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址散佈罪?

Primary tabs

何春蕤因動物戀網頁被告一事引起許多婦運團體內內外外的討論。就我所聽到的範圍來講,總覺得多在道德、理論層次,但對於其中很重要的一環─網路技術─卻很少有討論到。

例如說,所謂的猥褻圖片,是因為網站上放了連結,連結通往別的網站上的猥褻圖片?還是某些猥褻的圖片直接擺在何的網站上?我自己並不清楚何的網站上到底擺了什麼,但我看到對此事辯論的雙方經常「圖片」、「連結」含混使用,一下子這邊說圖片怎樣怎樣,一下子那邊回嘴說連結這樣那樣。但就我一個作網站的人來看,這兩個詞並不能降子亂交換ㄚ。

在我看來,如果只是連結到人獸交網站,那就算那個人獸交網站裡面的圖片算成猥褻,何的「罪名」頂多也只是「散佈有猥褻圖片網站的網址」而不是「散佈猥褻圖片」。也就是說,就算控方有法子證明那些圖片猥褻好了,也還得另外論證散佈不當網址是個罪ㄚ。這,我認為是不可能成立吧?如果成立,那奇摩、蕃薯藤等網站也有連結到各類猥褻、詐欺、毀謗、侵犯智慧財產權(大補鐵,金庸、瓊瑤等等各類有版權的小說)的網站,他們的罪豈不是大到該碎屍萬段了?

我想造成這個誤解的原因可能是討論者(尤其控告者)認定網站是一種出版品,所以放有猥褻圖片網站的站長就變成了散佈猥褻圖片的罪人,接著推論到何春蕤作連結到猥褻網站就如同(免費)提供猥褻出版品的書店等等的。但我認為降子的推論類比有問題,因為如果網站是個出版品,那提供相關網址不過如同編排電話簿,也就是說,在網站上作連結只是指路而已,它的性質跟論文後面的參考書目或者在報紙上提供一版分類廣告比較類似,而與出版或販賣猥褻刊物本身的關係比較遠。而 且,何春蕤網站網址的 edu.tw 幾個字也表明了這個出版品比較屬於學術著作這個類別,而不是一般商業雜誌。(註:我並不是說掛上學術兩個字就一切免罪,但我想找出適當的類比是很重要的。)

當然,新科技造成這個「指路」好像不光是「指路」而有點「帶路」的味道,但到底幾分算指路幾分算帶路呢?我覺得這正是所謂「法律該趕上時代」之類老掉牙的話該拿出來用的時候。這部分的釐清我認為該與支不支持人獸交理論可以分開進行,但我希望對這個案子的討論能多注意到這點。

後續
> 痞子是要說,提供連結本身,只在提
> 供一組數位訊號,而不是說這些訊號所構織成的圖文為提供連結者的言論嗎?

簡要地用分解動作來講解好了。要直接在網站上顯示一個圖片,那大多數的情況必須自己有這個圖檔(假設檔名叫做xxx.jpg),把圖檔上傳到網站,然後在想顯示這個圖片的網頁檔案內寫上對應的句子,這句子通常長得像  <img src="xxx.jpg"> 。換言之,這裡有幾個重要因素:1. 自己有圖 2.有上傳 3. 有寫上正確的顯示語句。

作連結則沒有這麼麻煩。假設我要連在某個網頁顯示一個連結到 www.fun.net 好了,那我只需要在這個網頁檔案裡面寫上一句:
<a href="http://www.fun.net">某某網站</a>
也就是說不論這個 fun.net 有哪種資料,站長要作的事情只有加上這麼短短一句文字敘述。

我認為如果從直接放圖片的分解動作看來,那很難去講說站長「不確知」,因為這整個放圖的過程牽扯到對圖片的處理,站長比較難去論證說自己經過了那麼多手續卻不知道圖片的內容。但如果站長只是作連結,嗯,我覺得只能說站長確知對方的網址ㄚ。那麼,是根據哪一條法律說站長必須確知對方的網址內容才能作連結,作 降子的連結又是哪種責任?假設我今天作一個提供軟體資訊的網站,並且作了一個連結到微軟,結果微軟被某家小公司告說她們的軟體抄襲並且告贏了,我降子也要算成傳播抄襲軟體嗎?如果算,那是哪種法律責任呢?跟微軟的經銷商一樣嗎?或是跟讓微軟登過廣告的雜誌社一樣?還是跟在課堂上說過「微軟軟體非常好」的教 授一樣?

所以,總結來說,我對這個案子關心的點比較是在法律怎麼界定「傳播」,尤其怎樣處理透過網際網路這個新科技的「傳播」,而不是在於「猥褻」這個定義的檢討。這當然不是說我覺得「猥褻」的討論不重要,但我覺得當務之急應該是先解決這些科技法律上的問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