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yond innocence: 九一一後續報導

Primary tabs

以往凡是有大災難發生,美國的媒體最喜歡從「無辜大眾」的角度去報導,無辜的受難者,無辜的家人,尤其無辜的小孩。但這次反而很少看到聽到無辜這個詞。我想,也許美國人暗暗知道,九一一事件的發生,並不那麼無辜。

我右側的白人鄰居在二樓的窗口上掛出大型的美國國旗,巷子口那家則是在車庫上貼海報,上面是國旗,下面寫著united we stand。隨時都可以看到身邊的車子上插著國旗,而且似乎載重量越大的車上面插的旗子就越大。我不能很確定這麼一片零散卻又自動自發的旗海看在多元種族 的加州人眼裡是什麼感覺,但我那超保守擁扁崇美的老媽,前兩天指著報紙上的照片說:「ㄟ,ㄚ這美國人身上裹國旗(以表示愛國),這年頭在台灣不管誰做這種 事(不管裹那種旗)大概都會被認為很白痴。」

一樣的事情,不同的背景帶來不同的感受。主流媒體仍然是「討伐暴徒」的聲音為大,但為什麼炸彈會直接掉到自己頭上的事實畢竟還是打醒了一點裝無辜的美國 人,討論「我們是不是先做錯了什麼」的聲音不大,但持續都有。至於非主流的各種少數族裔族群則本來就沒有那麼無辜。懼怕種族衝突幾乎是每個人的直接反應, 這種恐懼感又直接又強烈,因為平常就已經見多了,我們確實知道它會發生。目前為止,主流媒體似乎避而不提這部分,但廣播和地方上的小報紙一直提到各地的宣 揚和平共處、反種族暴力的小型集會。它們也提到許多對回教徒中東族裔等的恐嚇威脅事件,但報得不甚仔細,好像目前為止沒有嚴重的事件發生。

對我這麼一個在戒嚴法下面長大的人,看到「團結一致」「現在是非常情況」這些話每每就開始頭皮發麻。炸死這麼多人跟團不團結跟言論一致哪有什麼相關性呢? 團結,又是跟誰團結呢?我一直想起小時候牆上的標語可以左邊寫著團結一致,右邊寫著小心匪諜就在妳身邊。因為是「非常時期」,移民局已經火速通過法令,把 原來凡是抓到疑似非法移民要二十四小時內起訴或釋放,改成四十八小時並且「必要時」可以無限延期。FBI很明白的講,這麼改是為了不想放掉這一週來抓住的 七十幾個嫌犯或證人。「移民中」的人本來就很沒保障,但媒體有意無意的強調有些被抓的人是「歸化」的美國公民,彷彿血統不夠正就容易「做壞事」。真不公 平,算諾貝爾獎或奧運金牌時美國就不管妳歸化了多久,全都是偉大的美國環境造就了妳今日的成就。

另一部份,這麼一炸也很清楚的炸出美國的本質是資本主義而不是民主自由。報導各家航空公司因為這幾天(和未來)的損失而要關門的新聞遠大於討論機場安全檢 查有沒有效,(以前和以後)該不該做。從布希開始,很容易就聽到這種言論:一邊說這次的事件將永遠改變美國(的自由民主型態),又同時說最好的反擊方式就 是趕快回復正常工作(資本主義)。星期四上午我聽到這邊一個體育電台的廣播員悲憤的講,他覺得在此刻顯示美國精神的最好方式就是大家趕快回復最美國的運動 —職業棒球的運作,所有的人聚集球場看球賽來展現愛國心。廣播員說,想要在上週末就重新開打的球隊老闆們是以他們的方式在愛國不是為了賺錢。FBI的幹員 更厲害,這兩天他們打算收集的「證據」還包括賓拉丁可能趁機在股市做短獲利,這證明他是主謀所以事先知情。太厲害了,上星期一凡是下單賭短的人豈不都成了 嫌疑犯,原來大家都是預知爆炸,不是看衰美國經濟。

大體來說,我覺得還算聽到不少的非主流反應,並且一週來沒有停。但偶爾覺得這像是個拔河般的關鍵時刻,偶爾又覺得美國已經老化了,一些部分它拒絕去看、寧 願相信自己永遠最對最好最強,想要用口號解決複雜的問題。更長遠一點的影響,請大家收看開戰以後的續集吧。hmmmm, God Bless Americ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