從早不停操到三更半夜的寶塚明星體力基本功,新公這款真槍實彈操演,比起內部考試來,恐怕是更實在的考驗。像和小央TOP 比別人久,可係反而還比別人更加越操越青春,除了夫妻生活幸福粉有幫助以外,偶猜跟他打從研二就開始在新公擔任二番,根本從小就習慣了過動兒生活步調有關。小央退團前的W-wing稽古時出現超誇張練到半夜才下班滴紀錄,結果出待時 自己忍不住說:「哇,好像回到新人公演時的一樣哦。」可見得新公練習有多累,居然可以讓鍋已經超耐操滴TOP在這款時候想到它。

再者,新公每個公演期只有一次機會,可不像本公今天演不好明天還可以再來,實在很考驗新人們處理緊張跟壓力的能力。而且,對身為新公主演級、新人裡的「老 生」們來說,除了處理自己的緊張以外,必要時還得處理一起演出的同期或更下級生的情緒。對寶塚這款演員之間生活很緊密的團體來講,以後能不能當個稱職的上 級生應該是表演能力以外很重要的一環,透過新公,偶想不論係劇團考察生徒,或者生徒自我反省,都相當能顯示出這人適不適合繼續在劇團待下來發展吧。

那生徒裡有哪些人的新公經驗跟大多數人不同,屬於「例外」咧?最常發生的偶想應該是還在新人階段就升了TOP的娘役。娘役研六七就已經TOP的很多,如果 遇到這款情況,反正本公演已經夠忙的了 ,劇團似乎就把她們算成新公「提前畢業」、不用再參加新公了。不過有些娘役更猛,連研五還不到就TOP了,這款就好像還是得到新公去跑跑龍套或者演配角。 像小花係研四「雪之丞變化」公演時TOP,但那次的新公她還是有參加,演了個出現一下下的配角小孩。現在花組的TOP娘櫻乃小姐也是,新公同樣要去跑龍套。蠟燭兩頭燒應該粉累,不過偶想在重輩份的日本文化裡這款安排應該不足為奇,免了反而「刺眼」。再者,天份好加上運氣好升得快,但係多個機會練習練習還 是很重要。例如小花在雪之丞裡本役演出的份量其實並不重,新公那邊安排給她個不同性質的角色,偶覺得是個多給她一次練習機會,沒啥不好的。

跟TOP娘役「英雌出少年」,少年到導致本役還比新公角色吃重的例外情況相比,男役之間大致可以說只有進度快慢、早熟晚熟的差異,不太有誰真的很例外。進度快的像天海,劇團大概是他研五結束就恩准他算成新公畢業不用繼續參加新公,不像早幾年的涼風一邊新公主演一邊在本公演當二番。不過就算是他們也沒遇到娘 役那種新公還比本公角色小的狀況。男役一般還會被提到的「紀錄」大概就是多早開始新公主演,跟主演了幾次。這兩鍋指標相當程度地反應了有沒有被劇團看好。 不過男役養成過程漫長,新公畢業只能說是「師父領進門」的基礎訓練階段結束,接下來的「修行在個人」還很有得努力。總而言之,新公沒主演到,以後要top 實在希望粉小,不過有主演到也只能說是初選入圍,接下來的升遷快慢也還有待隨時努力,最終如何那就更難說囉。

新人公演 (2) 上下交流

1995年六月 GRAPH 上有一篇雪組 JFK 新人公演的 interview 與本役講評。這是安蘭的首次新公主演,也是一路真輝六年來把小央拉拔大到他順利畢業之後,首次指導別的新生。看到這種「世代交替」,偶想一路大媽心裡多少 有點感觸吧,所以講評時忍不住竟然又先碎碎念+懷念滴提到小央、才又說回安蘭:「這次新人公演整體感覺來說,比起小央主演時代又更加幼齒了,真係有新鮮感 ㄚ。ㄚ針對安蘭來說哦,要注意xxx.....」

男役的培養過程漫長,如果說新公對「新人」來說是學習與競爭,那對「老人」來說就是種傳承與自我回顧。看著這些雖然還很青澀很緊張,但拼了命努力學習模仿 自己一舉一動滴小朋友們,這些前輩男役們真係免不了會生出像一路真輝這款近乎父親、兄長般滴感情,不只有充滿慈愛關懷滴眼神,有時還會對這些很幼齒滴未來 寶塚接棒人露出莞爾滴微笑。就算多年後,輪到那位被一路說怎麼新公時期好像「燃燒未完全」,表面上滴神經大條、青春不老滴小央指導後輩時也一樣,小央說過 他常常替小朋友們萬分擔心,擔心到還得提醒自己,當年研二就演奧斯卡還不係照樣挺過來,沒事滴。要說爸媽心態,小央這實在就是了。紫苑跟傻湖也同樣「父子 情深」。傻湖退團時,紫苑大概哭得比傻湖還難過,連事後到了自己年度一回的 dinner show 上都還忍不住要再提一次傻湖這兒子對他的重要。傻湖新公是跟過紫苑的,就算這鍋小文四郎長大後有了自己獨特的風格,在他身上紫苑永遠可以看到自己當年的身 影。傻湖退團,讓紫苑深刻的感受到自己的那鍋時代過去了。

