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ag or Dress Up? (上)

Primary tabs

這一篇是2000年8月上課時交的作業,當時去看第五屆舊金山扮裝國王 (Drag King) 比賽的感想,不過我把當時標題裡的 and 改成or 了。我沒多花時間翻譯跟修改文章,看倌們將就些囉。



某部份同性戀聲名狼藉的形象來自於扮裝皇后(drag queen) 跟T(butch)。扮裝皇后和T兩者都扮演(impersonate)與他們生物性別(biological sex)不同的性別(gender)。扮裝皇后的女性氣質/陰柔性(femininity)簡直是太濃密,而T有時候是陽剛(masculine)到被批評是男性沙豬。但扮裝皇后跟T之間有很根本的不同。扮裝皇后的人格不一定很「娘」(sissy),而且扮裝皇后的形象主要是從舞台上的表演來的。相對的,T的刻板形象來自於他們的日常生活。跟扮裝皇后的performance of femininity相比,T的陽剛性更像一天二十四小時的工作。對「當一個T(being a T)」來說,並沒有什麼台上台下的分別。

那扮裝國王到底是什麼?書本上並沒有答案。當 Nan Richardson 在那本很有名的 Drag Diaries 裡面說扮裝的歷史自古就有,其實講的是扮裝皇后。沒錯,扮裝皇后和T自古就有,但「扮裝國王」可是個新發明。我頭一次聽到「扮裝國王」這個詞是在 1998 APLBN conference,那也是我第一次看到扮裝國王秀。不過,那次的經驗並沒有讓我搞懂什麼是扮妝國王。那次的秀,我看到的穿著男人的衣服,戴上很明顯的假鬍子,演了一小段音樂劇的 dyke 。我看到的是個 dyke,一點都稱不上男人,而且我看不出表演者陽剛性的程度有到值得跟扮裝皇后的陰柔性相提並論的地方。我搞不懂是因為那個扮妝國王表演很爛,還是我沒抓到看扮裝國王秀的要領。另一方面,我頗為困惑,為啥我身為一個認同自己是T並且還算享受扮裝皇后秀的人,卻連一個好的扮妝國王秀可以是什麼款,都無法想像出來。這讓我一直覺得:在T、扮裝國王、扮裝皇后之間,一定有什麼關聯性我還沒有抓到。所以,當我聽說七月份的時候舊金山有個扮妝國王比賽,我馬上決定給我自己再度嘗試的機會。

跟前一年一樣,比賽在間尋常的 queer club 舉辦。比賽要到半夜十二點才開始,但是我們十點鐘到 club 時,門口已經排了一條長龍。一進到隊伍裡面我們就已經開始覺得好玩囉。當然,這麼早就來的理由之一是早點到門票比較便宜,但顯然另外一個理由是「看人」, 而且club的宣傳上還特別說了,任何人“in drag (includes high femme and tranny)” 另外有五元折扣。我們幾個其實不太確定那句宣傳到底是啥意思,所以我們只是遵循古典的T婆風格打扮(dress up)。坦白說,那風格還真不是現在拉拉社區的流行。我穿了我剛做好沒多久的男士西裝,包括領帶襯衫西裝外套跟皮鞋。我有的T朋友最後一刻衝去買領帶,要不就是跟別人借一條來打。婆朋友們嘛準備起來好像比較簡單,他們大部分都曉得怎麼化妝,就算平常不會天天化。現在她們就只是需要化得誇張一點,穿上高跟鞋,還有從衣櫃裡拉出美豔點衣服來穿上,就好啦。以impersonate 異性戀男人跟女人的意味來講,我們的準備讓我們看起來跟排在隊伍裡面的其他 queer 們非常契合。這一大夥在 club 外面排隊的人impersonate 成功到乍看之下一點都不 queer!我有幾個朋友還因此以為這是個straight club,開車經過時老沒停下來,結果多繞了好幾圈路。

一進了club,當然就更有機會觀察別人。大部分的人是女的──可能可以假設是拉子──有些是扮裝皇后,男同志,直男人。扮裝皇后、男人跟一般時候看起來 差不多,不過拉子就很不同。每年同志遊行時的 Dykes on the Bikes 是當今拉子風格的好例子:powerful, gender blurring, cool, and queer。這一種的 dyke 形象非常突出而且容易辨認。但此時在場的拉子,不論是來參加比賽或者只是來玩來看的,都努力讓自己看起來像大街上,大家天天都會見到但又一點都不會特別去 注意的一般男人跟女人。在這裡我見到許多種扮演男人的方式。商場男人跟牛仔佔大多數,但是藍領工人、軍人、水手、船長也不少。比賽開始前大家都在跳舞,但 氣氛又與化妝舞會 (masquerade) 不同。這裡並沒有化妝舞會的遊戲般開玩笑氣氛。Club裡面的人也沒有過度的表演,每個人都很真誠的努力讓自己儘可能真實。

我得承認猜別人性別(gender/sex)實在是個百玩不膩的遊戲。觀察別人的扮妝跟測試我們的 gayder 都非常有趣。身為同志,我們就算本來不喜歡也會被迫多學到一些關於性別的事情。通常我們猜來猜去,接著就會討論各種性別化的言行舉止、表達方式、服飾等等 的細節。我想一般異性戀的人都太把這些事情視為理所當然,因此喪失了所有的認識跟了解。

當我們正忙著玩,還來不及討論出周圍每個人的性別(sex)時,不遠處有兩位我們確定到連討論一下都沒有的「男人」開口講話了,竟然是百分之百不會讓人搞錯超高音頻的女聲!一開始我顧著敬佩他們成功的扮妝,但過了一會我忽然開始懷疑:我怎麼能確定那只是扮裝?!有可能他是正在 F2M 變性過程中ㄚ,或者也許他是個跨性者,或者他是個無時無刻就以這個模樣過生活的T!我們怎麼曉得哪部分是扮妝?怎麼曉得一個人是怎麼性別化他的生命?

於是我更認真的觀察周圍觀眾的性別是怎麼裝扮表現出來的。我發現,周圍的男性扮裝者裡面,至少有一半以上有戴假鬍子而且很多做牛仔裝扮。這個比例顯然比我們在街上看到的高。所以我了解到扮裝國王的意思並不是在於看起來像個帥男人,而是在於表演刻板形象了的陽剛氣質。牛仔裝跟假鬍子跟剪裁合適的西裝比起來傳達了更強烈的陽剛氣質。如果要扮演一個乾淨清爽的小商人,那扮裝國王至少得想法子把自己突起的胸部藏起來,這樣說來在衣服裡面塞個小枕頭冒充啤酒肚可能還簡單些。也許一個挺著大啤酒肚、嘴上有鬍鬚、身上隨便穿件鬆垮 T-shirt 的男人看起來不帥,但那樣顯然代表了某種的陽剛氣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