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代皇帝 法蘭斯‧約瑟夫

Primary tabs

唯一勉強還能把這苟延殘喘中的龐大帝國維繫在一塊、
不讓它毀滅的力量是年老的皇帝法蘭斯‧約瑟夫 (Franz Joseph)
每天清早他坐到辦公桌前,像是帶著一種沒有希望的信仰,
處理由缺乏效率並且腐敗的官僚們所製造出來無窮無盡的行政公事。
世上再也沒有比圍繞在法蘭斯皇帝身邊那群更無能的大臣與將領了...



fist 夠誇張了吧,上面那段話出自於我正在念,叫做 DNA Pioneer and Their Legacy的課本,這章係 "The Dawn of Molecular Genetics",念這種書時誰還會有心理準備會跟寶塚劇扯上關係啦 down ,要趕走瞌睡蟲也不用降子刺激說 沒辦法,看來係命中注定得要幫央國王寫篇文章。


驕傲滴國王

法蘭斯‧約瑟夫係歐州數一數二古老的王室家族 Habsburg ,神聖羅馬帝國的最後一位皇帝。因為東西方政治體系不同,所以這鍋神聖羅馬帝國到底係蝦米咚咚,一下子也很難講清楚。不過簡單講就是,歐洲歷史上有一大堆國王,但係除了拿破崙那款自己封自己為皇帝卻又撐不了幾年的皇帝以外,真正有皇帝稱號的並沒有幾個。要說實權皇帝不一定有,但 Habsburg 皇帝家族的地位尊貴可不是一般國王等級的王室能比的。有位歷史學家就說過,號稱太陽王的路易十四當然要處處擺排場ㄚ,因為波旁家族跟 Habsburg 家族一比,簡直像剛崛起滴暴發戶一樣,不擺闊誰曉得你誰ㄚ。哪像 Habsburg 的人,就算穿個普通的軍裝,只要名號一報就夠嚇死人了。 Habsburg 家族在歐洲歷史地位之重、名氣之大,看奧地利版Elisabeth裡相親那一段就曉得。寶塚版靠的是演員多,每個主角身邊都可以配上三五個僕人擺排場,以製造出侍從多到川流不息的貴族氣氛。但奧地利版不用這麼麻煩,僕人配角反而全省了,只在舞台上擺個大型螢光燈的 Habsburg 雙頭鷹家徽(見右圖)就夠了,因為雙頭鷹家徽對歐洲觀眾來說,就像我們看到龍一樣熟悉,獨一無二的皇家尊貴,完全不用多費別的工夫。

寶塚的捻幸國王、高嶺國王,基本上表現出了這一面的法蘭斯‧約瑟夫,這可能也係一般人一聽到「國王」兩鍋字時,會想像到滴樣子:尊貴、有權有勢,甚至有點驕傲有點跩。我並不是那種覺得歷史劇都都要符合史實的人,不過我認為歷史上的法蘭斯國王可能有一些與一般想像不同的特質,這個部份,不曉得係湊巧還係和小央(和央ようか)功課做得夠多,偶認為央國王比其他人滴詮釋更好。

缺席的父親
Elisabeth 裡面有鍋徹底被忽略、連提都沒有被提到滴人:法蘭斯的老爸。這人缺席到害我以為他一定是早死了吧,還誤以為Elisabeth不過是個典型的孤兒寡母故事,老爸早死所以懦弱年輕不懂事的法蘭斯國王事事聽媽媽的主意。但做了點歷史功課以後才發現,事情不是這樣。法蘭斯不只有老爸,而且這老爸還比母后蘇菲多活了六年 exclaim 。天哪,他怎麼這麼沒沒無聞ㄚ,到底是怎麼搞的,怎麼會老爸還在卻是兒子當皇帝咧 question