然而,與男役相比,娘役要面對滴人際關係似乎沒有就這麼直接了當。同樣這期 GRAPH ,一路對安蘭的講評旁邊就是TOP娘小花對新公主役娘星奈的講評。一路比安蘭大了九期,但小花卻比星奈還小了一期。換言之,安蘭、小花音樂學校時代可能都 受過星奈學姐「管教」,可是偏偏小花一入團分到星組就越過星奈先新公主演,接著小花被轉到雪組TOP就算了,劇團還把星奈也跟著轉到雪組來,讓星奈接連演 了幾次小花本役的新公。偶每次想到這款「局勢」,就覺得天哪如果有人想到小花滴鞋子裡面放圖釘,一定就係星奈吧 evil 。讓小花在這款局勢下寫「新公講評」更係讓偶覺得艱難,這係會頭疼到睡不著覺吧,要怎麼寫才不會得罪人啦 down

偶蠻建議各位看倌往下看以前咧,不妨先暫停一下、設身處地想想如果係自己會怎麼寫這款文章。 evil 小花這篇,要偶看嘛,偶係覺得寫得極好。首先,這篇篇幅不長,小花大概只寫了一路的一半長,也沒有二三番高嶺、轟悠等人評新公小孩滴長,這樣除了符合自己 下級生的身份,也大概係因為有在小心,這款時候少說總比多說說錯好。內容嘛,那自然係大半給它摻水打混過去就好,不過要打混也得找出話題來打混ㄚ,也就是 說得要作出同時適合下級生跟TOP娘兩種身份滴文章來。這才是難滴地方。

那小花係怎麼扯滴咧 question 小花先扯了些蝦米賈姬係歷史上真實滴人物哦、雖然有些年了但係他們滴各種故事還係有在流傳哦之類滴話,然後說這次星奈學姐讓偶「拜見」了另一種滴表現風格 哦真係厲害ㄚ有努力ㄚ,偶也要努力學習學姐滴大人氣質ㄚ等等滴。好了,這要係換成鍋嘴笨或者心氣高傲滴人,大概就會把它寫成大膽新公竟然自己演自己的,一 點沒模仿學習偶這鍋本役,或至少免不住就要講兩聲哪邊滴詮釋不大贊同吧。但小花這篇不只沒有那樣「檢討」星奈,反而一付很謙虛的樣子,好像要檢討要學習滴 係她這鍋本役而不係那鍋新公。文章用這款語氣寫,從星奈等學姐級滴角度讀來當然是超有面子,偶想如果這樣學長姐們還要挑剔,那就反而搞成係他們無理了。 evil

但這樣「執禮甚恭」有矮化了小花自己 TOP 娘滴身份嗎 question 偶不覺得。小花一路行文很清楚滴指出:歷史人物,各有各的解讀,星奈呈現了一種,她呈現了一種。演員按造各自滴長處與見解塑造角色,今天兩種同鍋劇本有兩 種表現法,係劇團給星奈滴自由,並不表係小花滴表現方式就有所不對。明眼人就看得出來,小花面子給足了學姐,但演出上其實也不過就是「各自表態」而已,除 了星奈滴強項大人色氣以外,其實小花也沒認輸。小花把話講得很客氣,但卻很高明滴既不吹捧自己、也沒貶低得罪別人。

當然,小花不是獨一無二滴跳級生,前例很多,所以也許小花只是勤快了點,有去翻舊滴graph 參考黑目瞳、麻乃等TOP娘役滴寫法。不過就算是這麼講,這也可以視為娘役之間,一種與男役不盡相同滴傳承:學習處理複雜滴人際關係。

很多時候,寶塚娘役被說得像小女人小媳婦般溫順甚至可憐,但偶對這種說法非常懷疑。寶塚劇團工作與生活非常緊密,整個就像鍋超大型家族。偶不否認有滴媳婦 本身個性就是很畏縮、很容易被一丁點風吹草動就嚇到淚眼汪汪。但真滴能在大家族裡生存下來滴媳婦,沒有一鍋可以係那種樣子滴。寶塚娘役不見得要像王熙鳳那 樣精明能幹外顯,但如果沒有妥善掌握人際關係滴本領,應該早就受不了而走人了。甚至於,所謂寶塚畢業生在婚姻市場上身價高,偶也不覺得係因為他們特別溫順 (煮飯作家事那些新娘課程就更不要說了,劇團生活那麼忙,誰有空好好學這些ㄚ),而是因為他們從小就特別有與各種人相處的經驗,特別曉得如何處理人際關 係,所以有管家管事業滴本領。如果要說溫順,那頂多不過是用來招撫人心滴表面招牌而已。

新人公演 (3) 男役新公主演次數

大多數後來有 TOP 的男役新公主演次數都在 2~4 次之間,所以這款滴就省略不記了。太久遠、太近、沒愛到、非常不認識滴倫也被偶省略了

8 次: 涼風、杜

7 次: 麻路

6 次: 天海、大和、一路、紫苑

5 次: 真矢、轟、音月、柚希、友麻(這位古人完全沒聽過)

只有 1 次: 久世、姿月、真琴、瀬奈、遼河、愛音、大空、立樹

稀世珍品沒有新公主演到也 TOP 滴: 朝海

 

新公主演次數多寡跟一個生徒後來有多厲害,多少是有關連,但並不絕對。五次以上的,顯然是劇團重點栽培來作「未來棟樑」的人選,但像姿月、真琴等只有一次主演的人,後來也是照樣「嚇嚇叫」ㄚ。嘛~人有的早熟、有的晚熟,天賦是要緊,但持續努力隨時改進更不可缺。偶想對寶塚生徒來說,重要的是有輪到新公主演就好了,因為有輪到就等於有拿到一張「龍門」通行證,至少像是個「期中考試」合格的保證書一樣,對自己對支持的人都是一種肯定與鼓勵。而且,劇團雖然重傳統,但也不是規矩絕不可動搖。要像朝小光那樣鹹魚翻身是超級難得,但既然連這種例都有了,粉激勵人心ㄚ~努力加油最要緊囉~~

