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身邊熊熊多了男人.....

Primary tabs

Q:像和小央這款長年待在幾乎只有女生的世界的女生,退團後突然要進入一般男男女女現實世界,和過往不常接觸或說跟比以往更多數的男性共事,甚至要反過來扮演襯托男性的女性,還有要在多數男性底下接受指導,以你的推測,她會有什麼樣的心境?需要做些心理調適?

A:寶塚雖號稱是「女之園」,但其實裡面的導演、老師、舞台工作人員大多是男性。這稍微注意一下平常的稽古影片就可得到證實。拿2004年宙組Phantom稽古當例子:

拍海報的攝影師們是男滴

看倌們請自行連想到宙組特輯III拍攝過程,那鍋攝影師也係男滴。不過偶粉懷疑這對夫婦倆一進入 MODE,就對周圍一兩百公尺內人類滴存在失去感應力,更不要說到底那些人類係男女老少哪一款,通通都嘛視而不見 razz

 

教唱的老師也是男滴


左前方兩鍋男滴其中之一就是飯桶滴導演

 

武術指導老師也是男滴

來張近照驗明正身

武術指導和導演

 

另外一鍋舞蹈老師也是男滴

不只教男役、娘役也教,大腿舞也是他在教

 

而且我有印象在某生徒在《歌劇》還是 GRAPH 上講過,連衣裝部也有男老師,但演出時後台忙亂成一團,根本沒工夫管到在旁邊幫忙的人到底是男的女的,脫就脫換就換,蝦米男女授受不親滴都嘛丟到腦後。所以如果要說工作場合接受男性指導或者是一般的共事,偶想並沒有蝦米適應上的問題。1 雜誌MUSICAL上常常報導還在團的生徒參加外部出演或者OG舞臺劇演出,他們很常常被問到的問題是:「這是你頭一次與男生同台演出,有蝦米不適應 嗎?」每次偶看到滴回答都是:「在團時就有男性工作人員,而且平常也會見到男人,沒蝦米不適應ㄚ。」這鍋回答也許係寶塚演員滴「制式標準答案」,不過偶覺得相當程度也反映了真實情況。

針對和花滴狀況,以演唱會那種工作場合來說,偶覺得現在最關鍵滴不是性別,而是和花的身分已經不止是一般演出者,他們是老闆了咧。出錢滴狼係老大,就算和花怎麼「親民」,怎樣肯跟工作人員們打成一片,偶也不覺得其它男工作人員和男舞者敢對他們「裝肖」 。就偶滴了解,這些演唱會工作人員都係短期契約工,又不是有蝦米絕對不可取代性。這樣萬一有鍋「對老闆不敬」滴名聲流傳出去,不就摔了自己未來的飯碗,以後沒人肯雇,太不合算了吧。

小央去拍《茶茶》嘛,一般非親密滴情節演出偶覺得沒蝦米問題,因為偶覺得那跟日常生活經驗比較相關﹝見下面一段﹞,至於親密點或甚至辣浮辣浮情結嘛,偶覺 得很難說,因為第一、舞台跟電視電影的表演很不一樣,偶對這些沒有蝦米了解,所以很難具體點推測小央有或沒有哪些需要適應滴地方。第二、如果先把技術細節 丟一邊,光就直覺推想,偶覺得小花跟小央都有同樣滴徵狀:就算「相手役」還是女滴,只要換成別人,演技就打折了ㄚ down2 好吧,遇上男人可能打五折,但遇上別滴女人係打六折,這樣係有很大差別嗎?不能全把原因通通推給性別嘛。也許到最後,就算讓小央去演 THE L WORD 那款拉拉片,他也還是只有跟小花才演得好 evil 。「出錢滴狼係老大」,這係去拍別人家滴電影,又不係自己投資開演唱會,也就係說央茶茶不過係鍋領薪水滴雇員而已,只有演夠好到老闆願意照契約付錢就沒事了,有沒有傑出到票房大賣特賣那係東映社長跟茶茶導演要傷腦筋滴事情,偶們作飯滴狼不用勞碌命現在操煩就到那邊去。 twisted

日常生活方面,偶覺得小央從小到大跟哥哥感情好,連這次演唱會上都會公然開哥哥玩笑,所以平常要跟男性「稱兄道弟」對小央應該沒太大適應問題。再者,小央哥哥塊頭超級大

這應該從小就帶給小央與一般女生不同的人生經驗吧。一方面和小央從小在學校就開始受到男役STAR般滴愛慕,天天收到女生情書,但回到家一跟大塊頭哥哥比,他又照樣還是可以當「可愛小女生」ㄚ。也就是說,小央從小成長過程就頗不侷限於男或女一鍋性別範疇內,所以我覺得對他並不太會有哪種性別就理所當然應 該這樣或那樣的想法。

