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生物是活的這項事實一點都沒有法律上的意義。
被告所指稱的微生物當然數於可申請專利的標的物之一。
--美國最高法院判決 , 1980 年3月



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老鼠也不是忽然變成專利商品的。

最早是玫瑰。1930年,有個叫做 Betty Prior 的美國人,拿著他培植出來的超級耐寒耐病新品種玫瑰 Polyantha 去申請專利。這事情在國會演變成一場大辯論,因為此例能不能開。除去考量專利法到底要怎麼訂,才可以又不妨礙科技資訊流通,又可以鼓勵科技發展以外,以前「發明」跟「發現」界定原則好像很清楚:你可以拿著自己剛「發明」的機器去申請專利,但可不准拿著剛在亞馬遜河「發現」的稀世奇花去申請。這個原則背後還有個假設:專利針對的是人造的、人發明出來的東西﹝或者製作程序﹞,它們是機器、是無生命的。但 Polyantha 怎麼辦咧?這鼕鼕顯然不是自然界「自然」產生的,要不是一堆養玫瑰狂人拼命研發,這鼕鼕根本不會出現。

結果辯論了半天,美國國會定了個植物專利法,因為雖然玫瑰有刺,但畢竟它既不會四處爬爬走,也不會跟肥貓一樣三不五時就肚子餓哇哇叫。想那些生命不生命的問題還是不如當下賺錢要緊。所以在美國打從1930年起,某些人類研發出來的植物就變成申請專利的標的物了。

接下來平靜了四十年。植物果然沒抗議,但國會在1970年忽然想到要找細菌的麻煩。沒錯,細菌這東西的確麻煩,小時候我們的生物課本不說過細菌這鼕鼕說動物不像動物,說植物不像植物,自成一格惹人厭嗎。也許是防漸杜微,害怕細菌這關沒守住,接下來就會有人拿動物來申請專利吧,國會乾脆在原本的植物專利法後面加了一條:不准拿細菌來申請專利。

可是科學家比細菌更討人厭。不過兩年,就有個科學家真的抓著細菌來申請專利。這科學家叫什麼名字不重要,重要的是幫他撐腰的是大財主 General Electric 。那小小的細菌叫做 Pseudomonas ,專愛吃鹽水裡的廢油。 Polyantha一 樣,不是自然界裡本來就有的鼕鼕,而是在實驗室裡面被人類製造培養出來的。科學家的專利申請被專利局火速依據植物專利法拒絕了,但以「人類製造」這點為理由,GE 一路打官司到最高法院,終於1980年大法官判定:「微生物是活的這項事實一點都沒有法律上的意義…被告所稱的微生物當然數於可申請專利的標的物之一。他的請求並不是針對一個目前為止未知的自然現象,而是針對一個非自然發生的物質製造或者組合─這是一個人類聰明才智的產品,它有個獨特的名字、特徵、和用途。

好,不過是吃髒油的細菌嘛,有啥了不起的,要專利就給他嘛。但四年後就有個哈佛科學家抓著一款名叫 Oncomouse ﹝腫瘤鼠﹞的老鼠來申請專利了。 Polyantha 的特色是耐寒耐病,這款基因改造過的腫瘤鼠則是特別容易得癌症。

好,那也不過就是專門用來生病的老鼠嘛,總看在生物醫學要發展的光明面上,大家馬虎過去就算了。但麻煩的是,那個哈佛科學家已經把製造腫瘤署的專利授權給大財主杜邦了,當時杜邦開價一隻腫瘤鼠US$50,買回家還不能自己繁殖,否則就跟自行拷貝軟體一樣,該死!還有更麻煩的,當時那位申請專利的科學家太聰明了,他申請表上寫的不光是「老鼠」,而是所有「非人類的哺乳類動物」。所以,就算腫瘤鼠不稀奇,誰也不准自行研發腫瘤狗、腫瘤羊,大家通通都得跟杜邦買腫瘤鼠。

後來杜邦作了一些讓步,像是非商業用的學校或政府研究,就可以免費或者狠便宜的跟他們要腫瘤鼠來使用,但這件事在美國差不多就降子定了案。歐盟方面,2004年的判決是腫瘤鼠有專利保護,但保護不及於其他哺乳類。加拿大2002年的判決則是連腫瘤鼠的專利申請都不通過。台灣方面我簡單估狗了一下, 看到某專家宣稱反正台灣的專利法上說動物植物通通都不准,所以應該就是不准。這款專家,我認為未免也太節省腦力了吧,八成是因為沒領到顧問費所以隨便亂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