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sical 1,2月號 節錄:花瑪麗安東尼專訪

對瑪麗安東尼的印象是什麼呢?

這次承接這角色之後,雖然大量與瑪麗安東尼相關的書籍也拜讀了一些,意外地發覺她有很普通人的部分呢。並不是與我們有很不一樣性格的人啊。非常的純粹,但也有太純粹的地方,周圍環境所造成讓她太純粹地成長的部分也有。這次在內心層面的追求上,比較想把她當作與自己並不遙遠的女性。

 

對瑪麗安東尼所走過的一生是怎樣的感覺呢?

並不是對事物有深刻考慮類型的女性,就嫁到法國、變成王妃、捲入宮廷鬥爭....(省略)........我想是自從不幸開始發生,才能夠自覺到,自己心中還有個一直擁有且非常可以高誇的東西,那就是身為 Maria Theresia 女兒的這個血脈。不過,注意到時已經一切都太遲,與王妃最不相趁的部分變得越來越大。當死就在眼前,感覺到自己與王妃相應的另一個性格越來越出現時,非常地感受到命運的諷刺呢。想到環境也會造成這樣的事情,覺得真是殘酷哪。

 

菲爾遜對你來說是怎樣的存在?

我認為,菲爾遜是真正了解瑪麗安東尼的人。周圍的人,每個都是表面說的是一回事,心裡想的又是另外一回事。到了事態緊急時全都離開身邊了,其中只有他一直到最後,沒有虛偽地,擔心她陪伴他。以這些來說,實在是非常誠實的人。對她來說,我想是最重要的朋友也是戀人吧。

 

寶塚時代演過瑪麗安東尼的經驗,有什麼提示作用嗎?

我想對於了解那個時代的法國來講,這部分是有的。不過對『凡爾賽玫瑰』的瑪麗安東尼跟『1789』的瑪麗安東尼來說,因為作品差別太大了,考慮時完全當作不同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