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誰害全班被打?誰打了全班?

Primary tabs

有種時空停滯的感覺,我以為這種情節二十年前才會上演。

我無法認同這位「處罰無辜的學生於心不忍」的老師。法官檢察官辦案都還得等到證據充足了才能定人罪,為什麼老師就認為自己非得破案不可呢?難道跟全班同學明白講:「老師有些線索指向某些同學,但目前證據不夠,所以我不能說是誰。我保證會繼續注意,一旦確定了我一定會秉公處理。」這樣就會失去老師的威嚴嗎?不過是同學之間的嘔氣,青少年就是愛來這套小尋仇把戲,這樣就被稱為「兇手」?最後要打所謂的兇手就打吧,還要說這算是還給全班的同學?同學可以不要這種還法嗎?他們可不可以直接要打人的老師來還?

「我不相信沒辦法制伏她們」,是的,今天只有老師的手裡握有棍子,沒辦法制伏那才是笑話。事實上,只要肯多揍幾下,要誰當兇手都不成問題的。但老師又不是鎮暴警察,為什麼我們看到的是一個所謂心力交瘁的辦案過程,而不是一個嘗試去了解為什麼同學間會互相惡搞的過程?問題被壓下去了,但並沒有解決ㄚ。交惡的雙方仇恨降子就解了嗎?不曉得,這位辦案老師只顧著寫她如何「想辦法讓她們出來自首」。無辜被揍的其他同學從這次事件裡學到什麼?不曉得,看來聯絡簿裡不 是這種用法的。

唉。於心不忍但心在哪? Lip service 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