原來,這鍋神聖羅馬帝國皇帝是法蘭斯的伯父在當滴,但這伯父是個徹底無救的智障,根本無法管事,所以法蘭斯的老爸跟一堆大臣已經代管國事多年。終於有天大家實在受不了智障皇帝,打算把他換掉。這種情況下,雖然法蘭斯的老爸一向對政治沒興趣、沒蝦米野心,但明擺著該是他接位ㄚ,可係他的老婆蘇菲,也就是法蘭斯滴老媽,竟然就有法子說服他放棄,直接把大位傳給才十八歲的兒子法蘭斯,而且好像也沒啥大臣反對。這鍋蘇菲看來真不是普通厲害。也許要是沒有蘇菲大力操弄,法蘭斯能不能這麼早當上皇帝,甚至最後當不當得了皇帝,都還是個問題吧。所以不單純係童稚般的戀母,法蘭斯對母后的感情應該還參雜著些政治現實上滴「戰友」,信賴、依賴,從學習、尊敬到害怕都有。很現實的講,蘇菲既然可以扶持法蘭斯,照樣也可以扶持法蘭斯的弟弟,甚至把那位沒野心的老公抓回來當皇帝,豈不操弄起來更簡單 exclaim 這樣的事情想起來就夠法蘭斯像央國王一樣,在媽媽旁邊批公文時眉頭深鎖吧

沉重滴名字
「約瑟夫」是個沉重的名字。表面上當然係期許法蘭斯像曾祖輩滴皇帝約瑟夫二世一樣,帶領神聖羅馬帝國改革進步走上光明大道,但法蘭斯從小研讀家族史時一定會感嘆,當皇帝真不好玩。約瑟夫二世也有個很強勢而且英明的母親,所以約瑟夫經常為了國家大事跟老媽鬧到不愉快,老媽一死他馬上大刀闊斧開始變法革新,但是除了後世推崇以外,當時成效並不明顯。法蘭斯這曾叔祖忙了一輩子,早也忙晚也忙沒有一天休息哦,但係死前還是失望到幫自己擬了個墓誌銘:「這裡躺的是約瑟夫二世,他一輩子所嘗試的事情都失敗了。」 神聖羅馬帝國事務之繁雜、前途之無可救藥,大概最清楚的就係它的皇帝吧,但偏偏法蘭斯就是天生注定要當那個皇帝的人,他對這個天責似乎除了接受以外也無處可逃。不只無處可逃,連可以訴苦滴對象都沒有吧。如果法蘭斯在愛情方面也有拿自己跟約瑟夫相比,那大概也頂多勉強覺得自己命好一點,因為約瑟夫二世挺倒楣的,結了兩次婚都不快樂,失望到早早決定下半輩子單身。而法蘭斯至少還娶到了他愛的西西,雖然幸福度也有限。

寶塚國王裡面,最有表達出這款表面風光內在無奈、並且把一切無奈轉到追求西西身上的是和央演的國王,尤其銀橋求婚那段。而且因為寶塚版劇情裡的西西比歐洲版更天真無邪、沒有那麼強烈追求自我的意味,所以央國王的表演挺有趣,有未來艱難醜話不得不先講的部份,也有明知妳沒很了解但我顧不得了趕快讓你答應就好,也有或許未來真的會變很好的期望。這裡和央係沒有朝小光魯豆腐x死神銀橋段那麼厲害,但跟其他國王比較,小央保有了國王的貴氣,卻多帶入了內心詮釋,這是我覺得他演得非常成功的部分。

一生操勞

1911年某日,81歲法蘭斯老皇帝照常坐到書桌前批公文,這一天非得由他核准不可的「重要」公文之ㄧ是布拉格的German Charles-Ferdinand 大學要聘請一位新教授,這位候選人恰巧我們都認識,因為他就是六年前發表了狹義相對論滴阿爾伯特·愛因斯坦。此時魯豆腐王子已經莫名奇妙的死了22年,離心愛滴Elisabeth被刺身亡也已經13年,但係老皇帝還要繼續操勞五年才終於可以躺到墳墓裡安息。

 

中間是法蘭斯,左邊是西西,右邊是魯豆腐