 

考試與名次

寶塚制度上的特色之一是生徒之間「井然有序」,不過有趣的是,寶塚生徒的這鍋「序」,並不是指像百老匯或者各類表演等按角色大小算下來的那鍋排名,而是根據大家考進音樂學校的年次,也就係期別高低所造成的「長幼有序」。這鍋「長幼有序」跟實際年齡大小無關,像和央就比姿月長大約兩歲吧,可是因為小央是高中畢業才去考音樂學校,但大耳朵是國中畢業就去考,所以大耳朵反而比小央早了一期。也就是對小央來說,大耳朵永遠是前輩,人前人後尊稱大耳朵一聲 Zonko "san" 係免不掉滴禮儀。或者像真琴與天海,雖然天海比真琴早TOP而且當時在同一組,也就係當年舞台上的排名係先天海後真琴,但係現在真琴提到天海時還是不用客氣,直接稱呼他「後輩」就可以囉,一點都沒有不妥 smile

那同一年考上的同期生之間呢?唔,同期生雖然像一大票沒大沒小滴兄弟姊妹互相幫襯和一起胡鬧玩耍以外,其實他們之間也係有按照「名次」排出來滴「序」滴。ㄚ這鍋同期生之間的排序則是由劇團內部舉行的考試決定。

打從音樂學校入學考放榜,踏入寶塚演藝圈的那天起,根據入學考的成績,每鍋人就已經有了第一鍋名次。音樂學校第一年結束從預科生變成正科生時,大家結算一年以來滴成績,頭一次調整排名。一年以後音樂學校畢業,又調整一次。接著正式入團,改叫做「研究生」,按照年數,研一、三、五、七各有一次考試,每次都再按照成績重新排名。不過研七那次考試因為是最後一次考試,所以「一試定終身」,這次一排定可就從此沒有翻案的機會啦 exclaim

在寶塚演藝圈滴人際關係裡面,同期生之間算是「平輩」,所以同期與同期之間不用因為對名次比較高滴人特別恭敬。不過像排隊、排戲時的座位等等需要「排」滴 時候,名次就反應在位置的前後關係上啦。只要一提到「排隊」,寶塚生徒就會自動按照年級、名次排好,就算係一堆退團幾十年滴OG回老東家參加特別節目,大 家都還係像反射動作一樣,不用特別吩咐就會按照這鍋次序站好。連每年出版的那鍋生徒名錄也是,只要是同期生排一起,就算已經研十幾去了,還是按照研七那次 考試名次來排序。

ㄚ這鍋一輩子不論後來表現如何都係按照研七考試名次來排序,也是讓偶覺得非常有意思的寶塚特有「規矩」。當然,偶相信看倌裡粉多人一聽到排名ㄚ規矩ㄚ這款 東東就開始給他起反感,其實像偶這款小時候受聯考欺壓天天不是考試拿幾分就是成績第幾名滴中年歐吉桑,才更是一聽到就想 desk desk desk 吧。不過大概像大多數滴寶塚生徒多年後談到預科生日子時反而都覺得好玩一樣,偶係認為一鍋表面上看來頗奇怪滴規矩(尤其從歐美文化視角看來)能醬子長久延續下去,粉可能實質上還係有讓身處其中滴寶塚生徒有覺得可以接受滴道理吧,所以身為無聊好事飯免不了要來給它多想想咩 evil

入團前面七年對生徒來說算做是「新人」階段。對超級聚焦在TOP身上滴寶塚演出方式來說,把研七生的男役說成係「新人」實在一點也不為過,因為一般在這階段,就算有幸「新人公演主演」--也就是等於拿到未來TOP男役候選證--在正式本公演裡通常也只能卡到鍋配到粉邊邊去比佈景只好上一丁點滴小角色,如果 不幸接下來幾年沒有出頭成功,就算當年內部有多會考試,那實在也沒幾鍋觀眾會記得有過這號男役

不過娘役的情況卻不是醬子「新人」「老人」(<==這蝦米用詞ㄚ,砍! bloody )分明,因為粉多娘役別說研七最後考試,可能連研五那次都還沒考,就已經TOP了咧。


例如說,根據從各雜誌上片段得到滴印象,小央好像從音樂學校時期起成績一直保持不錯,但那恐怕主要係跟他同期滴男役比的「成績好」,因為跟同期滴娘役麻乃 (也就係涼風與天海大人滴夫人)相比,人家麻乃可係研一就拿了鍋劇團裡滴新人演劇獎之類東東滴厲害角色咧,ㄚ要論唱論跳,麻乃就算不是頂尖好也輪不到鍋差 字,所以麻乃才研三研四就早早升了TOP娘。這樣再加壓舞台上實地操練,到了研七,如果麻乃還考試成績比小央差,那恐怕才真的叫做沒道理。而且不只麻乃, 那一期滴白城跟森奈都係研四就TOP,這樣係怎麼可能研七考試時不名列前茅啦。像上面右邊這張劇團展出滴表,應該係按照年級名次排序滴吧,而且照此看來, 小央滴排名的確係在同期三位TOP娘之後 biggrin 同樣滴,像一些稽古場的影片看來,同期的小花、OSA、小光等人排排坐時,小花應該也是因為名次的關係,是坐在他們前面滴。

