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名? 談數位化「女書」

Primary tabs

「2002年12月,中國誕生了全球第一部「女書」文字和電子詞典。」

這句話很難斷句哦。

我的第一直覺是:「第一部『「女書」文字』和『電子詞典』。」但女書不是活化石嗎?怎麼2002年的又變成第一部,所以我本來要怪罪人家的句子多了個「和」字,並且前半句根本不成立。

後來想到,好像應該是「第一部「女書」『文字和電子詞典』。」也就是有個詞典,它同時有文字與電子兩版。唔,這樣似乎就可以看懂第一名是誰了。女書是是古人發明的,文字版的詞典似乎台灣的女書店更早就出過,所以這篇文章裡的第一名是頒給電子詞典啦。

但這種講法不是無聊嗎?拖到2002年才把資料數位化,該打屁股而不是頒獎吧。也沒有人因為比贏了刺繡的古人而高興的嘛。

roll 我真是太機車了。

歷史月刊 2005/02/18

2002年12月,中國誕生了全球第一部「女書」文字和電子詞典。

「女書」,是一種只有婦女瞭解,專供婦女使用的神秘文字。它產生於中國湖南江永縣。

女書從歷史的塵埃裡被發掘出來以後,引起了世界各國的高度重視。法國女學者芭芭拉說:「女書是女人的聖經,真想不到在地球上某個角落還有一種供婦女使用的 文字。」美國著名學者哈里‧諾曼說:「這是世界最令人驚奇的發現之一。」美國一位女學者為此到中國湖南江永女書流行的農村住了半年多,專門學習女書文字; 日本由女知識分子為主成立了女書學習小組;加拿大、美國、法國、一些博士生紛紛選擇「女書」做研究論文。

女傳女 代代傳

女書,這種神奇的文字,到底是怎樣一種文字呢?原來,在中國湖南江永一帶,深受歧視和壓迫的婦女,為了互通心跡,訴說衷腸,便產生了這種只有婦女才能讀懂的女書。

一塊用女書在手帕上繡著的歌謠,傾訴了女書產生的哀怨起因:「中華女子讀女書,不為當官不為名,只為女人受盡苦,要憑女書訴苦情。」

女書文字的學習和傳授,一般是在家庭和婦女之間代代相傳,傳女不傳男。姑娘懂事時,對母親和祖母繡在手帕上,寫在紙扇上的女書開始產生興趣,母親和祖母便 開始教她認女書文字。學了一些女書以後,姑娘便跟自己的小夥伴們一起認,一起唱。為了結交更多的姐妹,就動手用女書寫結交書和通信,這樣,她們的女書水平 就逐漸提高了,也因此,女書由上輩傳下輩,女人傳女人,一代一代傳下來,並豐富起來。

女書為什麼產生在中國湖南江永一帶呢?這和當地獨特的社會環境有關。這裡十分盛行出嫁姑娘不落夫家的習俗,男女也不能自由交往。這樣,一個姑娘婚前被嚴鎖 在閨房裡,不讓與男性交往;婚後,仍不能與丈夫真正組織家庭只能在娘家與女性夥伴一起紡紗織布,以致她們對娘家女性夥伴的感情,遠遠超過對丈夫的感情。 「姐妹面前不講假話,丈夫面前不講真話。」這樣一個與男性社會隔絕的女性社會,便是女書產生的社會背景。

女人用女書表達感情,訴說身世,一般都迴避著男人,這種只傳女不傳男的女書「密碼」,與婦女的年齡沒有關係。女孩子們常常聚在自己的閨房中書寫女書,中年 婦女一邊紡紗織布,一邊閱讀紙上、扇上的女書,年老的寡婦和未出嫁的姑娘,她們對女書有著特別深厚的感情,年老的寡婦,需要女書寄託對故去丈夫的苦思,未 出嫁的姑娘,需要通過女書結交更多的姐妹。

女書的載記工具

傳遞、記載女書的物品有四種,書、紙、扇、巾,稱為女書、女紙、女扇和女巾。女扇是婦女們使用的美麗扇子,扇子上一面工整地繡著女書,另一面畫著優美的山 水。女巾是婦女們使用的精巧的手巾,手巾上清晰地繡著女書。女巾有綢緞的、布料的,顏色五彩繽紛,十分秀麗。女紙是用來寫女書文字的紙,紙的顏色有紅、有 白、有黃,形狀有方塊、長條,一般為草紙、毛邊紙,較大的女紙可摺疊起來收藏、閱讀時再鋪開。女書是用女書文字寫成的書本,從幾頁到幾十頁都有。所有女書 都是手抄本,沒有標點符號,不分段落,不寫書名,也沒有作者、抄寫者和年月日,沒有封面和封底。

年老婦女臨終前,要燒掉自己的女書。這是因為結拜姐妹之間的通信,包含著許多個人隱情、隱私,不願讓人知道。

女書,這一女性文字的唯一「活化石」,對婦女學、女性文化、民族文化、民俗學、古文字學、語言學、考古學,人類文化學、社會學、文字和哲學的研究都具有不可估量的價值。「女書」有力地昭示:對於人類歷史,女人不僅是參與者,而且是極其富有創造力的參與者。

時至今日,國際間對這種現存的獨一無二的女性文字,這種不可思議的獨特文化現象,已發表過一百五十多篇論文,出版著作二十種,女書字典一部。

2002年11月19日,女書國際學術研討會在中國湖南省江永縣隆重舉行。專家一致認為:中國女書不僅是一種極其奇特的女性符號體系,而且是一種活著的產生於母系氏族社會的世界性最古老文種之一。

為了搶救世界上唯一女性文字──女書,江永縣上江圩鎮普美村「女書」園,日前正式動工。搶救「女書」的「希望工程」已進入具體實施階段。整個女書搶救的 「希望工程」,將耗資近一千萬元。有關部門已正式通過文化部門向美國福特基金會提出申請,以保護和扶持這一瀕臨滅絕的文化珍寶。一批國內外著名「女書」專 家將應邀參與這一工程建設。祝願在專家和人們的共同保護下,這一人類的極其珍貴的文化遺產──女書能得到發展和光大。

【本文摘自歷史月刊20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