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城退團 (2) 自願或是被迫

Primary tabs

這與偶對貴城沒有愛無關,偶只是蠻覺得貴城的電擊退團有可能是他自願的,不一定就是劇團搞鬼。

從飯的立場來看是覺得辛辛苦苦熬上 TOP ,怎麼會可能馬上就退。但那是因為我們是在外頭看的飯,可貴城他們才是在裡面熬的人。寶塚練習操得那麼辛苦,而且越往上爬戲份越重操得越凶,願意繼續撐下 去的人,必須一直保有對這份工作的熱情與喜愛吧。當然,每個生徒當年都是超級喜愛寶塚,才會辛苦補這補那考進音樂學校來。貴城也是,從小家裡要他練的是網 球,但他對寶塚一見衷情,家裡最後只好讓他轉行。那絕對是強烈的喜愛。但是,那已經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現在呢?可能不喜歡了,可能還喜歡但疲了。如果熱 情不如當年,那剩下的只有是否感覺這個人生階段已經完成,是否該走了。據說這一兩年一直有貴城要壽退團的謠言。是否要結婚那不一定,但謠言的產生有可能來 自於貴城自己留露出的倦勤感吧。

再者,也不曉得貴城的父母親友是什麼態度,十多年前反對他唸寶塚,後來咧?我不大相信每個生徒的爸媽後來都像和央的娘一樣轉成支持他。也不見得就是反對 啦,我想很多父母後來還是會領略到小孩長到要管也管不著,但熱心支持跟不溫不熱的「管不著」畢竟不同,每個人需要的親友社會支持度不一樣,抗壓力也不一 樣,我們作飯滴狼常常講說希望生個女兒以後成為寶塚STAR,但生徒週遭的親友也是這樣想嗎?我覺得不一定如此。

寶塚這行業有點討人厭,才三十多歲就差不多是盡頭了。十七八歲時想的事情與三十多歲時不會完全一樣,不是每個人都像和央說的那樣:「就算想了明天的事情,也不會去想後天的」,所以是根據氣候來挑選退團的時間 down 。我也不覺得和央那句話的意思是他一點都不為未來作打算,但未來這種東西,有時候真的是越想越煩吧。﹝所以也許真的是想到明天就好,想到後天就是自尋煩惱 了。﹞很多人的人生都不見得算得上是演完演好了一幕,但如貴城等寶塚生徒卻是明擺著不只會被推到「第二幕」的階段,而且還得自己寫劇本跟決定怎麼演,甚至 包括決定怎麼換幕、怎麼調適,其實我倒覺得這種時候是一作退還是一年退,差別只在對自己與對別人的「方便」而已。在飯的情感上,一年退衝擊感小些、「方 便」些,但在心境體會上,我總覺得把貴城全然想像成劇團策略的受害者反而好像哪裡有些對不起他,不只自主性,好像這個人可能有的複雜心境、感受,就都給方 便簡化掉了,有點於心不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