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恐怖下,怕怕過五十年 (上)

Primary tabs

作者 張蒼浪

一、白色恐怖是什麼東西?


可怕的白色恐怖,一般說法都認為始自一九五○年﹝民國三十九年﹞,終于陳水扁總統上台的二○○○年,歷經約五十年。台灣光復﹝一九四五﹞不到五年,國民政 府在台灣,於一九四九年六月二十一日就制定並公佈施行所謂「懲治叛亂條例」,旋於一九五○年六月十三日又制定並公佈施行「檢肅匪諜條例」。這兩個法律,其 中條文規定非常含糊,刑罰卻又過重,動輒判以「唯一死刑」。國民政府在台灣就利用這兩個法律條文的模糊規定,大肆羅織入罪,濫捕濫殺,造成台灣無數冤獄。 台灣光復,他們帶給台灣的禮物,就是把台灣復古回滿清時代,使台灣政治退步至少三十年以上。

以我們台中一中29期校友楊俊隆為例,楊俊隆僅僅因為在成大就讀時,參加由共匪份子﹝他們的指稱﹞主持的讀書會,就被認定參加「叛亂組織」,違反「懲治叛 亂條例」,判刑十二年。後在綠島獄中,楊俊隆又被以「不參加效忠國民黨運動、不聽管訓」為由,判處死刑。而後者之所謂不參加效忠國民黨運動,不過喊喊舉手 不參加獄方舉辦的效黨運動,竟因此被認定已「著手實行叛亂行動」。白色恐怖下的亂抓人亂殺人,惡極到如此程度!處在如此無法無天的恐怖下過生活,怎麼不會 心中天天怕怕呢?﹝請參考筆者著:「白色恐怖時期被槍斃的年輕有為校友楊俊隆」,刊於台中一中校友通訊第23期﹞

台灣在光復後,因國民政府實行的白色恐怖政治,雖表面上法律條文白紙黑字,事事有法律依據,但執行上軍法當局視法律於無物,法條形同具文,條文如同在白紙 上寫的白字,白白空空,什麼也沒有。當時台灣流行的一句話「中華民國的法律只有金條一條」!「白色恐怖」的「白色」,由來於此,這是我的私見。

二、二二八前只聽到軍隊會殺老百姓?
二二八後真看到軍隊殺了老百姓!


二大戰日本投降,台灣光復時,我十三歲,已是日治時代的台中一中一年級學生,是日治時代最後一批入學台中一中的學生。剛之前不久,我們在一中校園內的防空 洞上,看到來空襲的美國轟炸機被擊落,掉在台中飛機場附近。空襲警報解除後,我立即借腳踏車騎去看看這個美機殘骸。我還看到一隻還帶著一節手腕的死人手 掌。因為只是一小節手腕,像是蠟像的手足,而且又是站在稍遠的地方看,所以並不覺得看到了全屍的可怕。

二二八事變發生那天早上,我中南線﹝台中南投間的台糖小火車﹞通學生到達台中站時,就被通知台北發生重大事件,今天不必去上課,可以回去云云。在回去南投 的車廂內,由眾多乘客嘴裡我第一次聽到台北的中國軍警向民眾開槍殺死了許多老百姓,所以已經引起民憤,民眾紛紛起來抵抗等等話語。國家軍人與警察,怎麼可 以向老百姓開槍殺人?這是什麼世界?這種駭人聽聞的事件,我心想剛離開台灣的日本軍隊或警察,決不會發生這種軍人殺死民眾的事情。

回到南投看到群眾也聚集在南投三角公園附近。有一青年站在台上高呼「有志一同站起來!」這個青年,後來聽說被抓去槍斃。在二二八發生不久,我們南投的一群 中學生,被請去保護集中在「南投郡守」官邸的十數位外省人高官。我是保護隊中的一人,我們當時的理解是以為自己是來保護外省人。但後來有人告訴我們:保護 是你們的說法,如果被人強指說是去監視被抓去關的外省人,那你們的罪行就大了!因而二二八過後許久,我們這一群學生都怕怕的過了很久的時間。後來大概因為 沒有發生暴力打死人的事情,我們才沒有事。

二二八期間,南京國民政府派來第二十一師鎮壓部隊,我在台中市附近看到他們在車頂上架設機關機,車內士兵都荷槍持彈,槍口朝外,大車隊轟隆大響前進。我跟 其他民眾一樣,稍微看了一眼就害怕起來,大家都匆匆掉頭離開,找地方躲避,以免受到「鋤頭屁」。誰會相信他們不會開火!中國軍隊已經失去民眾的信賴到如此 地步。之後不久,我們聽到台中機場、台中部隊營房附近、還有埔里山中也發生槍戰,死了許多人,連我們台中一中校友林連宗律師以及許多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 關係人,都被騙而抓去,未經法律審判當場槍殺,連屍體都不知丟在哪裡。在中南線火車車廂內好幾次聽到乘客們說,附近住戶有人夜晚被抓去等等的恐怖事情。

二二八過後不久,有一天中午我們準備吃便當時,突然來了槍斃隊伍,吹喇叭轟轟隆隆的車隊,往校舍隔壁的台中運動場開來。我馬上跑出去看,看到行刑車隊一 停,馬上向運動場靠近一中校舍方面,押走三四個受刑人,喇叭又大聲吹響,拿槍押受刑人的憲兵立即自受刑人背後同時開槍,砰砰數響,受刑人當場噴血往前倒 下,距我面前還不到五十公尺。我目睹了活生生的人被開槍打死,這種殺人鏡頭,就在很近地方展現。我當時才十五歲、初二學生的少年人,頭一次看到有人而且是 數人同時被殺,實在太可怕,嚇死人了。槍斃完畢,執行隊伍立即棄屍揚長而去。隊伍一走開,觀眾、當然我也在內,立刻跑去看剛被槍殺的幾具屍體。就在腳前不 到二公尺,我看到被殺死的人雙手仍綁在背後,鮮血仍留在草地上,死相不忍卒睹,只覺得可憐。我怕得不忍多看,匆匆看了數分鐘就離開。

聽說這次被槍斃者,都屬二二八要犯。幾十年後,我聽一中同學說,槍斃不只那一次,之後還有兩次。第二次只槍斃一人,第三次槍斃了四、五人。大概第一次的槍斃給我的恐怖感太厲害了,以致混淆弄不清楚次數。

這種當眾槍斃人,不就是滿清時代的「斬首示眾」嗎?當時二二八過後不久,聽說全省各地都有這種當眾槍斃的事。從此以後,台灣流行「抓去槍殺」這句口頭禪, 譬如「你講這款話,你不怕會給抓去槍殺」。台中一中隔壁的台中運動場,設在新建不到五年的「台中神社」前面,日人視為聖地,竟成中國時代的刑場。日本人! 誰叫你打敗了,你們留下的聖地如神社等等,已完全沒有當時的光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