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逢變虎記

Primary tabs

昨天到圖書館找唐朝科技史的資料,看到一篇講唐朝傳奇的文章,與我要作的題目毫不相關,但裡面提到的老虎故事頗有趣。這篇傳奇的出處是《太平廣記》卷第四百二十九,虎四、張逢篇。

南陽張逢,元末,薄游嶺表。行次福州福唐縣橫山店。時初霽,日將暮,山色鮮媚,煙嵐然。策杖尋勝,不覺極遠。

忽有一段細草,縱廣百餘步,碧藹可愛。其旁有一小樹,遂脫衣掛樹,以杖倚之,投身草上,左右翻轉。既而酣睡,若獸然,意足而起,其身已成虎也。文彩爛然,自視其爪牙之利,胸膊之力,天下無敵。遂騰躍而起,越山超壑,其疾如電。

夜久頗飢,因傍村落徐行,犬犢之輩,悉無可取。意中恍惚,自謂當得福州鄭錄事,乃旁道潛伏。未幾,有人自南行,乃候吏迎鄭者。

見人問曰︰「福州鄭錄事名,計程當宿前店,見說何時發?」

來人曰︰「吾之主人也。聞其飾裝,到亦非久。」

候吏曰:「只一人來,且復有同行,吾當迎拜時,慮其誤也。」

曰︰「三人之中,慘綠者是。」

其時逢方伺之,而彼詳問,若為逢而問者。逢既知之,替身以俟之。

俄而鄭到,導從甚眾,衣慘綠,甚肥,昂昂而來。適到,逢啣之,走而上山。時天未曙,人雖多,莫敢逐。得恣食之,唯餘腸髮。

既而行於山林,孑然無侶。乃忽思曰︰「我本人也,何樂為虎?自囚於深山,盍求初化之地而復焉?」乃步步尋求,日暮方到其所。衣服猶掛,杖亦在,細草依然。翻復轉身於其上,意足而起,即復人形矣。於是衣衣策杖而歸。昨往今來,一復時矣。

初其僕夫驚失乎逢也,訪之於鄰,或雲策杖登山。多岐尋之,杳無形蹟。及其來,驚喜問其故。

逢紿之曰︰「偶尋山泉,到一山院,共談釋教。不覺移時。」

僕夫曰︰「今旦側近有虎,食福州鄭錄事,求餘不得。山林故多猛獸,不易獨行,郎之未回,憂負實極,且喜平安無他。」

逢遂行。

元和六年,旅次淮陽,舍於公館。館吏宴客,坐有為令者曰︰「巡若到,各言己之奇事,事不奇者罰。」

巡到逢,逢言橫山之事。末坐有進士鄭遐者,乃鄭之子也,怒目而起,持刀將殺逢,言復父仇。眾共隔之,遐怒不已,遂入白郡。將於是送遐南行,敕津吏勿復渡,使逢西邁,且勸改名以避之。

或曰︰「聞父之仇,不可以不報。然此仇非故殺,若必死殺逢,遐亦當坐,遂遁去而不復其仇焉。」籲!亦可謂異矣。

(出《續玄怪錄》)


難怪寫評論的人說這還真就個傳奇,一點都不像後來明朝人寫小說,就算沒那個心,也要假裝是為了道德之類的鼕鼕。讀來真的很無厘頭咧,也沒有什麼前世恩怨, 中魔中邪,或什麼誤殺以後懺悔不已,全篇大意就是:「老虎全部吃光光,好高興哦」。剛讀完時楞了一下,過了一會就覺得最後那句無名氏評論簡直是在說:「哈 哈,我們唐朝人都醬子賴皮,怎樣~~~」

我還喜歡這個故事的文字描寫,好生動ㄚ。「衣慘綠,甚肥,昂昂而來」,看得連我這不敢吃肥肉的人都覺得肚子餓的老虎當然想吃他嘛。寫張逢喜歡大自然,不只說他喜歡到要「投身草上」,還要「左右翻轉」。這是說光躺著睡覺不夠囉?所以要變回人時還得再來一次「翻復轉身於其上」,而且顯然不是意思意思轉兩下就可以,而是一定要在那塊神奇草皮上翻轉到心滿意足了才起來,才會有效。以後大夥爬山就算了,別隨便躺到細草地上,躺躺就算了,別隨便亂翻轉,翻轉就算了,別非要翻轉到心滿意足才肯起來。不過如果變成老虎了,那吃吃人倒是無妨的,別告訴別人有過這麼回奇事就好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