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廁所考察 (3) 搶攻男廁

Primary tabs

話說去年夏天二度追星,品嚐過現場與五千個荷花飯一起被電到死去活來的滋味以後,不禁胃口越來越大,一到了年底收到 XMAS DINNER SHOW 的通知,忍不住就以「一輩子總要來試一遍吧」的藉口,掏空錢包,狠狠的報名了一場 DINNER CRUISE,想說那來試看看這款小場地超近距離觀劇,是不是可以乾脆一次就給他電到跳海,也省得這樣沒完沒了經年累月敗家下去 evil

就這樣,明明是宅羊一隻,竟然還跋山涉水,從寒冷到紐約給他摸索到寒冷的東京去。也還真虧塚神有保佑,雖然日文小白羊超怕迷路所以一路上不斷地心頭小鹿亂撞,可是都還算順利耶,很順利找到橫濱港跟偶們的豪華郵輪,而且馬上就跟熟識的日飯婆婆媽媽們會合上了。

一切都很快樂ㄚ~~問題是,既然叫偶們撒了很多錢,很豪華的搞了個遊輪,又要聖誕大餐,又要看表演,所以這個活動就不能兩三個小時結束速速打發偶們回家ㄚ~~而且還要吃大餐,這這這中間絕對需要上廁所的 而且偶又不像那些就在港口旁邊旅館過夜隔天打算再看一場的貴婦,偶還得加上來回東京住宿的點的兩鍋小時交通時間咧,真係麻煩溜。所以咧,宅羊還在紐約就已經擬定好廁所使用戰略計畫

上了船,當然就照著計畫實施ㄚ。從出門到上船,其實也三四個小時去了。所以,趁著大家打散了四處蛇,一邊參觀夫婦倆擺出來的各種有的沒的照片一邊花癡聊天的時候, 偶就腳步加快些,先往人少的角落也就是通常會有廁所的地方去。果然,馬上看到男廁女廁各一間,偶偷喵兩眼,周圍二十公尺內還沒蝦米人,尤其認識的日飯一個都沒有,偶「咻~」光速閃進快連個鬼影子都沒有的男廁,給他來個快進快出火速解決。一切順利。等偶出來了時附近還是沒人,那堆日飯朋友連偶失蹤了一小回都好像沒啥感覺,大家真是有得花癡別的事情都忘了。 razz

晃了一個多小時以後接著用餐。偶這桌四個人都是散戶,互相不認識。不過花癡真是太溝通了 fist  We Are One ㄚ(偶像小央最愛口號之一,因為他的名字就是WAO)好容易親近起來 fist ㄟ,不過也許就係粉親近了,所以聊著聊著,坐偶對面那鍋日飯就問偶:幾歲?單身、結婚、結婚過沒?[1] 接著連右手邊的都問了:

「那現在有 GIRL FRIEND (日文外來語)嗎?」

雖然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不過偶還是覺得這些日飯好好玩,在場各位迷的偶像 和央ようか 不就活生生小T一隻嗎,怎麼那麼容易把偶當成是男的咧 twisted 不過這兩位雖然「搞錯」了,偶左手邊那位倒是沒搞錯,而且她還很機伶的假借是幫偶翻譯說:

"They ask, do you have a boy friend?"

因為偶對面跟右手邊那位都是幾乎一點英文都不通,所以一點沒發覺被翻譯的人「動了手腳」。好笑歸好笑,這款 reality check 真係讓偶開始擔心待會吃完飯再上廁所時是要上哪邊才好,吃飯可以 2:1,兩鍋以為偶是男的,一個以為是女的,照樣相安無事吃到完,可是上廁所偶總不能一個身體切兩半,大半的進男廁,小半的進女廁。

那那那那也不能怎麼辦ㄚ,按照事前戰略規劃時數計算,這廁所不上不行的ㄚ。管他的,船到橋頭自然直,人到廁所前自然會想出來上那間好....總之堂堂一隻T,總沒有為了煩惱上哪邊廁所就嚇到尿褲子的道理吧。 desk

結束愉快的大餐跟三位新朋友說好待會表演場見以後,偶又趕快往一上船找到的那個偏遠廁所去。問題來了,首先嘛,方位上剛才偏遠的廁所現在並不偏遠了,離餐廳還頂近的咧 。問題二,剛才每個人都拼命撈本白酒紅酒果汁可樂一直灌,所以現在每個人都要上廁所 。這兩者其實都還是預料得到的「一般狀況」,接著要說的問題三才真是個讓偶當場愣住不曉得上哪邊好的新狀況:剛才那間男廁的門口,現在居然貼了個大紙條寫說「因為客人女性居多,暫時改為女廁用,男客請使用X樓轉角Y處滴男廁」

粉傷腦筋咧,偶因為成天追偶像八卦新聞,所以日文「看」的功夫遠比「講」好很多,所以那鍋本廁所被女人攻佔了的公告偶是看得懂滴。麻煩的是,根據以前的經驗,凡是日飯跟偶講說偶「誤入女廁」時,偶是沒那鍋日語會話本領把事情講清楚滴。而且現在,天哪,還男廁變女廁咧,這係要講到跳海嗎。哇哩咧,真是當下就讓偶幹醮起來這鍋偶像央幹啥對飯這麼貼心咧,專心準備表演就好了,誰叫他還來廁所門口貼公告啦。剛才閒晃時就覺得這船大得跟迷宮一樣,而且現在所有滴男客 被集中起來發配邊疆,真叫偶去跟一堆男人擠廁所偶才不要咧 down 管他去死,雖然這間男廁被「攻佔」了,偶還是決定「反攻」,照舊就上你啦!!要被嚇死就當你們命不好別怪偶啦~~

還真的咧....還好廁所不大,沒有驚死太多人。裡面已經在排隊的人可能因為沒有回頭,所以大致上都沒有發覺有「怪事」發生。在偶後面進來的,則是每個都 「耶~」一聲,就地止步,接著有的是倒退到門口看到男廁標誌就以為是自己走錯,有的是倒退確認自己真的有看到公告所以認為是偶走錯。不管係誰的錯,大約有一半的人大膽留下,一半比較膽小的逃到隔壁女廁本店去,不過膽子大的也不敢站得很靠近偶

經過這次滴遊輪廁所事件,偶終於接受日飯朋友的建議,決定還是寫鍋信去跟偶們滴偶像夫婦確認一遍他們曉得偶跟J 廚是女的。小央飯超愛寫信給小央,小央也係超愛讀飯的信,偶們每次去現場衝鋒陷陣,難保沒飯寫信去報告這些廁所事。真是的,被當作是迷戀偶像婆小花的癡漢就已經很慘了,還被當作廁所偷窺男那就更係慘到下十八層地獄去了,絕對不能讓這款事情發生 fist

 

1. 根據J廚推測,這兩鍋五十來歲滴婦人如此「關切」,八成係因為家裏有女兒待嫁,想說要找鍋塚飯女婿可不容易,何況「眼前這位」還跟他一樣是飯小央的
2. 塚飯男客比例一向不到十分之一,甚至不到20分之一,這次總客人數大約300吧。不過好像因為是聖誕夜,帶老公來參加的貴婦飯人數比例似乎比平常高一點點

1 comments

最後還是come out了。

昨天Ellen訪問McCann,逼他對同志婚姻表態。他支吾其詞,想用混的,最後Ellen說:那你願意walk me down the ais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