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恐怖時期被槍斃的年輕有為校友楊俊隆 (下)

Primary tabs

四、楊俊隆原判十二年徒刑,綠島服刑中被捲入「綠島屠殺事件」

楊俊隆被判十二年有期徒刑,然後被移送綠島服刑坐牢,到此為止的法律程序,學法的我,尚可接受。但對於判決確定坐牢中之受刑人,因獄內發生另外事件,導致 第二個裁判,裁判結果,原判無罪送上最高當局核示時,竟遭發回覆審,覆審結果無罪變成死罪,這種軍法審判程序,只能說無法無天,我絕對無法接受,應大力譴 責。

什麼是綠島屠殺事件?是政府最高當局想對綠島政治犯推行一人一事運動,結果遭受綠島受刑人全面抵制與反對,推行運動政策失敗,當局無面子,無法向上級交 代,於是採行報復行動,將抵抗者或反抗者抓來,處予極刑,以便殺雞儆猴,表面上是司法審判處死,其實與奉命屠殺無辜政治犯並無兩樣。在綠島製造所謂綠島屠 殺事件以外,國民黨最高當局,對設在安坑的軍人監獄裡的政治犯也製造出所謂「軍監屠殺事件」,屠殺﹝故意判死刑﹞了十數名。

我最關心的是:楊俊隆怎麼被捲入綠島屠殺事件,導致綠島入監後約五年竟被槍殺。以下是我詳細閱讀前揭二資料後,依我看法所做的分析。

早在一九五二年﹝民四十一﹞及楊俊隆被送綠島坐牢的第二年七月間,綠島就傳說有人告密受管訓的政治犯中有人組叛亂組織、陰謀暴動。﹝陳英泰著三八五頁﹞嚴 密被監管的政治犯會在獄內組織叛亂組織,並陰謀暴動,誰會相信?但對於這種密告,獄方寧願相信是事實,並採行嚴密防範檢舉措施以對付島內政治受刑人。

因有此密告經拷打也取不出確鑿證據之下,翌年一九五三年﹝民四十二﹞二月,當局又發動「一人一事良心救國運動」﹝簡稱一人一事運動﹞,強迫坐牢的政治犯要 響應,簽名、參加、並宣誓每天作一件好事,以效忠國民黨,所謂作「一件好事」不外是打小報告,當局又仿反共義士,獎勵監內政治犯也在胳臂上刺「反共抗俄」 「殺朱拔毛」等口號。

但出乎當局意料之外,囚犯方面大家的反應非常冷淡,大家所舉的反對理由是:一、參加不參加即任自由,大家有權選擇不參加,何況過去因參加讀書會就被認為參 加叛亂組織而被判長年有期徒刑。二、要刺身意味毀損身體,有違古訓。大家並揚言「不參加也不宣誓」,這種消極抵抗等於說公開表明與當局敵對,也表示當局推 行運動政策失敗,有失政府面子。

於是國民黨把一人一事運動的失敗,歸咎於一部分人的挑撥與攪亂,對於稍有嫌疑或看不慣的人送去碉堡用刑,並每晚叫出予以恐嚇或拷問。在被送去碉堡拷打的人 們中,我相信楊俊隆也在內,獄方管理處把他們關進碉堡拷打後,於一九五三年六月二十九日送去台北調查機關保安處做軍法審判,結果其中十幾個人最後被處死。 ﹝陳英泰著四七六至四七九頁﹞

那一次由綠島送去保安處調查機關訊問的第一批也是主要的一批是陳華、吳聲達、張樹旺、楊俊隆、宋盛淼、許學進、崔乃彬、陳南昌、蔡炳紅、游飛、傅如芝、吳作樞、楊慕容、黃采薇等。﹝陳英泰著四八一頁、許秋滄著六八頁﹞這是楊俊隆被捲入所謂綠島屠殺事件的開始。

五、楊俊隆因綠島屠殺事件原判無罪,送上級覆核被批示應改判為極刑

原來一九五三年﹝民四十二﹞六月底,由綠島送去保安處偵辦的包括陳華、吳聲達、楊俊隆等十幾個人,綠島真意是要給判死刑,但證據上與法理上太勉強,綠島所提供的證據,顯然太不充分,﹝陳英泰著四八一、四九三頁﹞因而經過了一段長時間保安處沒有辦法進行偵辦。

許秋滄說,楊俊隆被准保外就醫是在一九五五年﹝民四十四﹞間。﹝許秋滄著《惜福》六四頁﹞該年春天他接到楊俊隆電話,能打電話出去外面,猜想楊俊隆已被核 准在外面醫院就醫。可能他就醫至一九五五秋天,醫好送回保安處。可是送回去保安處僅僅三個月後,楊俊隆就被槍斃。到底在這短短三個月中發生了什麼大事?

楊俊隆保外就醫是在一九五五年﹝民四十四﹞間,其前一年的一九五四年﹝民四十三﹞七月二十八日,同案的陳華單獨一人被執行死刑。同案的吳聲達、楊俊隆等要犯在這一年間卻未聞保安處對之有任何處置,而且楊俊隆一人被准保外就醫。

經細讀陳英泰著六六四頁標題「綠島屠殺事件原判只有陳華死刑」一節,我才恍然大悟,原來中間實有另一個審判,即所謂原判決,而且在原判決裡楊俊隆被處「不起訴處分」!茲將原文照抄如左:

『綠島屠殺事件原判決只有陳華死刑』

「綠島屠殺事件被判死刑十四個人中,按原判決只有陳華判死刑,張樹旺、楊俊隆二人不起訴處分,其餘十一人處感化三年。但經國防部與總統府秘書長復核都遭發 還嚴為覆審,結果全數改處死刑。改判過程都不必找新證據,僅把原判決的感化或無罪更改為死刑就可以。﹝軍監屠殺案件被咬定為參加叛亂組織的十六人,一開始 就被定為死刑。﹞」