偶想比較會需要適應﹝但不一定得要適應﹞的是,現在荷花比較有時間過「日常生活」,但一般日常生活裡面很容易遇到明明比他們還不行但還係要來「指導」或 「幫忙」他們的豬頭男。偶說「他們」,係因為偶覺得小花小央兩人都會遇到這款情況。例如說,不光小央有超人體力,連小花都比一般男女好吧,那假設今天熊熊遇到那種一看到他們係女生,就覺得絕不能讓他們拿重物,死都要上前「表現」的男生,他們怎麼會不覺得荒謬。這部份是要「適應」,從此就來讓男生幫忙服務, 或者是照舊自己動手做,大概每個人本性都不相同,會覺得哪樣舒服也不盡相同,真的很個人。只是根據偶們滴經驗,偶得說,如果因為小花外型比較「女人」,就假設小花會比較適應讓男生來「幫忙」「服務」,那實在跟拿自己滴人頭開玩笑一樣恐怖,戒之戒之


  1. 其實寶塚一向被批評滴是為啥管理階層、老師、工作人員幾乎通通都係男滴。不過這鍋問題近年開始有改善,尤其一些生徒退團後繼續留在劇團擔任老師,也出現了樂團女指揮。不過女性工作人員人數還是不多,離真正「女之園」滴境界還挺遠滴。
  2. 其實偶覺得這點小花比小央還嚴重粉多倍。根據Hotel Stella Maria 稽古裡面小央抱彩乃滴動作表情看來,小央要跟別滴女人演一般親密戲還係有點希望,不過有沒有天地變色滴磁場偶就不曉得了。小央跟男人有多少可能偶目前看不 出來。以他跟法蘭克跟華生「禮貌性」擁抱滴紀錄看來,好像希望不大,不過這也很有可能係對這款西方禮儀不習慣,說不得準。小花嘛,只有跟親如大哥滴姿月演起親密戲還算可以,其他時候幾乎連輕微滴身體接觸都會讓她身體表情僵硬。而且,當姿月相手役已經係七八年前滴事情了,偶真滴非常懷疑小花還有沒有法子適應 跟小央以外滴人演親密戲。

 

3 comments

> 小花嘛,只有跟親如大哥滴姿月演起親密戲還算可以,其他時候幾乎連輕微滴身體接觸都會讓她身體表情僵硬。<

這樣講,對這位寶塚史上最長的五屆娘Top太失禮了吧? 我看小花跟一路,高嶺演戲的時候,演技也很收放自如啊~

痞子's picture

小花不是被別人打敗,而是她自己。如果不跟後來GOLDEN COMBI時期滴小花比,大概也很難觀察出來其他時候演親密戲時滴小花身體與表情有些僵硬不自然...好啦,偶承認偶不該用「臥室客廳」滴標準來定義自然,也許舞台演出係需要誇張但不需要這款投入法 twisted

另一方面,其實高嶺與一路時期,小花並沒有演到真正滴親密戲吧。偶剛才又把高嶺退團作看了一遍,裡面有色氣十足摸來摸去滴係高嶺與星奈,跟小花只有意思意思小親小抱了一下,那幾小下在偶看起來,十足清正美ㄚ biggrin 不過按照劇本設定小花清正美滴演本來就也沒啥不對,偶並沒有覺得不顧腳色設定放出萬丈色光才叫演技好。


只是,到了秀 GOLDEN DAYS 時還是可以看得出來,小花每次手往高嶺肩上搭過去時都略有保留,看高嶺的眼神比看姿月時還收斂,而且高嶺有兩次把手搭上小花腰的時候,小花滴笑容比起早年 TCA時是好很多很多,但真滴有點僵耶。這跟小花滴下一鍋作品「真夜中的鬼」裡與當時滴二番央duet時全然不同,跟97年TCA時小央牽著小花手下台階 時滴表情燦爛度也很不同。

原來有這咩多男人出現過在這些雞骨喔 exclaim 是說我怎麼都沒有注意到 question question question 太忙著盯著小央了

飯就愛看和花 redface redface redface 比起看得出來"我正在演"這種東西,我個人比較喜歡這種自然有電的眼神交流 小央退團時的貼額頭,兩個人又抱又笑的那樣"若無旁人"就是演不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