劇團經常被說「重男輕女」,偶老是覺得這鍋批評下得太快太淺,理由之一就係其實劇團在制度上同樣有些地方--例如這鍋考試排名--是有利於相對比較上會 「早熟」滴娘役,而不是清一色通通偏心倒向男役ㄚ。另外,不只娘役與男役之間,偶想研七「一試定終身」這鍋制度,對像安蘭這款苦熬N年、或像若央那種成績好但終究TOP不到的人,也是一種補償與肯定。例如說稽古場座位排法這鍋規矩,偶想除了在本來就養出來的同期情誼之外,還有提醒安蘭等幾位同期生要好好相處、不要因為誰先TOP就耍高傲的效果。也就是說,寶塚生徒之間這款與後來名利收入不一定完全對等的排名和相關「規矩」,偶覺得是它經營與管理制度上粉重 要的特色。寶塚舞台那麼大,就算係聚焦在TOP男役身上,但只有靠他一鍋要撐,沒有旁邊後面大大小小滴同伴幫襯,那係絕對不可能辦到滴。ㄚ有辦法讓這些大 大小小滴同伴們甘願當「同伴」,怎樣讓他們以各種不同的形式得到該有的報酬,偶想是劇團能長期經營、最成功滴地方囉。

版面大小 v.s. 星光度

寶塚系雜誌都粉好玩,照片大小、張數,與介紹文字多寡都直接反應每個生徒的地位。

﹝以下下下下圖片都是從1991年1月份的寶塚GRAPH 出來滴﹞

涼風是第一頁一整頁


火速往上竄升的天海也是一整頁


當時只是幼齒美「少男」的轟爺是半頁 evil


麻乃雖然年級低,但因為當時已經是涼風的老婆了吧?,所以也是一整頁


被天海趕到前頭的月組三番手但看來還沒有苦命到老去的久世大叔係半頁。


花總的前老公們麻路、一路是一整頁﹝這兩人當時是二番﹞

排行在一路之下的雪組三番手高嶺則是半頁



除了以上雜誌一打開就對讀者展開攻勢的彩色個人獨照以外,
還有一路真輝跟純明里沙的合照,也許當時劇團有把這兩鍋粉紅又同在雪組滴男役娘役送作堆滴打算

雜誌後半段裡然後還有縮短STAR與飯之間距離滴溫情照片﹝每一期都有﹞,像這鍋一路真輝一歲時手抓蛋糕的照片



最後的各地公演schedule跟簡介裡面還會有一些照片
像這一頁就有天海麻乃東京特別公演「羅密歐與茱麗葉」,還有涼風扇在 bow hall 的公演宣傳




和小小央?雖然他跟麻乃是同期,但就男役來說顯然還小咖到沒有他滴照片,只有在雪組的公演名單裡面看到他的名字而已。down
姿小小月?雖然他跟天海同期,但偶看他八成還在打混裝傻、演路人甲乙丙丁的階段,所以演員名單通通沒有他。 down

花總跟狐狸這時候好像連大腿舞都還沒跳過,所以當然沒有他們。downdown

 

2003 月組誰接位?彩輝 or 湖月?

關於月組top大位有鍋小插曲。香壽的退團發表記者會是2002年10月15日。在記者會上理事長有提到新專科滴彩輝是下期top的有力人選,但正式人選要等到12月底才公佈。果然,劇團一直等到香壽寶大退團公演最後一天12月24日才正式公佈下任星組top人選,可是竟然不是彩輝,而是湖月。

晚公佈我倒認為不一定表示人選有爭議,因為香壽top的時間不長,為了不搶她的風頭,讓下一任晚點開始風光高興,我想是很可以理解的。1 另外一個原因則可能是連鎖效應──香壽退團導致淳哥也要退團──導致又出現一個TOP名額。也許本來只有空出星組的缺時,劇團的確想讓彩輝上,但現在熊熊多出一個月組來,那就得重新安排。

說起來傻湖1998調到宙組之前,其實一直是星組的小孩。而且星組被掃到新專科的兩鍋倫香壽跟繪麻緒都已經退團了,那讓傻湖來接看來挺合理的。彩輝進新專 科前好像也一直都是月組的小孩。雖然新專科成立時號稱誰表現好就讓誰先top,但畢竟還是讓彩輝回月組接top,他與組員都比較有歸屬感吧。2 像2004年運動會時,傻湖就很自然滴講到十年前那時候星組冠軍耶,彩輝則更是高興上次最後一名的月組這次翻身了,如果這兩鍋人當時是熊熊換組top,感覺可能會不大相同吧。﹝ㄟ,彩輝總不能喊:「天海學姊,偶幫你搶了個星組冠軍回來了.......」﹞


1. 到了寶大千秋樂才公佈下任TOP是誰滴情況,跟2000年宙組姿月、和央交替時滴情況一模一樣。說起來姿月也算TOP不長,而且植田理事長講到傻月退團也係一付超級捨不得滴樣子。
2. 歸屬感的確是挺重要的事情。香壽後來提到他為啥那麼快就退團的理由之一就是,他對星組不大有歸屬感。

夏威夷花癡團 - FC運作

HH 同學曰:

辣鍋夏威夷貴婦團不曉得和小央是不是有分紅,分得素不素夠多,否則要素都讓FC賺去,背那麼多?名真素不值得 。8過要素荷花有賺到,偶們這些鐵飯粉願意捐,給和小央減輕養老婆地負擔 smile 。話又說,夏威夷去那麼多次,不如趁現在繞道麻州把手續辦了,沒准明年麻州也改政策了,順便還可以下去扭腰會會法蘭克大叔 h



痞曰:
這鍋嘛,目前為止偶幾乎完全沒有看到關於FC運作滴咚咚咧,所以雖然非常心癢好奇,但實在也只能絕對絕對絕對不負責滴猜想 razz

偶認為咧,FC裡滴幹部本來就係來出錢出力滴,所以除了報開銷以外,可能沒有分到錢。不過日本倫本來就有粉複雜滴送禮收禮文化,?塚生徒跟FC幹部之間到底怎樣「禮尚往來」,外人大概永遠也不會曉得吧。

