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formation

Primary tabs

提到 dyke march 會想到什麼?一群女超人般飆悍有力佔領街頭的 dykes ? 與每年六月底在燦爛陽光週日舉辦的 pride parade 相比,更讓我覺得 empowerment 的是前一天不畏黑夜即將降臨,在傍晚時分開走的 dyke march,而且不是只有被那個飆悍有力的形象感動,是身處其中、身為其中一份子的感動。要說 pride,dyke march 才是。那個陽光燦爛的pride parade 對我來說從來都比較像是去做戲展現給別人看而已。But perhaps good old days are gone for good. 從今年起,我想我再也不會對 dyke march 有那種感動與參與感了。

每年舊金山 dyke march 開走前,在集合的 Dolores Park 會有一整個下午的演講跟表演。今年,主辦單位拒絕讓當地很有名的亞太裔扮裝國王團體 Rice Kings 中的某個成員上台,理由是這個人的 identity 是 "trans man"。因此,Rice Kings 整團很有義氣的抵制 dyke march,取消了參演。

Rice Kings 的抵制帶來多少當地LGBT社區內的聲援我不太清楚,似乎頗為有限。但 pride weekend 之後出現另一波與這次 dyke march 相關的不滿抱怨聲音。抱怨什麼?抱怨男人太多。不只從 Dolores Park 就有不少「友善」男性觀光客拿著攝影機拍拍拍(這是近年來許多地方同志遊行等活動常出現的現象),遊行沿途還有許多直男支持者跟雙性戀男雜在隊伍裡面一起 走,包括一位只用了SM 皮套遮掩住陽具的裸男。主辦單位沒有阻止這些男人,以往凶悍出名的 dykes 們也沒有當場說出他們的不舒服甚至不安全感,雖然事後的抱怨不滿讓大家非常充實的討論了很多天。

我想先澄清一下,就我以往待在舊金山LGBT社區的經驗,我上頭提到的這群 API queer and transgender women 可是個非常誠懇與認真的社群。就是因為這樣,所以偶才有機會從 email 討論群組裡曉得發生這些事情,而且可以看到他們如何誠懇的表達自己的意見(就算帶有火氣與不滿)與如何認真的對待別人與想要維繫這個社群。這兩天來線上討 論似乎終止了,但不是因為trans man 或 man 這個議題又再度被以「大局為重」的藉口踢到角落去,而是大家覺得既然初步的看法已經表達過,那就該來準備面對面討論等進行更進一階的行動。換言之,就算意 見分岐明顯易見,這至少是個認識到有問題需要大家一起來努力,而且已經開始思索未來方向並且小步前進的群體。

然而,就算是看得到這樣認真誠懇的態度,這兩三個星期以來偶還是揮不去心頭的沈重感。許多年前我曾在餐會上聽到旁邊兩個亞裔T的簡短交談:

「你會想要去變性嗎?」
「....。這不是只有想不想,還有別的考量 ....」
「是ㄚ,變了性,似乎就很難繼續待在這個社群(community)

「但我們是從小就在這個社群長大的....」

當時,偶算才剛出櫃沒有多久吧,trans 不論作為概念或者認同偶都還不怎麼清楚,而社群更不過是堆才剛要開始培養感情的新朋友,他們的對話雖然讓偶印象深刻,但一點不像現在能夠感同身受。

認同是種微妙的感受。對我這麼一個熱愛自己身體到一丁點沒有想要去讓他挨刀的人來說,也許連不少 dykes 與 lesbians 的人會覺得我是自找麻煩或甚至自甘墮落、「性別錯亂」,才會要去跟 trans 甚至 trans MAN 站同一邊。「幹嘛要說自己是 transgender 呢?你明明就是個女人。」已經數不清有多少自命「同志」的人對我如此暗示或明示過。但我實在已經對這些愛來「曉以大義」或「柔性遊說」的人萬分倦怠。同志 同志,哪有「同志」呢?今年sf dyke march 的事件對我來說真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Tran man 上台表演 dykes 們又強悍又堅守立場的趕人,但遊行隊伍裡男人多到受不了卻又可以憋著氣忍到回了家才來自我檢討?empowerment在哪呢?如果 dyke 變這款,那還真是讓人陽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