對於以上資料,我的解讀如下:

1、專對綠島一人一事事件軍法處確有審判,並有判決,資料上稱在原判決張樹旺與楊俊隆二人獲不起訴處分,依判決書一般法律用語應為「無罪」。楊俊隆等十四人被告當中,他與張樹旺同時獲判無罪,表示他在一人一事運動案件,並無刑責,被判無罪,表示他沒事了。

2、原判決應在一九五四﹝民四十三﹞七月二十八日陳華處死以前已作判決,並已呈報總統府覆核。不意,原判決被發還,並被指示須「嚴為覆審」﹝相當於發回更 審﹞,依當時威權時代的公文處理,已暗示應改判處以死刑。陳華一人原判決已判死刑,合乎上級核示,乃於同年七月二十八日單獨執行其死刑。其餘十三人被指示 要嚴為覆審。覆審需費相當時間。於是原審的軍法處為覆審處理工作,自陳華死刑後,經楊俊隆保外就醫的一九九五年﹝民四十四﹞整年,以至楊俊隆包括吳聲達等 人皆槍殺的稍早數個月前期間,計約費一年半時間應都花在覆審工作上。這種軍法處動靜,外面關係人包括楊俊隆等十數人被告在內,我想不一定都知道。可能也不 知道他們的原判決案件已被上級撤銷、發回覆審﹝更審﹞,重新要來決定他們的命運。

3、楊俊隆生病,罹患嚴重的肺結核,可能是在一九五四年﹝民四十三﹞及一九五五年﹝民四十四﹞二年之間,依我上述解讀,姑不論楊俊隆肺結核起因於重勞役或 被感染,此時他是處於原判「無罪」的狀態中,雖然其家族用重金打通關節申請保外就醫,但就是因為處於「無罪」當中,所以當局給予批准可能也沒有什麼壓力。

4、然而,可能在楊俊隆保外就醫、醫好再返回去坐牢的大約三個月內,情勢發生大突變。我猜想保安處辦理覆審工作,就在這時候,勉強可以說已經處理完畢,牽 強附會的所謂證據已有,已可達改判程度,乃將楊俊隆等十數人,依上級旨意通通改判處以死刑,並於一九五六年﹝民四十五﹞一月十三日執行。在一人一事事件, 楊俊隆原判無罪,只因最高當局不同意,就這樣被改判處死,這是何等的殘忍。

六、改判理由與證據都牽強附會,原判無罪感訓皆改判為死刑

楊俊隆在綠島屠殺事件中,拷打不出任何東西作犯罪證據,才在原判獲得無罪判決,可是在覆審當中,在綠島的高木榮出了紕漏,他供出了他所負責的菜圃藏有書籍 與書寫東西,經被挖出發現書寫當中,有吳聲達、崔乃彬抄寫的《唯物辯證法》等東西。這些抄寫的東西與其他書籍等,本來是同案被移送軍法處的陳南昌托給高木 榮代為處理掉的東西,高木榮沒有照做,結果這些東西被挖出來,都作為高木榮、陳南昌、抄寫人吳聲達、崔乃彬等關係人的唯一犯罪證據。我想楊俊隆因與吳聲達 的關係,也被強認為一夥人,導致關係人楊俊隆等全部被槍斃的命運。

軍法處於是以這些搜出的學術性抄寫東西以及綠島臥底的誣告等言詞為基礎,認定這批被告有「繼續組有叛亂組織、意圖繼續叛亂」行為,應依懲治叛亂條例第二條 第一項規定、處死刑。這是當時軍法庭證據牽強附會的作法,這種法律適用方法,只是顯然迎合上級旨意的改判方法,即「改判過程都不必找新證據,僅把原判決的 無罪改成死刑就可以了」,就這麼草率濫用法律,屠殺了政治犯。

被處死刑的楊俊隆、吳聲達等十二人,於一九五六年一月十三日執行,憲兵隊執行完畢即棄屍而去。楊俊隆家族,於執行之日後約二週才收到明信片通知去收屍。棄 屍及收屍的慘狀,非常不人道,實非文明國家該有的作法,只能說太野蠻、太沒有人權尊嚴可言﹝場面的慘狀請見許秋滄著《惜福》第六七頁﹞。這樣台灣一位年輕 有為的菁英楊俊隆,被慘殺了。

七、後言

據前立委謝聰明所做調查指出:戒嚴時期台灣出現了二萬九千多件的政治案件,十四萬人受難,其中有三千至四千遭處決。僅在一九五Ο年代﹝即白色恐怖初期﹞政 治受難者的死亡名單一千零一十七人。陳英泰著《白色恐怖》查出白色恐怖時期「被槍斃的一些人名單」,其中有姓名可查者共有八七五人,其他應有更多無法查出 其姓名者。﹝以上見陳英泰著十三頁及一九四頁﹞這種恐怖事件,在台灣日治時代,是台灣人見不到的。

作者張蒼浪 台大法律系畢業
本文完成於二ΟΟ七年十二月十日人權紀念日
原刊載於《台灣一中校友通訊》第23期,2008年6月22日出版,51-59頁。




備註
本文資料來源如左
註一、許秋滄校友著《悲愴の回憶》﹝日文:刊於台中州立台中第一中學校二十九期校友通訊《惜福》第十一號五十五頁至七十二頁﹞
註二、陳英泰著《回憶,見證白色恐怖》﹝上﹞﹝下﹞共七一三頁﹝上冊三九一頁,下冊續至七一三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