至於FC整體的「盈餘」嘛,可能就係交給生徒,當作在他們在劇團給滴本薪之外的「外快」或者「福利」。但這部份滴「外快」到底是多是少,就可能按每鍋生徒 滴人氣,並沒有個定額。人氣高就等於財源廣,應該收入就會比較多。不過人氣以外,「運氣」應該也很重要,因為如果運氣好(或者說本事高),「煞」到一鍋大 金主,那可能一個可抵十個用,甚至上百個都不只。 evil

再者,寶塚生徒本身滴「脾氣」應該也對FC滴功能與性質很有影響。最明顯滴,像天海大倫跟和小央對飯的「脾氣」就差別粉大 razz 除了天海不收昂貴點滴禮物以外,偶感覺要不是劇團一向有FC滴傳統,他大概就把這項給廢了,茶會那些可能也是能不要就不要,不是多愛出席這款場合說。ㄚ那鍋小央有沒有超愛大禮偶係不曉得(這款暗盤交易誰曉得 razz ),但光說愛收信愛跟飯握手愛大家來入FC,久一點沒開茶會沒見到飯還會哽咽,難怪連飯都說小央主攻「薄利多銷」滴平民路線。

FC滴活動,越有唱歌表演滴就賺越多吧,ㄚ如果係像茶會對談那種不太需要準備主靠一張嘴就可以滴,偶想生徒就算沒賺一筆也應該不至於做白工。和小央那一趟 夏威夷貴婦團據說有四百人、每人團費二十還是三十萬日幣滴樣子,不曉得機票有無包含在團費內。假設開銷高到團費只有十分之一變成和小央滴安家費,那他也有 八百萬隻羊進帳了溜~~無論如何都不算壞吧~~而且老婆爸媽都帶去一起開開心心滴玩~~偶們平常老百姓要是來鍋這款全家和樂孝親旅遊團都得先攢好幾年滴錢 咧,所以粉夠好了啦~~﹝小花雖然給倫家號稱係用「飯」滴身分出席,偶才不相信FC敢收她還有大川家爸爸媽媽滴團費咧﹞

荷花夫妻如果要來會法蘭克大叔,千萬請容許偶們這些扭腰飯去做牛做馬當司機帶路等等等滴,要不請賞偶們幾次出入待吧 fist <=== 已經開始吃齋念佛求保佑了﹞

轟帝空降與票房壓力

轟帝2002年轉入專科當理事以後,就開始了輪流空降到各組「指導演技」滴流浪生涯。

2003年 05月,花組 osa 第二作
2004年 11月,雪組 小光 第四作
2005年 05月,星組 湖月 第四作
2006年 05月,月組 asa 第二作
2007年 無~~~
2008年 02月,宙組 大和 第二作

除了轟帝飯以外,空降「指導演技」這回事看來並不怎麼討喜。飯有這鍋反應粉自然,尤其如果本命就是被空降那一組滴TOP,簡直就像好不容易熬上的TOP又被打回二番去一樣,就算不心疼也會不甘心吧。難怪會有飯想對著劇團老頭大喊:不要再讓轟爺四處空降了啦 不過,偶覺得可以換個角度來看,因為轟爺空降對TOP來講,也許可以算成是種「劇團補助」吧。

大家都曉得,TOP 有票房壓力。這是種壓力,但在偶看來,也是種該有的自覺,先別說寶塚劇比起其他的戲劇製作有多為主角量身訂做,就說一般的公司企業吧,哪能只要佔上位搶到 風頭卻不擔責任的咧。但寶大、東京一輪公演一百多場演出,每次2000多個座位,要能把它塞滿滿,想想還真是件恐怖的差事。

拿才剛披露過就被轟帝空降的花組 osa 來講,他當時簡直是連二番椅子都還沒坐熱就忽然要擔起千斤重擔嘛。在偶看來,osa 雖然小時候沒被劇團虧待到,但應該也說不上從小就大紅大紫,也就是說,TOP之前osa的飯人口可能就是二三番滴平均水平那麼多吧。披露伊莉莎白,這偶蠻 相信狐死神有本領一口氣就製造出許多死忠飯來,而且憑著伊劇本身滴招牌也比較不用那麼擔心票房。但係天哪,接下來真的就要這樣把千斤重擔丟到這鍋一臉天然 滴小孩肩上了哦,好像太殘忍了咧 讓轟爺來「風光」,那轟爺滴飯不包鍋500個座位,也得包個300吧,對「減輕壓力」來說,不無小補溜。狐狸或者是狐狸 FC 代表,偶想對這款安排應該都不會太介意吧,因為畢竟塞滿劇場才是第一要務,而且來日方長,現在先讓剛剛經歷三級跳驚魂滴小狐狸喘鍋半口氣也是應該滴咩。

asa 滴情況也類似,他二番比較久了所以也許原本的飯人口會多些,表面上看來跟水少、真飛聖一樣,都是TOP前一年就去未來滴家卡位當二番。但是asa在月組二 番的前半年用的是慶祝劇團90週年慶滴名義,而不是正式組替。也就是說,就算他本人當時已經知道要留下來,周圍滴月組同胞還是把他當客人吧,然後謎底揭曉 時還忽然發現:哇,這個客人是要來當家的咧~~這鍋情勢嘛,偶覺得月組同胞們也不見得會排斥啦(因為除了大空大夢以外,應該是沒有利害相干到排斥這麼嚴重 吧,而大空大夢偶蠻覺得他們挺曉得自己的狀況地位滴,更說不上排斥吧),但雙方適應上或許就比水少跟鯊魚頭的情況困難些。披露無論如何總是得自己來,但接 下來的第二作,如果有鍋轟大爺滴肩膀來靠一下,偶覺得實在也係鍋不錯滴緩衝期。

