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SA版Phantom之心得 (2)

Primary tabs

這幾隻都跑去朝聖,偶只能在家裡啃飯桶~
嘆氣嘆到結成霜(因為早上下雪) fist cry down

狐狸喵說的很客氣了,只挑剔一下服裝和演員假肖
偶看完花飯桶,再把宙飯桶看一次
只能說花飯桶drama的部分完全失敗
罪魁禍首就是小狐狸
(不要懷疑,偶真的是狐狸飯
口素當飯的也不能昧著良心說話)

越看花飯桶,越覺得狐狸為了騙觀眾的同情喜愛
把phantom這個角色演得十分扁平
狐狸自己說phantom是個「性格純真的青年」
這樣的角色設定並沒有什麼問題
可是在舞台上表現出來的
卻是臉上動不動出現和台詞、歌詞完全不搭調的「純真微笑」
發現歌劇院人事改組,竟然可以那樣無所謂的笑
說著「有時會忘記除了這陰暗地下室,沒別的地方可去」的台詞
最起碼也笑的心酸一點吧,還是那一副「來愛我來愛我」的笑容
唱著「前方無路可去」、「連音樂也被奪走了」、
「我的軀體如此悲哀與不堪」,也給偶笑個沒完
看完Christine和那花花公子真飛伯爵打情罵俏,
一臉平靜唱完「我的內心情愫被孤寂包圍」
就笑著跟著一堆伴舞的東跑西跑玩起來
(喂,先生,you’re on the verge of falling out of love….)
挖勒真是看得不支倒地,徹底被這演戲白癡打敗

這可是個二三十年來被迫生活在陰暗的地下,見不到光亮的人
是懷抱著無法實現的[歌手]夢想,只好尋找surrogate的人
是個帶著無法撫平的傷痕,尋找unconditional love的人
是個驕傲又自卑到寧可死,也不讓不相干的人看到他臉的人
是個會為了愛做瘋狂的事情,但又害怕想要放手的人
這樣的角色,越是刻意表現純真,越讓人感覺作假

對比起來,和小央就演出這角色裡的不同層次
從一出場的「犯我者死」的陰鬱偏執
唱「世界のどこに」時的決心與絕望
「私の夢が?う場所」時,發現夢中歌聲的興奮喜悅
看完打情罵俏場後,和小央也輕輕笑一下
但整個感覺是失落和悲傷
克莉斯汀花唱「私の真の愛」時
和小央臉上的vulnerability也令人動容

宙飯桶裡和小央可是卯起來殺了好幾個人的惡役喔
可是戲越往後走,越瞭解這角色的歷史與性格
觀眾的心越往這個角色偏過去
花飯桶裡小狐狸一開始還想裝好人救那個服裝管理
整部戲拳來腳去也就殺了卡洛塔那一隻
可從頭看到尾,就覺得你你你到底在演什麼啊
surprised

花飯桶對我而言只在賣狐狸的聲音
(voice of seduction with such hypnotizing effects….)
已經自行加工把花飯桶放進ipod,開車時聽聽就算了,唉

1 comments

最初看到東千小花對著小央唱出"TURE LOVE"時,
小央的表情真是一整個讓心揪在一起,
恨不得那個攝影師能把鏡頭對著小央的臉,
不要一直移來移去。
當花飯入手時,
迫不及待的就直接跳去那段看,
看完後真是失望,
一點都不令人感動,
雖然有些劇情改的較合理,
但是一點也不吸引人,
這是個人小小感想,
希望狐狸飯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