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人三腳闖江湖 (1) 黃金控比復活

Primary tabs

「恢復女兒身」是男役剛退團時的一大賣點。正是因為剛退團,舊飯還捨不得,所以大家就算是「不見黃河心不死」,還是會拼死去捧這個場。再加上也許真有對 「男」「女」反差的好奇人士特別愛這款演出,所以除非是堅決不繼續演藝事業了,很少有TOP男役不藉著剛退團的時機點,先撈他一兩場變性扮裝演出的錢。

也許這種情況真的太多了,習慣成自然,前幾天雜誌 MUSICAL 的報導裡面一提到和央的這次的演唱會有四位男性伴舞,有些荷花飯們也跟著往相關方向推想去了,開始猜測是不是這次的 "NEW" Yoka 是指和花夫婦兩人終於要﹝單獨?﹞「與男人共舞」了。

這款習慣成自然實在也無可厚非,不論是演員本身或者是做為支持者的飯,特立獨行畢竟是很需要勇氣的事情。而且演唱會正式開始,謎底揭曉以前,誰都不曉得荷 花夫婦裡葫蘆裡賣得是什麼藥,所以現在怎樣推測實在也很難說蝦米對錯。不過,與 MUSICAL 上的報導來說,我更看重 6/29 朝日新聞上的廣告。

我並沒有親眼看到 MUSICAL 上的那篇文章,但從各地日飯台飯的轉述看來,除了伴舞群是4位男性、8位女性這麼一句以外,並沒有這幾位男性是哪款人、將擔任哪種腳色之類的任何描述。在我看來,這種省略並不是在賣關子,而可能是真的沒有什麼。

從檀到朝海、湖月,不找男人來共演那就算了,既然要,哪個退團TOP不是找個有名有姓已經有些名氣的男演員?小央這個原男役超有賣點就不用講了,就算是原 娘役小花,如果在這次演唱會裡的演出重點是跟男人翩翩起舞,那找個這等沒名沒姓的伴舞,豈不是把「幫夫」助演這回事擱一旁,本末倒置變成幫到個無名男伴舞 身上?所以我不認為荷花夫婦會如此「賤賣」自己,無故放棄大好的宣傳花招,而是這部分真的沒蝦米好特別提出來說的,因為伴舞就只是伴舞。過場背景的伴舞是 一個等級,共演者主演者又是另外一個等級,我這種講法是有點殘酷,但拿一月份 WAO CONCERT 來說,小花是唯一有正式掛名的「其他演出者」,都還已經被一些小花飯們認為演出份量不夠多了,要說這次那幾位連名字都還沒被列出來的伴舞能有多大的份量,我頗懷疑。

朝日新聞上佔掉大半個版面的那篇廣告最有意思的部份是在於:它是廣告。也就是說,作為一個讀者,我們並無法確定 MUSICAL 等報章雜誌的訪問報導有沒有被添料或者刪修過﹝例如,如果你對男舞者出現很期待所以要推測:「和小央被 MUSICAL 訪問時說了一堆男舞者的事情,但通通被記者刪光了。」那我也只好兩手一攤隨你去。﹞但廣告是荷花夫婦自己花錢買版面,自己寫的內容咧。就算它一大半用對談 的形式呈現, 每句話每個字都比雜誌報導更傳達心聲ㄚ。所以,與其憑空妄想演出內容會是什麼,不如找找廣告透露出蝦米訊息。

往這個方向想,事情就簡單多了,還不就那句:「黃金控比今夏復活!」 NEW YOKA 怎麼個 NEW 法,是在和央跟市川講的那堆話裡面:要 NEW 的是風格﹝寶塚+百老匯﹞,不是人。至於人的部份,版面下方除了清楚列出了小花的名字以外,還告訴讀者,不只是「黃金控比」而且「一切照舊」﹝復活不就這 意思?否則寫個「今夏轉世」不貼切些?﹞

其實最早看到賣票網頁上打出「黃金控比今夏復活!」時,雖然很為小花確定會出演而高興,但心裡還是有點犯嘀咕,因為黃金控比從來就沒死過ㄚ。不過等看了 MUSICAL 出刊之後一些飯的反應,我就比較明白為什麼廣告詞得這麼寫了。如我這等看了那句廣告詞還不滿足,心裡犯嘀咕的飯是不少,但更多的是對荷花「黃金純度」依舊 有懷疑的飯。難怪小倆口就算沒死過也只好一二再再而三的提醒大家他們又「復活」了。

不過我心裡更多的是感慨,因為這跟同志出櫃還真是同一回事咧──不論怎麼同進同出天天當眾示範親熱一百招,還是很容易一有個風追草動,就有周圍的親朋好友 來『關心』道:「你開始嘗試要改邪歸正啦?」所以從來出櫃都無法一次解決,永遠都是得一而再再而三的詔告天下。不是我愛嫌,那種「ㄚ你是要怎樣講才會真的 聽進去」的感覺很煩人咧,而且嚴重時會覺得「所以你根本不尊重不了解我嘛」,到了那種地步可就很悽慘了,雙方都會傷感情傷信心。

「黃金控比復活!」是很令飯高興,不過我更希望飯的支持與了解能讓 LONG LIVE TAKAHANA! 早日實現。

6 comments

SY's picture

其實當初知道Wao's concert裡有男dancers時心里是有一種說不出口的感覺
不過想一想,作為飯是不可以那么自私的希望Wao永遠"男役"下去啊..
所以作為飯我想我應是以平常心去看待Wao以后的發展吧
只要他們夫妻2人快樂就好,他們快樂我就快樂!