ㄟ,為了避免誤會,偶再總結一下:偶可不是說有轟爺空降「補助」就表示說那組當時票房一定不夠好哦。偶只是說,轟爺空降有補助票房滴效果,這樣就算表面上 降低了TOP滴光彩,但卻是實質上減輕了他們的負擔。對剛登頂、還急忙要穩定江山滴top男役來說,偶想這款「補助」頗實在,就算是對像04,05時滴小 光跟傻湖(還有他們滴FC),能這樣偶爾放鬆少擔點心,應該也是不錯滴溜。轟帝可能因此有點顧人怨,但畢竟他是理事咩,他不擔待誰擔待ㄚ,偶想他自己本身 的飯頂多是因為萬年宰羊失血過多而亡去了,沒有因為他四處空降而拋棄他滴吧。

06 下半與 07 則是除了月組,每組都忙著世代交替,不係披露就是退團,劇團就算想讓轟爺去補助也不能在這款時節來這招。尤其那鍋還沒被轟帝空降過滴宙組,又是貴城一作 退、又是大和繼位,就算是五組照輪等空降,這時候也只好先讓轟帝去一旁涼快,等到今年再來「補助」宙組。不過轟帝這樣四處為家,越往後各組滴小孩跟轟帝年 級會差越多,再過個幾年那些跳大腿舞滴初級生真滴可以稱呼轟帝一聲「爺」了說 fist 感覺這樣也是蠻辛苦滴啦,像去年那樣休息一下也是應該滴說。

劇團新招:加場 + 加票錢

劇團剛做了兩個宣佈,一個是明年(2009)起,寶塚大劇場和東京大塚劇場都改成一年上演十個作品,
也就是每組各輪兩次。 (哇,那這樣不就每組輪到的月份永遠都一樣,有點無聊說 )

另一個是,票價漲了!

寶大
SS席 10,000 ==> 11,000
S席 7,500 ==> 8,000

東寶
SS席 10,000 ==> 11,000
S席 8,000 ==> 8,500

座位分區也要改,東寶二階的 SS 席取消,「降級」算成是 S 席。

 

這兩個改變,偶想都跟現在的經濟不景氣有關。先說第二項。SS席很難輪得到,日飯朋友跟偶說就算是平常的日子,要有SS席也得靠FC的恩惠,根本不是你錢多想買就有的事情。所以,偶想被通知終於有SS席可以看的飯,不會為了區區一千之小羊而放棄座位吧。把東寶二階的SS席,則可能是不景氣時期招攬客人的方法吧。東寶的票是比寶大好賣,但這年頭大家錙銖必較,要是二階第一排那沒話講,應該相當滿意,但第二排開始,可能難免有人開始歲歲念說降子又二階又電眼接受度不夠還要一萬一有過份咧等等等的。所以,二階降個價也是應該的啦。

至於第一項改變嘛,有些飯嘀咕說生徒們檔期之間的休息日期縮短了,劇團又更加虐待人了。這鍋嘛....說真滴,偶一向不太贊同蝦米事情都把劇團想成大壞蛋(或大蠢蛋)滴觀點啦。偶覺得舊制度(大部分時候)每年每鍋生徒要排兩鍋本公演,新照度照樣也是兩鍋,並沒有增加ㄚ。而且以前得要連續公演40多天才有放長假,現在變成一鍋月 就可以放假喘大氣溜。偶也不敢說偶這鍋算法係對滴,不過偶覺得不能只拿一共幾本公演去推算,至少得等新制度完整時間表出來,看地方公演、小劇場是怎麼排,才曉得到底係對生徒有利還係更壓榨。
另外,本公演場數變少,相對也減少生徒以及FC要塞滿劇場的壓力,也就是說原本有100場每場2000人要塞滿,現在只要80場,應該會讓TOP輕鬆很多,可以多青春幾年才對 razz ,講起來對生徒應該也算是有利吧。這部份滴考量,偶覺得有可能才係關鍵,因為目前有賣票問題滴似乎是本公演,而小劇場跟地方公演照舊還是塞滿滿。
最後,小劇場可以比本公演更為生徒量身訂做,地方公演則是有「招生」與廣告的效果,這兩點對劇團生徒現況也都有幫助,所以也有可能係因為這樣,所以劇團覺得不如讓生徒們多「出去走走」,別老窩在寶塚市 biggrin

[轉]為蝦米寶塚滴TOP如此短命?早安少女的存在也有影響

下面這篇評論偶覺得寫滴不錯,剛巧之前麻醬也有問到鍋TOP係怎麼選出來滴,來轉貼一下囉。
上面照例係翻譯機+痞子滴不負責翻譯,下面係原文。




從去年秋天開始,寶塚歌劇團星組、雪組、宙組的TOP STARS相繼退團,進行新舊交替。連續三個公演都有TOP退團的「莎喲娜拉公演」是93年以來寶塚史上的第一次。這期間,在2月退團的宙組貴城,成了用 TOP就任作品退團的另一個新例子。即使不是飯也知道寶塚STAR名字的時代已經遠離了。為何短命TOP的情況會增加?
(田窪櫻子)

■制度沒有改變

寶塚歌劇團的TOP STAR是主演男役。決定TOP的是歌劇團理事長和統括團務的幾個理事。實力、人氣、華麗之外又加上成長度、今後的歌劇團的計畫等觀點,把製片人和導演們現場的聲音做為參考,由理事長做最後決定。

