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絕浪費時間 - 愛因斯坦

Primary tabs

愛因斯坦一直到三歲才會講話。我一直對這件事很感興趣,因為根據愛因斯坦自己後來的解釋,他不肯開口說話是因為覺得小孩子說些不成章法的斷言殘字好丟臉, 所以他下定決心,要到有能力說整句整句的話時才說話。好個倔強的小孩ㄚ!那麼小就想那麼多,連語言都還末成形咧!難怪不只長大後看到牛頓世界破綻的透視力,而且臨到生命最後一刻還在堅持研究自己的統一場論。

許多科學家在小時候都會讓教過他們的老師留下數理傑出的印象,但愛因斯坦的老師們並沒有,反而是異口同聲的說,只記得他是個愛作夢的小孩。愛因斯坦上的小 學中學都很嚴格,要穿制服、幾近於軍事訓練的那種教育方法,學校不太可能比台灣的更給學生留思考的時間。我想愛因斯坦小時候成績不好,應該是因為他倔強地 要順著自己的步調學習,他有強大的精神力量支撐自己去追求自己知識上的目標,而不被外界老師同儕的打分、評價干擾。他從小就是個追夢而不是追分數追求好學 生名聲的小孩。愛作夢對學校整體管理無害,因此愛因斯坦沒有被踢出學校。成名後的愛因斯坦在科學界裡同樣獨來獨往,從來不是個熱衷社交或趕學術熱潮的人。

與抱怨教育制度有沒有留時間讓小孩思考相比,我覺得更該思考教育制度能否培養小孩有愛因斯坦般的倔強與自信,而且不只學校,家長的心態同樣更是這所謂教育 制度裡的一環。如果學校好歹可以忍受一個愛做夢、成績B等學生,家長卻一心逼迫自家小孩拿A+,那下一個愛因斯坦出現,可能只有更加遙遙無期而已。



李遠哲:愛因斯坦花時間「找問題」
李指台灣學生課程滿滿 沒有發現問題的能力 楊振寧曾帶幼子等待與大師合影


記者孟祥傑/台北報導

「愛因斯坦能獲得人類科學發展中最偉大的成就,在於他花了許多時間發掘問題。」中央研究院院長李遠哲昨天表示,台灣學校教育把課程排得滿檔,學生沒時間去想問題,且大學教授薪資待遇太低,留不住人才,都值得深思檢討。

李遠哲說,愛因斯坦從小到大,學業成績平平,申請大學時還曾被學校拒絕,但他從不以為意,把所有時間都用在看書及找問題;國內的學生不但欠缺發現問題的能力,現在連中文、英文能力都在退步,應該多花些時間加強語文能力,才能從書中找到有趣的問題。

坊間許多有關愛因斯坦的傳記中均提到,愛因斯坦並非天才兒童,且很晚才會說話,他父母還一度擔心他是「智障」;讀小學時不喜歡與同學玩耍,反而常常一個人坐在一旁沉思,老師還給他取了個「憂鬱者」的綽號。

愛因斯坦當過代用教員、家庭教師,後來靠大學好友葛羅斯曼父親的關係,在瑞士專利局當職員;他對科學界影響最深遠的相對論、光電效應等理論,就是在一九○五年,以一個平凡小職員身分,在德國著名期刊「物理年報」發表的物理學大作,後來在一九二一年獲得諾貝爾物理學獎。

諾貝爾獎得主楊振寧有一年回台大演講時曾說,他曾在一九五二年寫過一篇跟相對論有關文章,引起愛因斯坦的興趣,還透過助理表示想跟他談一談,結果因為首度 和大師對談,十分緊張,加上愛因斯坦說話夾雜很多德文,相談一個小時,並未有所收穫,但楊振寧仍說,這輩子最大榮幸,就是與愛因斯坦在同一所學校任教。

楊振寧很崇拜愛因斯坦,還帶著當年才三歲的兒子楊光諾,在愛因斯坦每天到普林斯頓上課的必經之路,等愛因斯坦出現,請愛因斯坦和他兒子合照,只是未料到,愛因斯坦和楊光諾合照後的次年四月十八日,愛因斯坦就因腦溢血過世。

【2005-02-05/聯合報/A12版/文化.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