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早前鄉下羊帶我去他平常去的理髮店。剪得的確好,但這不是故事的重點。重點是,鄉下羊一路上很高興的跟我講,理髮店老闆娘剪了他一年羊毛以後自動發覺鄉下羊不是男的,但發覺以後還是態度一樣,親熱的很,包括犬領導有在場監督時也一樣友善...總之呢,鄉下羊就是要告訴我這是家專剪T頭髮的店。

那我就去啦。第一次去,老闆娘真的很友善。第二次去,老闆依舊很友善。在一旁等著的鄉下羊覺得「介紹」的責任已經達成,既然被剪的跟剪的都很高興,他就溜出去作雜事。但痞羊實在不會聊天,只好勞駕老闆娘找話講。

老闆娘: 「ㄟ........ 那你還沒當兵哦?」

痞羊:「ㄚ?!」

我看到鏡子裡自己的眼睛有平常的兩倍大。原來鄉下羊是「自作多情」,哪有蝦米已經發覺他是女的,他要是女的我也不會是要當兵的男的。

痞羊:「嗯..... 還沒ㄚ.... 」

老闆娘: 「那回台灣去玩會不會被抓去當兵?聽說你們不是很嚴?」

痞羊:「ㄚ..嗯...還好啦...以前是那樣,不過現在兵太多比較沒那樣嚴...ㄟ,嗯,對,而且可以讀完書再去當咩...」

真擔心答個不好頭髮或耳朵會缺一角。

根據某檳榔朋友出的主意,以後我該回答:「現在有替代役咩,我就是派出國來作國民外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