在歌劇團內部不是使用「top」這詞,而是用「主演男役」,不過沒有組織上的正式頭銜。團員到入團第7年都是被稱呼為「演技者」的職員,第8 年以後則成為自由的演員、每1年簽訂契約。這個合同裡面也沒有「主演男役」的用詞。創立以來,慣例是口頭上「主演(責任) 託付(給你)」作確認。

寶塚飯最喜歡覺得有意思的在於patronage成長,與演員角色認同,看到演員成為TOP。不過,到2002年連續看到花組匠與雪組繪麻緒只有一個作品的TOP。TOP就任的喜悅和退團的悲傷同時到達,飯的反應應該複雜。

製作部部長木村康久說:「寶塚歌劇靠反復新陳代謝來保持人氣。舞臺是不論資排輩份,由人氣和實力切磋琢磨的地方。TOP STARS高齡化的時期也有、必須要有新陳代謝」。連續退團後,今年有4位新TOP誕生,一口氣進行新舊交替。

不過,並不是全部的TOP都短命。去年退團的和央是6年,朝海是4年。現任花組TOP春野壽美禮是在第5年。

■到就任要十幾年

短命化的主要原因是什麼?那是因為TOP就任的時期變得晚了。成立當初也曾經有需要提拔才入團2、 3年提拔了的團員(當TOP)。1970年代的第一次「凡爾賽的玫瑰」高潮時期,TOP多是入團10年左右就就任。也有1組不只一位TOP,每作品更換主 演明星的時期。可是現在,TOP就任是入團第十幾年。

對寶塚歌劇詳細演劇專欄作家的石井啟夫先生指摘說:「以前,對歌和舞沒有經驗但強烈個性的孩子、因『責任持久性培育』就會斷然採用。那樣的才能導致了大力提拔,現在則成為了(提拔)只有歌,跳,戲劇三拍子無可非議的孩子。」成為TOP之前花費時間,自然地在任期間就變得短了。

接著,石井先生說「歌劇團應該積極地做聚集STAR的努力。今後,邀請參加寶塚音樂學校考試星探的事也必須做」。

在歌劇團裡,到第五年都算是職員,從第6年起變更成演員契約的部分也要檢討。「契約變化的時候、也是『人生不僅僅是寶塚,認為自己怎樣應該做的』該考慮的時期。那個部份要加快,期待不顧一切表現出個性的狀況」木村部長如此說著。

■明星的分散

再者,媒體的多樣化也是要提出的主要原因。如果說以前真正的音樂只有寶塚歌劇,近幾年音樂劇的公演數也遽增。「早安少女」和舞臺audition,讓也跟以前一樣擁有能進入寶塚歌劇有卓越才能的人,越級尋求主演的事情變得可能了。

「到成為TOP STAR要花費十數年的話,退團去演藝圈的時候就變成30多歲後半了。當然,變得選寶塚以外的道路嘛」石井先生說。

與沒有舞臺和電影以外的時代比,才能被分散了。STAR被大量生產,「STAR像」也有很大的改變了。

宝塚トップなぜ短命に? モー娘。の存在も影響
03/05 01:05 この記事についてのブログ(4)

昨年秋から宝塚歌劇団で星組、雪組、宙(そら)組のトップスターが相次いで退団し、新旧交代が進んでいる。トップが退団する「さよなら公演」が3公演続くのは93年間の宝塚史上初めてだ。このうち、2月に退団した貴城けい(宙組)のように、トップ就任作品で退団という短命のケースも?えている。ファンでな くても宝塚スターの名前を知っていた時代は遠くなった。なぜ短命トップが?えたのだろうか。
(田窪桜子)
 
■システムは不変

宝塚歌劇団のトップスターとは主演男役のことだ。トップを決めるのは歌劇団理事長と、団務統括の理事数人。実力、人気、華に加え、成長度、今後の歌劇団の計画などの観点から、プロデューサーや演出家ら現場の声を参考に、理事長が最終決定する。
歌劇団内部では「トップ」ではなく「主演男役」の呼称を使っているが、組織上の正式な肩書きはない。団員は入団7年目までは「演技者」と呼ばれる社員で、 8年目以降はフリーのタレントとして1年ごとに契約を結ぶ。この契約書にも「主演男役」という言葉はない。創立以来、口頭で「主演を任せる」と確認するの が慣例だ。

宝塚ファンのだいご味は贔屓(ひいき)が成長し、役がつき、トップスターになるのを応援し見届けることだが、2002年には匠(たくみ)ひびき(花組)、 絵麻緒(えまお)ゆう(雪組)と1作だけのトップが続いた。トップ就任の喜びと退団の悲しみが同時にきたファンの反応は複雑だったはずだ。

木村康久制作部長は、「宝塚歌劇は新陳代謝を繰り返し人気を保ってきた。舞台は年功序列ではなく人気と実力による切磋琢磨の場所。トップスターが高齢化している時期でもあり、新陳代謝が必要」と話す。連続退団で今年は4人の新トップが誕生、一気に新旧交代が進む。

もっとも、すべてのトップが短命なわけではない。昨年退団した和央(わお)ようかは6年、朝海(あさみ)ひかるは4年。現花組トップの春野寿美礼(はるのすみれ)は5年目だ。

■就任まで十

短命化の要因は何か。それは、トップに就任する時期が遅くなっていることが挙げられる。設立当初は入団2、3年目に抜てきされた団員もいた。1970年代 の第一次「ベルサイユのばら」ブームのころは、入団10年までのトップ就任が多かった。1組にトップ1人とは限らず、作品ごとに主演スターが変わった時期 もあった。しかし現在は、トップ就任は入団十数年目だ。