我想可以理解為什么????Takahana一些風追草動而??
我想as long as Wao and Hana沒有出面承認 and say they are really a couple, people will continue to have doubt and can understand why some people will worry that the so called "takahana fairytale" 也只不過是個飯的妄想而以啊

痞子's picture

S.Y 同學ㄚ,偶曉得你粉愛荷花夫婦,可係你上面滴說法真滴有許多盲點咧。

首先,同志感覺最捶心肝滴事情是,現在周遭社會環境根本還沒有讓同志可以放心「出來承認」的條件。但係這鍋基本問題沒有看到飯在檢討,卻經常看到「因為你沒有出來承認所以造成偶憂慮」這款責任被倒丟過來的說法,真是讓偶覺得粉 surprised 咧。真正要說蝦米係「不自私」,偶覺得作飯滴狼實在不該這樣把責任丟到荷花夫婦身上,而是要扛起責任問問自己有沒有盡力去讓社會條件友善些。

再者,TAKAHANA 本來就已經是個進行式了ㄚ,怎麼會是fairytale咧?當然誰都不曉得他們以後會怎樣,但是眼前看到滴是這樣就是這樣ㄚ,有蝦米好懷疑滴咧?這部份說 穿了,偶覺得還是飯對自己的判斷力沒信心,或者也許是因為周圍同性伴侶的例子太少所以很不敢相信?如果係降子,偶不是不能理解,不過偶實在是很想建議:請 不用把自己的想法淡化「降級」稱呼為它們為「妄想」,或者美化成為「憂慮」,因為在偶看來,這款用辭係會讓人家覺得一直在故意否定,而不是真正滴「尊重」 咧。

﹝ㄚ反正偶這款野人是覺得蝦米憂慮、尊重、通通不如直接說「偶好希望看到你們在街頭擁吻ㄚ」讓人覺得坦率舒服些。﹞

最後哦,偶不覺得期望和小央一直男役下去是個自私的想法咧。第一、和小央退團以後一直很努力跟飯溝通的就是「偶言行舉止還有穿著就是這付德行,請不用期望偶有蝦米改變」,所以偶其實並不覺得和小央繼續男役是因為飯的要求,而是因為他自己愛。

第二、事實上,如果和小央不這麼T頭T腦堅持男役,偶絕對會馬上跑票收攤的。但這跟現在和小央因為堅持男役所以流失了一些期望他退團以後「恢復女兒身」的 飯,是同樣的道理ㄚ。每鍋人有每鍋人自己飯的理由、愛到滴地方,如果那些理由跟地方沒了,那就「好聚好散」ㄚ。愛係不能勉強滴~~~只要分手時不口出惡 言,沒蝦米好為了「不自私」而勉強繼續下去滴吧。

痞子大倫鼻要擔心啦 smile

關於找來男輪伴舞這件事,偶是這樣認為啦

1.因為荷花退團後,自然也就失去了寶塚的下級生男役資源,那舞台上伴舞清一色年輕咩咩,感覺好像少了點較為陽剛的氣息(以前這點由寶塚小狼狗舞群負 責),在場多半是女性飯,口能會覺得不夠滿足,而且光靠小央一鍋輪撐全場,壓力與消耗口能都太大了。所以,情非得以,只好找男輪來襯托一下(所以不必找有 名男輪)

2.故佈疑陣製造話題:黃金控比的純度問題,一向是飯們的熱門話題。正是所謂「曖昧的樂趣」是也。 隔壁黑煞煞魂的熊熊燃燒、海苔飯團的令人念念不忘,不就都是源自於這種若有似無的曖昧(提供飯妄想的空間 )。所以捏,偶是覺得哦,荷花應該也懂這種「話不要說死、事情不要做死、鹽巴不要放到鹹死(什麼跟什麼啊 )」的箇中三昧的啦。所以囉....

嘿嘿,免操煩免操煩,能愛就愛,不能愛的時候(那天偶還想到,即使荷花是真控比,萬一分手了,那偶棉要怎麼自處的問題 )就跑去那海邊大喊:「把偶的愛與青春(與小羊)還給偶 」,醬,就好啦。

補充一下:

關於"妄想"一詞,其實偶是沒看得那摸嚴重。(因為擺明了偶就是指能從旁觀察,不是確切知道真實情況到底如何咩),即使是身邊的拉拉朋友群,偶有時也是會給她"妄想"一下(例如A跟B如果在一起了會如何之類的,好啦偶承認偶有毛病 bloody

痞子大倫在講的,其實偶明白。不過其實偶覺得壓力最大的,應該是荷花,因為捏,兩人的恩愛還承載了飯們的期許,要是一般同志伴侶(偶不小心想像了一下自己),兩人的感情還得跟外人交代,恐怕早就崩潰逃到山上企躲起來嚕 cry cry cry

是啊 如果兩個人的感情也得跟外人交代真的沈重
但是呢 換各角度想 也是就是需要跟外人交代 他門也同樣得到了多一些的祝福和支持和羨慕的眼光
我想他門真的很偉大也很堅定 也許這就是美的像童話依樣的真愛吧
是怎樣了 我今天怎麼這樣的多話和花痴勒

鄉下羊's picture

咦,難道係偶頭腦簡單思想單純又直率 question

安怎偶一聽到有男舞者滴消息,馬上想到滴是四隻Gay把小央拱在中間&小央卯起來跟他們尬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