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未定案

Primary tabs

學期初我晃到課業輔導中心登記當數學輔導員,心想著一技之長不拿來賺點錢花也是浪費。還沒填完申請表,我就被個拉丁美洲裔的媽媽拉去另一個單位,她聽到我說有個數學碩士,而運動員課業輔導中心正好託她這個老牌輔導員找人。

我聽到這位拉丁媽媽跟那邊的老闆介紹說「他」如何如何厲害、「他」如何如何可用,但我沒有糾正這位媽媽,該是「她」不是「他」,因為當時我只顧忙著在心裡偷偷盤算是「他」還是「她」比較會被排去教小美眉。

不過,很快我就放棄去輔導運動員的念頭,因為除了時間不好外,我有如下的盤算小結論:這次的身分是「他」,看來如果不是被排去教毛茸茸的臭男生,就是會被排去教高頭大馬的「小」美眉們,沒啥好康的。尤其如果接著還當小男生欺負,那才更不好玩咧。

另一方面,我當然順利的當上原先應徵的課業輔導員,包括通過示範如何因式分解的面談。我很快的注意到不是每個工作人員都知道我是女生,更貼切的說,應該是他們很自然的把我當成男的。我幾乎是興奮地打定主意不說謊也不揭穿,看他們什麼時候會發現。

首先上場的是所有輔導員大集合的四小時職前訓練。一開始我們就玩我最痛恨的救國團式自我介紹:互相介紹身邊的人。我坐得離前頭遠,一路聽大家輪流介紹別 人:他主修什麼什麼,她教什麼什麼,心裡開始好奇旁邊這位負責介紹我的人等一下會用他或她。結果她比我更厲害,她的介紹詞都是:Ping怎麼怎麼。沒用到 半個他或她。不愧是主修英文的。沒有人注意到她的介紹詞有什麼不同。

一個星期後我在廁所碰到這位英文輔導員,我暗自猜想她以後不用幫我閃躲了。廁所是洩密的地方,我在那裡碰到老闆之一,但看不出她有沒有被嚇到。

頭一個星期跟學生碰面總要自我介紹。有一次兩個學生一起來,一個是未來的老師,一個是退伍軍人,兩個都年紀比我大。等我說到我的主修是女性研究時未來的老 師就順口說出她的推論:「哦,所以妳是女生?」我覺得好笑,問他們難道看不出來啊?他們說已經偷偷趁我去複印課程大綱時討論五分鐘了,但還是沒結論。我笑 著跟他們講不要四處聲張,因為我想試看看多久大家才會都知道。他們似乎也覺得好玩。目前為止跟他們倆上課都很愉快。當然我也學到一件事:說我的major 是social science就比較不會令人起疑,說女性研究的話可能就out了。

另有兩個經常一起出現也是未來要當老師的,明顯的看來一個是男同一個是拉拉。這個拉拉打從第一次見面就用姊妹相認般親切的眼神跟我打招呼。嗯,果然不是白混這行的。

現在要講神奇的部分了。輔導員中有個台灣來的小女生,她從頭到尾的以為我是男的。最早我說主修女性研究時,她楞了一下,說:「念那個幹嘛?妳去看女生、追 女生啊?」這這這,我能說不嗎?沒看到是真,說沒這種念頭就要天打雷劈了。絕對不用高估這個小女生,她是那種標準沒想太多的平凡異性戀大學生。我以為報出 主修就差不多out了,但碰到這種全然把我當男生的蠢蛋,我竟然只好承認自己好色般的回答:「也是。」後來又有一次她又問我:「你(這麼老了)有女朋友 吧?」這這這這,我又很辮扭的回答:「有。」沒想到世界大勢變這樣,以經習慣come out自己的同性戀身份了,現在竟然變成要come out自己是女生。

上星期局勢有點嚴重了。因為這個小女生看來像喜歡上我了。我找了幾次小小蹺班的理由,什麼吃午飯、買咖啡、買點心之類的,她都沒來由的跟著我。星期三上完 一星期份的班,我就想著這星期大概得找個方法脫身了。這這這,玩下去....不會玩嘛!被小女生纏不是沒有過,但被當作是個男的來纏!天哪,這不像好玩。

於是,故事該要結束了——但有點恐怖。

昨天上班,又碰到那個小女生,我又照舊教她數學。差不多結束時有個人來問我題目,這個人臨走時因為很滿意我每次都有法子幫他做出來,對著小女生說了一句: 「she is so cool。」小女生等了兩秒,遲疑著、一個字一個字的吐出問句:「為什麼她叫你 she 啊?」好,終於,我當然藉機out了。

然後我趁著她在發楞追問細節。她說從沒有懷疑過我是女的,雖然想過我是不是個gay(男的!)。她說上星期跟大家聊天忽然才發現有人用「他」有人用「她」 稱呼我。大家都注意到這個混亂了。爭論不休。最後他們或其中有人,就是那個拉丁美洲媽媽,去找我的老闆,以「避免稱呼錯冒犯到我」為理由要求看我的個人資 料,最早申請當輔導員時填的。老闆答應了他們。可笑的是,既使那個拉丁美洲媽媽上個星期已經以此跟小女生「證明」,我昨天對小女生out時她還是百分之百 的震驚。

但那個小女生怎麼想本來就對我不重要。我自己今天卻越來越無法對他們翻看我的個人資料這件事釋懷。我幾乎要感謝我住在這麼文明的地方了,所以這件事還可以只有這樣被文明的冒犯就解決了。

但故事絕對還沒有結束:我還沒有決定明天上班是要當眾跟那個拉丁美洲媽媽大吵一架,還是文明的把她找到一旁教訓一番——如果明天的脾氣還能由我這般文明的下決定的話。

故事待續,而疲累的秋天忽然已經來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