演劇コラムニストで宝塚歌劇に詳しい石井啓夫氏は「かつては、歌や踊りは未経験でも強烈な個性がある子を、『責任持って育てる』と決断し採用していた。そ ういった才能が大抜てきにつながったが今は歌、踊り、芝居の三拍子が無難にできる子ばかりになった」と指摘。自然、トップ就任までに時間がかかり、在任期 間は短くなってしまうというわけだ。

さらに石井氏は「歌劇団はスターを集める努力を積極的にすべきだ。今後は、宝塚音楽学校の試験を受けるようスカウトすることも必要」という。
歌劇団では入団5年目までを社員とし、6年目からタレント契約に?更することを?討している。「契約が?わる時は、『人生は?塚だけではない、自分はどうすべき』と考える時期。それを早めることで、がむしゃらに個性を打ち出してくれることを期待する」と木村部長は言う。

■スターの分散

もう一つ、メディアの多様化も要因に挙げられる。かつて本格的なミュージカルをやるなら宝塚歌劇しかなかったが、近年、ミュージカルの公演数も急増。以前なら宝塚歌劇に入団していただろう逸材も、「モーニング娘。」や舞台のオーデションを受け、一足飛びで主演の場を求めることが可能になっている。

「トップスターになるまで十数年かかると、退団して芸能界に行くときには30代後半になってしまう。当然、宝塚以外の道を選ぶようになる」と石井氏。舞台と映画しかなかった時代と比べ、才能が分散。スターが大量生産され、「スター像」も大きく変わってきているのだ。

【宝塚歌劇団】 兵庫県宝塚市に拠点を置く、世界で唯一の未婚の女性からなる歌劇団。阪急電鉄の創始者、小林一三氏が1913(大正2)年に結成した宝塚唱歌隊が前身。14年に少女歌劇団となり、40年に現在の宝塚歌劇団に改称した。団員はタカラジェンヌと呼ばれる。現在、専科、花・月・雪・星・宙組があり、団員数は約480人。

劇團人事:從夢乃退團說起

話說,這鍋劇團內的生徒組替或者退團之類的人事調動,常常看到飯在講像炸彈一樣驚人。不過偶倒是覺得還好咧,當然,也不是沒有被炸到過,但就算被炸到,多想一想,還是基本上都可以理解阿,有脈絡可循的囉。  

 

最基本的,寶塚劇場很大,要把兩千多個座位填滿,檔期又那麼長,這不是簡單的事情。寶塚每個戲的製作成本都很高,劇團就說過,不賣出七八成以上的坐位,回不了本。所以,不論是你身為一個TOP,或者從劇團的角度去選一個TOP,還有安排下面的二番三番等等的,偶想第一個考量就是怎樣把劇場塞滿。有多少飯,自 己每天出入待都看得到,茶會有多少人來自己也都曉得,就算飯多願意奉獻,一隻羊能剝多少層皮,生徒心理自己有數 ,劇團同樣也會計算。

 

雪組的戲偶這幾年加減有在看,票並不難買。從買票的狀況看來,偶感覺雪組是勉勉強強撐住票房而已。那這樣問題就來啦,跟前半年的陣容比,壯跟未涼都退了,剩早霧跟夢乃,容偶坦白說:這劇場是怎麼填的滿?不調別組的生徒進來幫忙補行嗎?如果早霧的飯這幾個月內爆增,那當然就不用去外邊調,或者,如果雪組中有哪位是看得出有票房迅速成長到補得過前人退團所留下「破洞」的潛力,那當然也不用調人進來,但情勢是有這麼好嗎?望海據說現在茶會人數頗高,調他進來而不是別人,偶想補破洞能力跟破洞很大兩者都有。他過來,如果票房補得好,那雪組就可以 繼續這兩年的狀況,生徒們不用擔心票房可以好好演幾齣戲,那對台上台下、舞台前舞台後都是好事囉。

 

夢乃來了雪組以後是表現 不錯,星組這幾年眾星雲集,偶想如果不是被調到雪組,夢乃應該只有被別人的光芒遮蓋過去的份。不過,雖然有所發揮,但夢乃這兩年飯人數好像還是離可以TOP有些差距吧。而且他跟早霧同期咧,連早霧都到現在才TOP了,夢乃不太可能不曉得自己很難再上層樓了。 所以,他會退團偶並不覺得意外。其實,不只退團不意外,他會選擇這時候退也說不上意外。略翻一下劇團過往的歷史就曉得,像夢乃這種處於上不去尷尬層級的生 徒很多,而且他們常常會被調去跟同期生TOP(或二番) 同一組,換言之,通常看到這種組替可以解讀成某人那時候就已經「死會」了,像壯君那款翻盤TOP的並不多見。但,這樣安排偶並不覺得是劇團故意「給你 死」,相反地,偶很認為這是劇團對生徒的一種照顧,因為同期於公於私都可以幫得上身為同期的TOP(或二番),也就是說他有別人無法取代的情誼與實際功 能。但也因為是這款同期情誼的互相幫襯,所以通常他們都會選擇略為早退一作或者跟同期TOP一起退。功能盡到了,還留到下一任TOP比自己年級還小,這樣除了真尷尬,沒啥用處吧。

 

同樣的道理,望海與明日海同期,明日海應該是預定要TOP久一點的,那不把望海調走,是要望海等到鬍子長出來才TOP嗎。不留在花組等明日海退團,那當然就是去別組TOPㄚ?除非望海飯覺得自家望海還不夠成氣候,否則看到他被組替應該是高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