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婦退團 (3) 異例退團發表

Primary tabs

前面兩鍋與夫婦退團時的「八卦疑點」說穿了,問題開端都是和小央宣佈退團時間反常吧。偶也覺得係反常,但應該係因為沒覺得「太」反常,所以繼續存疑是有,但目前不大傾向推斷它後面係有一連串刀光劍影。

偶想偶的基本假設係荷花怎樣退團應該係遠在決定一年以後要上演NSG之前,就已經跟劇團喬好了, 不會是正式對外公開那幾天內滴事情。這個基本假設有兩個原因:第一、偶所有見過TOP男役談到他們決定退團的時機,還有去跟劇團報告討論退團這件事情,都 是在退團發表一年前到一年半、甚至兩年前。第二、劇團一般程序從決定要上演那鍋戲目到正式上演,至少需要大約一年的時間。也就是說,雖然劇本細節是很後期才決定,甚至一邊排戲可一邊小小修改,但是公佈劇目前好幾個月,劇情大綱就已經決定,而且如版權協商等前期製作更是得更早就開始。

從跟劇團討論到正式發表這段期間(幾鍋月到一整年不只),生徒與劇團雙方都還有改變主意的可能,各種退團相關活動細節更是一直可以持續交涉,但以TOP男役在劇團裡牽一髮動全身、經年累月大小活動排滿滿的重要地位(或者講白了,搖錢樹的重要程度),絕不可能像小孩耍性子般滴今天想到決定,明天就來給他宣佈,後天就來給他走人。劇團每組一年頂多只有兩作,也就是說對TOP來說要退團一年就是兩次機會,計算單位至少是半年。確切的退團日期一定是早早就得定下 來,大家才有辦法接著辦事。但也就是因為這樣,所以到底哪天公佈,偶並不覺得有多大差別。

一般 TOP 的退團發表都是在退團作的前一個作品的東寶演出結束之後幾天內宣佈,感覺很像是讓飯們「不知死活」滴專心看完前一鍋作品,然後卻在「放假補血」期剛開始就通知你說「抱歉,最後流血流淚滴日子到啦。」這裡的通性是都挑修演期間宣佈,所以報紙上說小央的退團發表是鍋異例,因為他是公演中發表。偶有印象見過其他公演中宣佈退團的例子,像某TOP娘忽然決定要退團,所以變成無法如一般情況「提早」在退團作開始前就公佈,而是延後變成公演期中宣佈。但跟這種情況相比,和央與花總的退團發表,顯然不是延後而是更加提早。也就是說,他們跟一般TOP退團的情況一樣,都是早就跟劇團商良好蝦米時候要退團了。

所以,關於宣佈和央要退團時間反常的八卦裡面,偶最相信滴恐怕係不血腥到甚至過度溫情滴那條:時間係和央自己選滴,因為和央與飯們關係特好,他希望能有機會直接「安慰」一下飯,而不係一般休演期間公告讓飯們只是冷冰冰滴接到個通知。ㄚ如果不「血腥」不夠刺激滴話,那偶還覺得和央跟花總來這麼個「異例」發表退團,應該夠讓當時公演中「親吻火焰」連站票都賣光光,日拍票價火焰搬熾熱吧。從親吻火焰東千觀眾拍手之熱烈、謝幕次數之多,劇團根本像多撿到半鍋退團作一樣,哪有啥好不滿滴咧。

花總退團發表晚了十來天才出現這部份,偶覺得偶們作飯滴狼係看多了看久了曉得這小倆口濃情蜜意,但其實一般正式行事上頭,和花並沒有刻意張揚他們之間的關係,所以偶覺得花總的部分晚發表,在偶看來還挺符合夫妻倆多年來行事格調與花總一向「愛的表現」法,讓大家把關注滴焦點集中在和央身上。

至於為蝦米和花兩人一直沒有開退團記者會,偶也是有些疑問,因為從理事長回國﹝這倒底係哪天ㄚ?﹞到W-Wing開演,應該排得出個兩天來開吧?那之後公演忙,尤其後來和央跌了個重傷,偶想沒開才是正常。但之前那一小段空檔,偶也覺得沒排記者會是有點怪。

不過,關於記者會,偶倒覺得有鍋「問題」好像八卦傳聞裡沒討論到,就係那這兩鍋小鬼係要分開各自來個記者會,還是合開?就花總的個性來說,偶係會猜她八成死都不要單獨來鍋記者會,這倒不係蝦米把光彩集中到和央身上,也絕不係蝦米小女人害羞不好意思,而是偶徹底覺得她就是不愛這款場合。花總有的是在類似公開場合臭臉的紀錄,真的不顧她的脾氣硬要把她架去記者會,那劇團大概得有花總 desk 滴心理準備(偶這鍋無用踢想起來鐵婆發脾氣就覺得好口怕好口怕 surprised 忠犬央會說一切尊重小花滴意願不係沒有道理滴 surprised )。那讓和花夫婦倆一起開記者會?這鍋偶係覺得小倆口不會反對,但....會很爭取要這樣嗎?偶懷疑咧。這兩鍋小鬼滴濃情蜜意就算到了現在也不是記者會這款講給外人聽的方法。而且與其要去傷腦筋如何回答記者會的慣例問題:「有結婚計畫嗎?」「以後打算作蝦米事情?」偶係覺得他們兩鍋粉可能覺得還不如來計畫怎樣去南國渡假實在些也愉快些。

嘛~偶來聲明一下好了~~當偶講劇團係男役中心或者說偶認為劇團滴政策怎樣怎樣時,只係在說偶認為它有這樣那樣的運作模式,可不是說偶認為那就是好的作法 ﹝或者不好﹞。再者,花總是鍋讓偶覺得非常可愛滴鐵婆,要說紀念寫真、特輯等等的任何鼕鼕,偶當然都覺得她當之無愧,而且就身為一個飯滴立場來講絕對是多多益善。只是一樣米養百樣飯,各位看倌就當偶剛好係那款喜歡愛情感動週遭所有人﹝包含劇團壞老頭們﹞滴陽光濫情飯好囉。

嘛~~~偶想偶真係一鍋對歷史樂觀滴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