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幻女孩》 (3) 「男」「女」平等

Primary tabs

寶塚是不是 「『男』『女』不平等」?它是不是給予男役較高的地位?是不是因此反映、甚至強化了社會上的男女不平等觀念?這是《夢幻女孩》觸及到的問題之ㄧ,我想也是很多人﹝包括我﹞想問的問題。

在《夢幻女孩》裡面有段是當時花組的二番男役真矢與首席娘役森奈接受訪問的紀錄。森奈與真矢在鏡頭前輪流解說了一次寶塚理面娘役的責任是在於烘托輔佐男役 的演出,娘役要配合男役,甚至聽男役的話。森奈與真矢講話的內容並沒有太出人意料,唔,這幾句跟寶塚團訓「清正美」一樣,每個飯跟寶塚生徒都會背吧。但背也不過就是會背ㄚ,連寶塚自己的理事長都知道這年頭團訓需要重新詮釋又詮釋了,如果我們只是因為訪談裡的幾句話所代表的現象就要把寶塚定罪成「『男』『女』不平等」,我覺得結論下太快。

首先,如果要討論制度上男役的地位是不是有比娘役高,那就不能不把寶塚的「年功制度」也考慮進來。年功制度簡單講是指寶塚生徒之間,按照入團的先後,輩分上下分別非常明顯。打從進入音樂學校開始,下級生就要服從上級生,即使只是差了一年都要乖乖聽話。例如《夢幻女孩》有提到音樂學校預科生的打掃工作由本科生監督檢查,還有一段是每年一度的義賣活動時,預科生被本科生作弄但絲毫不敢反抗。

但年功制度不僅止於此,而是延伸到正式入團後每日生活的各個部份。像練習場的休息座位便是大家按照年級高低,依序而坐,並不是按照角色輕重,也不論是男役還是娘役。1 所以就算是首席男役,只要那次演出有比他年級高的人在,他的座位就會排在那些上級生的後面。這不光是排排坐而已,因為如前面所說的,寶塚生徒之間通常就算前後期只差了一年,講話互動時都會有很清楚的上下分別。借重這種下級生對上級生的服從,所以固然各組對外的「活動廣告招牌」是首席男役與首席娘役,但各組內部負責管理的是由年級最高的兩人所擔任的組長與副組長。能否擔任組長與副組長只與年級和能力相關,與身為男役或者娘役並沒無關聯。

所以,當要衡量「娘役要聽男役的話」這類說法時,他們之間年級高低的差別也該被列入考慮。一般來說,訪談裡面出現的娘役多比男役年級低,例如說不只首席娘役照例都比首席男役年級低,而且大多比二番甚至三番男役的年級還低。所以要說是娘役對男役態度恭敬,不如說是年級低的娘役對年級高的男役態度恭敬。而且不該被忽略的狀況是,年級低的男役同樣也對年級高的男役態度恭敬。那麼當低年級的男役遇上高年級的娘役呢?就我所看到的相關訪談座談紀錄來說,前幾年宙組的二番男役水與大和的年級都比首席娘役花總低,他們兩個人對花總就跟對其他高年級男役一樣畢恭畢敬,沒有半點隨便。

不過當然「問題」是在於為什麼一夥人一起被訪談時出現的娘役大多比男役年級低,或者是像首席娘役年級比首席男役低。如果看倌們要據此指控這是寶塚制度上的 男娘不平等,我並不十分反對啦。只是這「問題」很嚴重、或者這真的是個「平等問題」、真的是個「問題」嗎?我有些懷疑不確定咧。至少,如果有把年功制度的影響考慮進來,就可以很清楚看到,就算我們要說寶塚裡有男娘不平等,它也並不是我們平常所說的﹝所有﹞女人一律被視為低於﹝任何﹞男人一等的那種不平等,所以我認為情況並沒有那麼嚴重。

