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哥的水餃

Primary tabs

水餃水餃同樣在一個地區過生活,我與鄉下羊腦袋裡的地圖比一般人多了一個坐標:性別。拿巷口的幾家店來說吧,麵包店打從一開始就認定我是女的,而且態度肯定到讓我 反省一定是因為我一早起床沒有整裝就很阿婆樣的去買早餐。但是一牆之隔的餐廳卻好像理所當然的把我當成男的,每次我跟女生款一點的女生去吃飯,帳單都送到 我這邊來。不過後來有次我跟個出家女師父去吃飯,那以後他們就開始叫我小姐了,哈哈。對街理髮廳的男師傅應該認為我是男的但有點懷疑吧,他毫不猶豫的幫我 剪完頭髮並且收完男士理髮的費用以後,忽然又加了一句:「先生長得真清秀ㄚ。」﹝ㄟ,怎麼現在才熊熊想到:我又遇到怪叔叔了嗎?!﹞

像以上這種常常光顧的店,大概早晚他們都會發現我﹝或者鄉下羊﹞是女的,所以有趣的通常是他們的轉換過程。不過北方大嬸的水餃店是另一種有趣,因為那個老闆娘從來沒有懷疑我跟鄉下羊不是男生

為什麼咧?我也不曉得ㄚ。不過我猜跟鄉下羊經常和犬領導兩鍋人去那邊打情罵俏吃飯有關 roll 。像《男裝扮終身》裡面的Billy,明明很女生臉ㄚ,但因為身旁有老婆,就從來沒有被懷疑是女的。然後哦,不係偶愛說,鄉下羊跟犬領導實在有強烈無自覺 當眾火熱的習性,所以水餃店的北方大嬸一定是把這對帥踢美婆認成一對俊男美女情侶去了啦﹝反正他們也不是頭一次被路人鄰居說是一對了﹞。結果託「俊男」的 福,輪到我跟鄉下羊去吃水餃時,我就被認為是他的好兄弟啦。

而且呢,所謂人要衣裝佛要金裝,偶們兄弟倆去吃水餃大半都是去壯羊前後,穿得比較隨便,所以北方大嬸還把我們當成毛頭小子。像
「那邊的小哥要兩塊錢水餃」
「水餃好啦,小哥拿去吧」
有次剛好我穿得正經些自己一個人晃蕩過去吃水餃,那天馬上就從「小哥」升格成為「先生」了,哈。

去多了就熟,熟了就會聊天,有次客人少時北方大嬸就問起我們大學畢業了沒﹝還是唸大學了沒?老獾記不清楚了說 razz ﹞。嘿嘿,誰叫你要叫我們小哥,我還在旁邊裝死不回答,鄉下羊就已經跟北方大嬸唬濫起「ㄟ,快畢業了…」之類的咚咚。

不過最好笑的還是有次我跟鄉下羊去北方大嬸的店買冷凍水餃,剛好遇到換了一批新人手。鄉下羊上前對新店員甲說:「我要二十元冷凍水餃。」 店員甲聽到了就對靠進冰箱的店員乙說:「這小姐要二十元冷凍水餃。」

偶跟鄉下羊都是「訓練有素」的,所以兩人不動如山,除了心裡偷笑以外,完全沒事人的樣子。不過北方大嬸剛好在店員甲旁邊,她一聽馬上更正店員甲的錯誤:「先生,是先生。」而且她那表情,哇,真是信仰堅貞ㄚ,保證沒有半點動搖或者懷疑。

我站得比較遠,但還是有聽到店員甲「喔、喔」的認錯聲。ㄟ,就說偶們訓練有素咩,鄉下羊繼續不動如山,我也繼續撲克臉沒有任何異狀。一直等到鄉下羊拿到水餃,我們轉身走到大街上才開始狂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