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電腦一個善終

Primary tabs

兩三個星期前我們幫幫忙的管家接到電話,有間公司願意把他們淘汰下來的十幾台電腦捐出來。這是好消息,因為我們的工頭已經在擔心平常零散收到的一台兩台電腦,還有我在街上撿回來的棄嬰,每台都長不一樣, 這樣送去第三世界國家不曉得會不會被嫌。ㄚ我是覺得不會啦,這些棄嬰我都重新調教打扮過,聰明耐用得很。而且如果太閒,我還會把網路上找到的相關使用說明 等印一份附上,方便他們修理鬧脾氣的電腦,或者搞大體解剖。但一整批的齊全貨色對我來說確實省事些,所以管家問我要不要收,我當然說好。管家再說打電話來 的人講不清是啥機型,我收貨時得查一下,我也答說沒問題。

但問題竟然就發生了。與我們聯絡和送電腦來的是台灣會館的老伯伯,唔,就暫時叫他老王吧。據說是某間公司找老王幫忙把這堆電腦處理掉。老王我見過兩三次,像個老實長工,頗親切,有次還說我跟鄉下羊是 「淹倒孩子」咧。他看來的確像是會說不清楚電腦型號的人,有同鄉找他處理這堆電腦的部分也合情合理。不疑有他,既然他說電腦差不多都是同一型,我就說那從 車上搬一箱下來,我確定一下是哪種的就夠啦。當時天色灰暗,下著毛毛雨,場地是另一位好心義工提供的自家車庫。我試過以後覺得沒問題,老王還說他會把所有 的電腦搬下排好,不用擔心,既然我還忙著別的事就儘管放心先走了。

於是我就走了,但結果是,我那天看到一台 Pentium 166mHz 電腦,但收下的其實是十台 386,十七八年前的舊東西。有這麼恰巧的事嗎?我只抽查一台,就剛好抽到特獎?受騙當然令人生氣,但讓我怒不可歇的是把慈善機構當作垃圾山的心態,這比幫倒忙還惡劣!

想了一天我還是拿不定主意怎麼彌補我的錯誤。把老王還有那位「善心」同鄉臭罵一番,死逼活逼要他們把爛電腦通通搬回去,這些都可以,但我希望確保這些電腦 得到「善終」。電腦死則死矣,但對人來說,那些大大小小介面卡主機板,尤其螢幕,可都是有毒的啊。十台電腦、十五個螢幕,八台印表機和一大箱廢棄介面卡, 都有法子找人好好一箱箱裝到車裡這邊送那邊送的了,為什麼不能直接花個一兩百塊美金送去專業回收處理?

另一方面,我確實也發現電腦回收處理的資訊非常不夠。市政府的垃圾處理回收傳單可以仔細到告訴你把瓶子跟瓶蓋分開處理,但對於電腦只有一句:請儘量捐給慈 善機構。那麼慈善機構不收的舊電腦怎麼辦?眼前丟路邊的破電腦垃圾清潔隊都肯收,但我老擔心市政府有把他們拆了回收嗎﹝好像不大可能﹞?還是直接送去填海 填陸﹝比較可能﹞?淘汰下來的介面卡也是,上星期我家的回收桶就有不少,結果收垃圾時我就躲在窗邊偷看,看到清潔隊員望著他們猶豫要不要拉走時可真是忐忑 不安ㄚ,還好那人猶豫了五秒還是把他們收去回收了。

唉,最後的結論是,筆記型電腦雖然有千般不是,但至少退休時還可以在ebay上賣掉。就算賣不掉,製造的垃圾體積也小多了。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