寶塚的賣點是男役,它的表演特色、獨一無二別家所沒有的,是男役的魅力。我認為沒有理由要求人家一定要包山包海什麼都賣,所以對於娘役主要在於輔助烘托男役而不是發揮自己特色的主演這部分,我也不大認為是個問題。跟 Drag King 或者 Drag Queen 表演相比較,他們也同樣沒有包山包海ㄚ。太過在這部分要求「平等」我覺得其實是反映出論述者自己缺乏跳出二元性別的信心。但事實上成千上萬的塚飯的感受是男役與生活週遭的男性不同﹝《夢幻女孩》裡面也拍了一兩段這種證詞﹞,所以我認為並不需要那麼容易就見「男」字而心慌。

那麼像首席娘役年級比首席男役年級低是否是故意藉由年功制度來造成男娘地位不平等呢?也許是,但我同樣認為有相關因素要考慮。寶塚名言是「十年男役」,也 就是說男役要出人頭地至少得下十年的工夫。寶塚史上十年內就當上首席男役的人屈指可數,但是娘役四五年內就當上首席卻一點都不稀奇。男役是長期打熬、娘役是短期決戰,兩者的寶塚職業進展速度並不相同。所以首席男役比首席娘役年級高也許是劇團有故意做這種安排,但不可否認的它也是種自然現象,因為娘役早升早畢業早走人了ㄚ。

拿寶塚史上最快當上首席男役的天海祐希來說,天海入團後第七年時當上首席,一共當了兩年的首席。與天海相配的娘役麻乃佳世比天海小一個年級,但是比天海早兩年就升任首席娘役了,最後與天海同時退團,也就是說他比天海還多當了兩年首席。再舉個更極端的例子,前面提到的花總去年七月退團,他是寶塚史上任期最久的娘役,總共當了十二年。與他同期的男役安蘭卻是寶塚史上熬最久才升首席的男役,今年才要上任。花總剛研四就當了首席,安蘭卻是等了十六年,十六年是創紀錄,但男役通常都是十二三年以後才升得上首席。2

如果把退團之後的人生規劃都考慮進來,那娘役的確在團時並不如男役那樣風光,但她們速戰速決,投資在寶塚的歲月也相對比男役少,要說在寶塚出人頭地了的男役賺到了名聲,那出了名的娘役卻擁有比較多的青春資本,很難講誰比較有利。3

寶塚的特色是男役,但並不是說生徒選擇當男役,就可以像男人一樣在出生瞬間平白無故馬上撈到一大堆好處,他們在舞台上下所獲得的掌聲與注目,是長年鍛鍊慢 慢贏取來的。就這點來說,男役與男人差別很大咧。真正要說「男女不平等」,我想是在於男役的努力凸顯了現實社會裡男人有多麼坐享其成,而不在於寶塚部分男役娘役的分工差異之上。


  1. 唯一的例外是在每次公演開始練習那幾天,首席男役與首席娘役不論他們是哪個年級,都是坐在稽古場內第一排正中間讀劇本。
  2. 就最近二三十年的統計數字看來,首席男役的平均任期比首席娘役短。不過男役在二三番手的時候,通常就擁有比首席娘役還多的飯人口了。
  3. 也許大地真央跟黑木瞳是個好例子?一個首席男役一個首席娘役,兩人同時升任同時退團,但相差了十個年級。

1 comments

我很認同痞子的某些論點。

因應表演形式和劇團的特質,的確男役和女役在演出的份量上有顯著的差別;而這也是不可能被放棄的商業考量。(如果有人拿一般劇團的標準來要求寶塚,我只能說隔壁有帝劇,或多走點路還有劇團四季這樣。)

但表演的形式和內容,不能拿來被指稱劇團"內"的運作同樣存在著所謂不平等。在各個場合的確都可以明顯的感受到年資才是寶塚行事的最高指導原則。

當然我沒有辦法說寶塚不存在著所謂「男」「女」平等的問題;但是一般被拿來「佐證」不平等的論點的確太過粗糙。


另外也請讓我隨便插話一下。

一般稱天海為史上最快當上首席男役,是指寶塚在80年代確立了現在的TOP制度之後的事。在稍早,寶塚有過雙主役、或依照各公演的需求選定男主役的制度。鳳蘭最早被拔擢為首席男役之時,也是在雙主役的形式下。

另外,鳳蘭昇格為首席男役時,和天海同樣是七年級生。(雖然1964入團、1970首席,算起來沒有七年;但一般談論時都是以年級來指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