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墓誌銘兩則:酒鬼與土地婆

Primary tabs

一、傅奕

傅奕是唐初的太史令﹝就是天文台台長啦﹞,蠻長壽的,活了八十五歲,貞觀十三年才死。這人出了名的直性子,講話不留情面。當時佛教開始在中國興盛,但傅奕極度討厭佛教,一口氣上了十一首疏給唐高祖,接著又跟其他大臣當朝辯論,凶悍到把其中一位大臣氣得只能破口大罵:「地獄所設,正為是人!」

後來唐太宗有次勸傅奕說:別人都信,你怎麼就死腦袋不聽聽呢?傅奕照舊又毫不留情地把蠻夷之道不足為取等等的大道理通通搬出來講了一遍。不過傅奕的死性子大概連皇帝都曉得,所以也沒因為大不敬之類的理由被逞罰,太宗點點頭假裝「有道理有道理」,就讓傅奕的話像耳邊風一樣飄過去啦。

這傅奕臨死前還告誡了他兒子一遍:老莊之類的玄學可以學,但「妖胡亂華」那些鼕鼕就千萬不可學。ㄟ,有趣的是他接著又吩咐了一句:「古人裸葬,汝宜行之。」看來這鍋傅奕也是個瘋子。他跟其他出了名的太史令一樣,都有算命測事很準的名聲,但他比別人多了一句評語:「自己卻不信」。

幫傅奕寫傳的人可能也是覺得傅奕發瘋法有趣,所以又記載了一小段傅奕酒鬼的故事。故事說他有次喝到爛醉,隔天醒了以後感嘆說:「哇,我這可不是喝到醉死了。」就幫自己寫了個墓誌銘:「傅奕,青山白雲人也.因酒醉死,嗚呼哀哉!」

還自己幫自己嗚呼哀哉咧!不曉得他兒子裸葬跟墓誌銘這兩回事有沒有都幫他照辦了。

*資料來源:新唐書

二、司馬遷侍妾隨清娛

上頭那則是還沒死就先幫自己寫墓誌銘,這則是死了幾百年,顯靈求人幫他寫墓誌銘。

故太史司馬公侍妾隨清娛墓志銘
褚遂良

永徽二年九月,余判同州,夜靜坐於西廳。若有若無,猶夢猶醒,見一女子,高髻盛粧,泣謂余曰︰「妾太史司之侍妾也。趙之平原人,姓隨名清娛。年十七事,因周遊名山,攜妾於此。會有事去京,妾僑居於同。後故,妾亦憂傷尋故,於長樂亭之西。天帝閔妾未盡天年,遂司此土。代異時移,誰我知血食何所?君亦將主其地,不揣人神之隔,乞一言銘墓,以垂不朽。」餘感寤銘之。

銘曰︰
嗟爾淑女,不世之姿。事彼君子,弗終厥志。百千億年,血食於斯。

聽說這鍋司馬遷年輕的時候有周遊天下作田野調查,但中年以後當了太史令,應該就沒有機會降子出來亂亂跑了。後來還很倒楣的被閹了,恐怕更不會帶個年輕小妾出遊吧。偶覺得天帝是可憐隨清娛被拋棄在異鄉,所以封她當土地婆的。

*資料來源:全唐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