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你們該講英文?!

Primary tabs

話說自年初鄉下羊與我為了一肚子贅肉難看到不行,發憤參加健身房以 來,雖然肥肉沒有消掉幾兩,但竟然持之以恆,一直都有隔個三四天的就乖乖前去健身房報到耶~連遊行兩天前兩隻羊都還有去健身房,假裝努力但實質大吃以後接著去檢查特地從台灣訂做帶回來的大型banner,東跑西跑辦了堆雜事,深感真是個人生難得的有意義下午,非回家大睡個午覺不足以劃下個完美句點時,怪事就發生啦......

我跟鄉下羊邊走邊講話,街上人多、但也不至於到人擠人,我們話多、但也不至於吵到別人。好,在個小十字路口喵到了對街閃了紅燈,我正慢下腳步停了一停,鄉下羊斜前方有個略略老的白人ㄚ婆忽然轉過頭、皺著眉頭說:「你們該講英文!」老ㄚ婆表情憂憤但音量剛夠我們聽到,可是我實在不能相信我的耳朵,鄉下羊顯然也懷疑自己幻聽,所以我們同時直覺地回問:「ㄚ?你說什麼?」﹝哦,聲明,以下跟ㄚ婆的對答都是英文,of cooooooooooourse﹞ㄚ婆一邊重複了一遍「你們該講英文」,我一邊換到ㄚ婆身邊再重問一遍,確定我沒聽錯她沒講錯,確定現在的狀況的的確確 是我正跟著我的朋友鄉下羊在私人鬼扯聊天,卻旁邊忽然出現一個ㄚ婆,跳進來打斷我們的聊天,教訓我們該用英文!

我哩咧,這位ㄚ婆,你以為你皮膚白就美哦?!這真是我為了蝦米場合講蝦米語言所遇到最誇張的事情。我們是兩個人私下講話耶,ㄚ婆你要發作至少也該先假借問路或裝作跌倒,先跟我們發生對話,釣我們對你發出一兩個非英語的聲音以後,才發作吧。美國我們也不是白住的,鄉下羊「嚴肅」但「真誠」地企圖幫老ㄚ婆理解她的腦袋打結了,ㄚ懶羊偶因為比較懶,直接就跳到發飆階段:「我有付稅耶,你是要跟我講我沒有權利講我想講的話?」「你管我聊天講哪種話?我上班做事上學討論教書講英文,但我現在跟我的私人朋友聊天關你什麼事?」

飆兩句就發現這ㄚ婆其實認為我跟鄉下羊是兩個小蘿蔔頭吧,ㄚ也不曉得是不是之前在其他地方有啥不愉快,忽然就對我們發作憂憤起「她的」美國的前途來了。「像我到你們亞洲國家去時就會講你們的語言,這是尊重,你們來這邊就該講這邊的語言」我哩咧,連北韓、南韓、台灣、中國都給我分不清楚,還蝦米有講這些語言,觀光客「哈囉,你好」那種程度的話也配叫「講」哦。﹝ㄚ婆說有去過的亞洲國家是南韓,所以認定我是北韓來的。我其實不懂她是怎麼個所以法,但她一開口就是這麼說的。後來又堅持我一定是中國來的,因為聽不懂台灣是哪裡。﹞

ㄚ婆認為我不過是個 kid 還在唬爛什麼交稅,但其實重點也不在年紀,而是一吵不贏她就暴露出心底那些恐怖的反移民誤解。她根本就是認定移民是來吃喝享用「她的國家」的,什麼「你們既然喜歡這個國家,要來享受這個國家,你就要變成這個國家的一部份」。蝦米享受?ㄚ婆妳曉不曉得外國人交的稅比較多?妳曉不曉得我的學費是妳孩子孫子的好幾倍?連妳現在退休養老金、醫療給付都還有我的血汗錢在裡面咧,到底誰在享用ㄚ?!

ㄚ什麼這個國家這樣那樣,我又飆了好幾句「你是要跟我說這個國家就是連讓人選擇講哪種話的權利都沒有嗎?」ㄚ婆答不上,拿出嚇新移民招數:「你別跟我大小聲,別碰著我﹝註:因為偶被美國政客影響,大聲講話時手會比來比去﹞,否則我要叫警察了。」

哇哈哈哈,「你叫ㄚ」,這招我偏偏不怕咧,

ㄚ婆你以為這裡警察勤快到會管閒事哦?那幾天我還剛好跟鄰居﹝還剛好都不是亞裔﹞真的遇上了些小事情,兩三次輪番打電話給警察,卻連個警車影子都請不來。要是我們這種一路吵過來連停下來都沒有的鬥嘴都可以招來警察,那我倒還要稱讚一下美國警察比我這台灣野羊還懂得孝順老人了。

這種吵實在主要是出氣,所以跟ㄚ婆分道揚鑣前覺得怎麼可以不秀一下偶加減也素有學到點口語英語精華,就"Fxxx You" 了一大聲給ㄚ婆。ㄚ這位白人ㄚ婆難道真是頭一次見到這種亞洲野人?竟然楞了一會才抬起頭來回喊 "Fxxx You"。ㄟ,不巧那麼一小個耽擱我又剛剛決定多送她一個中指,結果就非常有默契地配合到她的視線。 

結論是:鄉下羊最近幾個月接連遇上靈異事件,這恐怕又是一樁。老天爺在跟鄉下羊說:切記切記,美國長這樣,千萬別忘了

2 comments

鄉下羊's picture

這偶一定要來補充一下下滴。話說那鍋懶羊柯普勒平常看起來白淨斯文走眼鏡書生羊路線,沒想到一沾到那白種母蜥蜴放出來的毒,整隻羊霎時起了變化。本來大白 天風和日麗的忽然間天地變色羊皮褪去當街爆出一隻超級金剛聖戰士。當鄉下羊還在以閒閒散步的節奏跟母蜥蜴一前一後有一搭沒一搭的互唱反調,聖戰士金剛柯普 勒羊已經在第一時間跳到她面前猛猛的嗆聲起來。

而當母蜥蜴還不知反省持續碎碎唸了兩三個blocks,兄弟羊也越嗆越入戲,偶在旁邊一面扔幾句話,心裡一面暗暗的憂慮起來:醬子下去,兄弟羊下一步會變 成蝦米creature偶真的不知道。母蜥蜴呀你怎麼不快閉嘴斷尾趕快閃,等會要偶救你偶都沒把握。因為,這素偶頭一次看到兄弟羊如此猙獰的面目。

這鍋故事的啟示是:Don't mess with sheep.
雖然兩隻都是羊,平常也狀似溫馴。但素要知道,每隻羊還是有不同的個性與週期。要了解一隻羊,一定要深入追查他成長的背景與地緣。而偶這隻鄉下羊也是經歷了這街頭事件才開了眼界了解到一個真理--羊跟虎其實只有一條模糊的界線ㄚ。

痞子's picture

偶以前就有警告過咩,見過偶吵架的倫都嘛說粉恐怖粉恐怖咩,誰叫你們一向都嘛把偶的話當偶邊風。這下吹個小颱風就嚇到屁滾尿流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